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狂欢后 1月份将是市场“均值回归”的时候了?
2016年12月13日 15:20:28

就在美股沉浸在与特朗普“蜜月般”的甜蜜中时,加拿大皇家银行Charlie McElligott指出,这样的美好时光并不能长久。即使债市的抛售再持续一段时间,股市的反向“大规模趋势回归”最快将在1月到来。

Charlie McElligott在分析中指出,自千禧年以来,1月往往是“均值回归”月份,无论是跨资产来看(股市)还是资产内部来看(板块表现)均是。原因在于临近年底,全球养老基金将进行仓位再调整,再加上主动性基金经理也倾向于“美化”其资产组合。

对于股市而言,债市的抛售是由通胀预期升温造成的还是由实际利率升高造成的,这两者有着微妙的差别。前者将造成风险溢价/风险收益的多种驱动因素减弱,而后者则是更大规模中全球经济、融资引擎中流动性的损失,伴随着更高的利率和更高的美元。

股市的危险在于利率的“无序”移动。更强势的美元和更高的利率导致的“财政紧缩”将阻碍全球经济加速,或将造成利率的“无序”变化,从而造成VaR冲击外溢到其他市场。

目前的情况是,临近年底时节,全球的大型养老基金往往选择进行仓位调整“再平衡”,再加上主动性基金经理倾向于“美化”其资产组合,通过添加表现好的而去除表现不好的,这种信号也很容易引起定量交易的“跟风”,从而进一步推升股市。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千禧年以来,1月份常常被视为“均值回归”月份,无论是跨资产来看(股市)还是资产内部来看(板块表现)均是。

S&P500指数自2003年以来1月的平均跌幅为1.3%,过去三年间1月的平均跌幅为3.8%。此外,美国国债20+年ETF-iShares(TLT)2003年以来1月的涨幅为5.6%,过去三年间1月的平均涨幅为7.2%。

需要关注的是,目前的债券的空头情况将加剧上述“1月效应”。

当2017年伊始时,基于经济增长预期的股市看好和对债市的看空情绪,尤其是在美联储加息的背景下。从历史的情形来看,海外的现金正蠢蠢欲动的等着2017年的到来找准时机进行反扑, 这将很有可能点燃严重的债市融资之火。

此外,根据目前的情形,这已不仅仅是一个“债券与股市”再平衡的动态转变,这也意味着“价值与投资”或“周期性与防御性”交易转变,也将造成股市价值的的均值回转。

此外,愈发临近月底将促进“动量”和“反β”交易表现,这也将进一步增加"1月逆转策略"的成功可能性。其触发点可能是“低交易量”和“增长型”的交易方式超过了最近“价值型”和“周期性”交易方式。类似的“均值回归”可以被衍生至其他资产类别。

最后要强调的是,长期高利率和向更高通胀预期下的资产流转还将继续,但是,我们正逐步接近“反转”,而1月则是最可能的起点。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华尔街见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