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王格罗斯:并不存在所谓“特朗普牛市”
2016年11月17日 01:31:10

债王格罗斯称,特朗普的任期将不会超过4年,在特朗普任职的四年中,大公司和华尔街将把持权力,而在民粹主义浪潮中选出特朗普的工薪阶层将继续苦苦挣扎。前方不存在新的特朗普牛市,警惕低税收带来的高赤字将提高利率和通胀,它或导致低盈利和高市盈率。

格罗斯在其最新投资月度报告中称,在通过投票将希拉里挤出白宫的过程中,他们无意中让特朗普从侧门溜了进来。特朗普的任期或将只有四年,但这四年对于失业和低工资的美国工薪阶层来说,却是有害的。因为特朗普的政策所包括的更强大的国防和基建支出,配合以振兴私营企业的低公司所得税,将继续有利于资本,而非劳动者,有利于市场而非工资,它其实是现状的延续。

格罗斯随后列出一些特朗普的政策,如税收减免和公司税率下调等。格罗斯认为,这不会带来任何改变,虽然格罗斯也承认即使是希拉里上台,情况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民主党和共和党都代表这当前的大公司的利益,即倾向于市场而非薪资,倾向于华尔街而非普通市民。这是为什么美国公民乃至全球公民试图重新获得失去的薪资增长的努力是徒劳的。现阶段在政治说客的影响下,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不会有足够坚定的政策,去代表他们的利益。

格罗斯认为,无论谁是总统,都不能影响美国经济的未来。目前美国的大公司正在对抗结构性问题,如老龄化、机器代替人力、反全球化和杠杆率过高的资产负债表。公司关注的是利润,而不是公共福利。政府必须介入,不是通过以增加工薪阶层的成本为代价的减税,来增加企业利润,而应有效地成为最后的雇主。

格罗斯称,正如《经济学人》所指出的那样,投资者正在面临着一个没有任何赢家的情况。除非工薪阶层在GDP的份额逆转下行趋势,资本在GDP的份额达到顶峰,否则全世界的民粹主义者,将会在未来的每次选举中否认建制派,并且间接促成一些不利于增长的贸易、移民政策。而在特朗普的情况中,低税收政策很有可能会不利于GDP增长,而非促进GDP增长。全球民粹主义将是未来,但美国现在的民粹主义的方向搞错了。投资者必须谨慎,要明白低税收带来的高赤字和通胀或导致盈利下降和更高的市盈率。

以下是格罗斯月度投资展望全文,由华尔街见闻翻译,略有删减:

川普狐狸已经进入了民粹主义者的鸡窝中,并没有多么神不知鬼不觉,它只是美国中产阶级对什么可以使美国再度强大的误读的结果。两个建制派的候选人我都没有选,我对于美国选民对他们自己的做的事情觉得又惊奇、又好笑、又困惑。路透/Ipsos 的一个在选举日对1万名选民的调查揭示出,美国民粹主义运动中的巨大愤怒。几乎72%的调查者同意:美国经济被有钱有权者所控制。我也算是他们中的一个。但是在投票将希拉里赶出鸡窝的同时,他们无意中让特朗普悄悄地从侧门进来了。特朗普的任期将只有四年,但这四年可能会给失业者和低薪者带来痛苦。这些人曾经给特朗普席卷美国中西部助上一臂之力,成就了共和党选举的胜利。然而,当狐狸承诺提供工作,使美国再次变得伟大,他关于更强大的国防和基建支出的政策,配合上以振兴私营企业的公司低税收政策,只会继续利好于资本,而不是劳动力,利好于市场,而不是薪资,它将会是当前状况的持续。

例如,共和党税收改革的诉求重点是:美国拥有世界上最高的公司所得税率35%。事实并不是这样。在标普500的50个最大公司中,美国公司的税收是最轻的,而不是最重的。特朗普的政策看起来也倾向于向公司万亿美元级的海外收益征收低税,其逻辑是汇回的钱将被用于本国的投资。很值得怀疑。上次类似这样的“赦免”在2004年被立法,然而投资并没有什么回升。获得免税的3620亿美元,大部分被用于支付股息、公司奖金和股票回购中。苹果或者任何大公司可以相当低的利率融资进行投资。一些公司确实进行了投资,但最近几年来每年有超过5000亿被用于公司股票回购,以增加每股盈利,而不是用于增加盈利和GDP增长。为什么他们汇回任何海外资金,以投资于实体经济?

但是希拉里政府又能做得更好吗?也许不能。无论是希拉里代表的民主党和所有共和党人都代表着当下大公司的利益,偏向于市场而非薪资,偏向于华尔街而非普通市民。这就是我们美国公民和全球公民试图重获过去几十年缺失的真实薪资增长的努力是徒劳的原因。在政治说客的影响下,目前任何一个党派都没有足够强硬的政策。我认为,有很多比两党大选提议更好的办法,比如说让人们通过帮助别人来工作的凯恩斯/罗斯福工作队和肯尼迪式美国服务队。然而,没有任何一个候选人提到了类似项目。我们可以通过类似“帮助美国”工作项目补充福利,即使这样的项目是由政府组织的。政府组织会比公司组织更有效吗?不见得,但是公司正忙于解决结构性问题,如老龄化、机械化、反全球化和杠杆率过高的资产负债表。恰恰与公众福利相反,他们关心的是利润。政府必须介入,不是通过减税,那样只会以增加劳动者成本为代价增加收益,而是应以有效的方式成为最后一个雇主。

民粹主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特朗普的胜利不会对民粹主义在未来几十年的发展造成影响。正如《经济学人》指出的那样,投资者面临着一个没有任何赢家的境地。除非工薪阶层享受GDP果实的份额逆转下降趋势,而资本在果实中的份额达到峰值,民粹主义者将在未来的任何一场选举否定建制派,并间接促成部分不利于增长的贸易、移民政策。而在特朗普的情况中,低税收将降低GDP增速,而非提高。全球民粹主义是未来的趋势所在,但它在美国的方向错了。投资者必须谨慎,要意识到低税收带来的高赤字将提高利率和通胀,这反过来可能会导致低盈利和高市盈率。特朗普牛市是不存在的。满足3-5%的全球多元化收益率回报。华尔街这个金融霸权已经在衰落,民粹主义的升起正在打破地平线。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华尔街见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