脱欧攻略:英国要怎么做才能“扭亏为盈”?
2016年06月30日 20:21:36

迄今为止并没有一方阵营能充分解释英国脱离欧盟后的状况是怎样的。欧洲顶尖智库Open Europe认为,脱欧后的英国不会是灾难,也不是乌托邦。越来越多经济层面依据显示英国脱欧会产生小程度的负面经济结果,假设英国与欧盟间达成合理的贸易协定,长期可能对英国GDP构成0.5%-1.5%的拖累。

问题在于英国是否能利用公投争取来的自由抵消脱欧成本,甚至扭转结局令脱欧产生积极的结果。

其认为这是可能的,但迈向脱欧后的繁荣之路需要经历:自由贸易并迎接低成本竞争、维持相对高比例的移民、放松监管,并在竞争力向来不及自己国际伙伴的领域进行经济改革。毫无疑问这些举措都会让一部分“脱欧”阵营的人失望,但脱欧这件事本身就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

下面是Open Europe认为英国政府需要在后公投时代优先考虑的事情:

贸易

1)首先是要与欧盟达成自由贸易协定(FTA),并通过欧盟与其他国家保持自由贸易协定。这不是个简单的任务,可能需要很多年来完成。目前市场一致认为英国离开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长期负面经济影响较小。

2)第二个举措是与其他欧盟国家建立自由贸易协定,抵消脱欧的影响。

·和市场普遍认知相反,各国不是只和大国或大的经济集团签署自由贸易协定。诸如挪威(80%)、澳大利亚(77%)和加拿大(69%)等中型经济体成功签署了涵盖本国贸易很大比例的自由贸易协定,覆盖的比例都超过了英国的63%。挪威和加拿大依靠的是和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就像欧盟之于英国。而和美国和中国达成协议将令自由贸易协定覆盖的贸易比例提高至超过81%,小幅高于挪威。

·证据显示这需要一些时间。从全球的情况看,贸易协议的协商时间通常需要4至10年。欧盟并不是唯一一个行动拖沓的。

·在速度和深度间必须有一个取舍。牵涉到服务和非关税壁垒(NTB)的更为综合的协议确实需要更长的谈判时间。针对货物的基础协议需要4年以上时间,范围更广的协议需要长达10年时间谈判。

·英国加速谈判进程的一个选择就是,抛弃欧盟的全部或一无所有(all or nothing)策略。这样的话,英国可以就消除商品关税、并在稍后重新协商服务和NTB达成初步协议。这对关税相对较高、并且与英国贸易来往大部分都是商品的新兴市场经济体,比如中国、印度、巴西等来说也是合理的。

·和亚洲经济体(中国、印度、日本和东南亚国家联盟)达成一系列自由贸易协定可能提高英国GDP至多0.6%,略微抵消英国脱欧的负面影响。

另外一种选择是单边自由贸易协定,长期可能提高英国GDP约0.75%。

·一份农业领域的研究报告凸显了向世界其他地区开放或者继续保护主义及补贴的紧张冲突。纳税人和消费者都能从自由化收获潜在节余,分别是15亿英镑和4至14亿英镑。但这将意味着创造性的破坏,我们将看到大量农场倒闭,并不仅仅因为英国19%的农场当前已经不盈利。目前为止政客的评论都表明他们不愿意开放农业领域。那么在英国脱欧之后这种情况是否会在更多行业出现呢?

·近期的争议,特别是围绕钢铁行业的争议凸显了对新兴市场,和特别是诸如中国等非市场经济体开放贸易后的潜在政治挑战。和这些国家达成贸易协定可能面临草根阶层的严重反对。

3)第三个举措可能是重新审议并更新旧有协议。

·目前生效的33个欧盟FTA中只有11个包含服务领域。通常贸易协定双方最大的分歧并不在于谈判双方的规模,而在于这是第一代协议(基础,专注于关税和货物)还是更为综合的第二代协议(解决了服务、NTB和监管)。

移民

1)尽管英国脱欧后,减少移民人数将会令英国面临政治压力,但依然有多个理由让我们相信净移民人数不太可能大幅减少:

·在商业领域维持弹性的劳动力供应,证据显示随着就业率达到历史高位,英国劳动力市场已经收紧。

·寻找政策替代方案以减轻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公共财政压力的政治和经济挑战,而移民能帮助平缓财政可持续性的路径。

·全球化对人口迁移流动的影响,当然并非只有英国一国正在经历该影响。

·脱欧后英国移民政策收紧的可能性。

2)反而,摆脱了欧盟自由流动的规则,英国的政策选择偏向很可能转为追求吸引更具工作技能的移民,这在政治上也更让人接受。

3)推荐建立一个效仿加拿大、澳大利亚这种积分移民制度。

4)不过,英国很可能要在以下两者间取舍:多大程度上接受欧盟新经济协议,与多大程度上接受欧盟自由流动。挪威和瑞士之前的例子表明,协议涉及的内容越深,英国越可能接受自由流动。这可能意味着在英国新的积分移民制度下对欧盟公民的优惠待遇,或者可以为欧盟的移民创建一个暂时的隔离移民机制。

5)在发达经济体中,英国不是唯一一个有如此经验的国家。2000年至2015年间,英国每1000人就要接受3.7个移民,高于世界平均水平但低于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瑞士等国。如果英国接受的移民数量与加拿大或澳大利亚相当,那过去10年可能有额外300万/440万移民来到英国,令这个国家更为拥挤。

监管和竞争力

1)脱欧之后必然有某种程度的监管放松,不过可能程度不如预想中那么大。我们预计在政治上可信的监管放松议程可能令英国GDP增长0.7%,主要来自三个领域:社会就业法、环境和气候变化、及金融服务。但即使这种状况也将包含艰难的选择,比如废除可再生能源目标、放松社会和就业法律监管。

2)更广泛的讲,英国依然是最具竞争力的发达国家之一,特别是在这些领域:劳动力市场、商业环境和产出市场监管。当然还有潜在的获益,特别是在教育、技能、基础设施建设和特定的服务成本领域。几乎没有迹象显示欧盟在这些领域拖了英国后腿,但他们的改革和接踵而来的竞争力提振将对英国脱欧这个事例越来越重要。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华尔街见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