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空头的感悟:特朗普对明年全球资产配置意味着什么?
2016年12月21日 17:12:29

空头几乎绝迹了,连野村国际著名“大空头”Bob Janjuah都在一定程度上举起了白旗。

Bob Janjuah预计,明年上半年股市将走高,特别是美国股市。美元也进一步走强。国债收益率曲线将变得陡峭,信用债表现则并没有一致方向。他曾精确预言08年股市危机,并曾在去年9月准确预测“中国股市下跌还未结束”。

这位野村国际策略性资产配置部门全球负责人20日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称:

首先,如果考虑到央行们的货币政策所引发的愤怒和不平等,特朗普赢得大选并不是一个巨大的惊喜。其次,特朗普获胜意味着一个大交易,尤其是因为如今他所在的共和党掌控了国会,而且他在上任之后将拥有重塑美国最高法院的权力。

毫无疑问,华盛顿政府现在将重新打造美国的未来,其影响力将远超已筋疲力尽并丧失了信誉的央行。这种结果是美联储在大选前不曾料到的。

展望未来,众所周知特朗普是一个“确定的未知数”。我们预计他将试图放松能源、金融等一些领域的监管规定,减税,增加基建开支,实施反全球化政策等。

然而,如今的问题在于:不只是美国,整个西方社会,包括新兴市场,都面临着同样的普遍存在的长期挑战:人口老龄化、年轻劳动力的相对缺失,西方反移民化趋势更是极其无益。债务和赤字水平处于危险境地,将拖累全球经济增长。

考虑到这一切,对于2017年的市场和资产配置来说,这到底意味着什么呢?Bob Janjuah继续写道:

在我看来,央行话语权占主导地位的时代已经步入尾声 。他们的政策选项普遍被认为已经用尽,而且丧失了信誉。我预计最终包括美联储在内,货币政策会趋向于某种形式的正常化,那将触发新一轮经济衰退。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市场需要假设美联储、英国央行、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等不会再考虑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了,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将需要应对更紧的货币政策。

此外,投资组合有受到冲击的潜在可能。经历了长达八年的货币大宽松,很多基金现在以错误的价格配置了错误的资产,不仅仅包括发达国家国债,还有很多投资组合重仓信用债,特别是硬通货。因此,我认为2017年市场会面临潜在的流动性冲击这一点至关重要,因为投资组合冲击将要求风险在一定水平上,且投资组合要进行调整,卖方可能会努力提供任何形式的平稳可靠的方式。

展望未来,α应会主导β。市场和投资者已经在央行提供的货币宽松的β浪潮里翻滚了八年。现在,市场正视图改变航向,向着某种形式上的“特朗普通胀和金融监管放松”这种β浪潮前进。我认为,这不会持续太久,但自从特朗普获胜以来,它表现出了强大的能量,明年也可能继续下去。然而,我认为,游戏最终的结局是α占上风。

从本质上来说,可以归结为主要是美国的能力,即产生可持续增加的实际经济增长,这种增长速度超过资本成本的可持续增长速度。如果特朗普和美国可以实现这一切,那将会让社会普遍受益。

不幸的是,我认为,特朗普可能是在错误的时候出现的错误人选

如果时光退回到2008年09年金融危机时期,失业高企、经济产出缺口较大,那么世界就需要特朗普通胀和特朗普式放松监管。而在2017年,特朗普式经济政策更有可能带来短期的名义GDP增速的提振,反过来,这意味着美元资本成本的持续攀升将最终触发下一场经济衰退。

当然,我毫不怀疑美联储主席耶伦将会非常活跃,即使那意味着特朗普的任期可能只有一届。正如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1992年竞选总统时曾说过的:“经济是愚蠢的。”在如今这种世道,特朗普会发现很难兑现他在竞选时作出的承诺,因为现在是一个多极化的世界,美国无法再单独掌控和驱动,围绕人口、全球化、技术、过度负债和过度监管之类的问题不能简单地置之不理。

因此,若考虑上述所有这些因素,2017年将会怎样呢?

在短期内,风险资产是超买了,乐观主义占上风,特别是在美国,投资者对特朗普的预期非常高。正如上面所讨论的,我们认为明年早些时候会出现流动性错配。所以,一季度可能非常难,今年一季度市场曾遭受的痛苦或将重演。

除了短期以外,明年上半年股市应该会整体走高,特别是在美国。国债收益率曲线变陡。美元变得更加强势。信用债尤其是高评级债券表现不一。新兴市场股市最初可能忽视通胀问题,关注“特朗普可以一夜之间将美国GDP增速拉上4%-5%”的想法。对我而言,明年二三季度最有可能发生的是标普500指数在2450点,震荡范围在上下50个点之间,纳斯达克指数最弱,道琼斯指数将是三大股指中表现最为强劲的一个。

最终,这种乐观必须让位给现实,我们可以把特朗普和他的承诺称之为现实通货膨胀和无法兑付。对于市场来说,那实际上意味着长债收益率随着时间推移而追随名义GDP增速需要成为关注重点。我预计,十年期美债收益率将升至4%,美元指数超过120。股票之类的最初名义资产应该会随着通胀和经济前景而走高。但这可能很快让位给现实,最快可能在明年三四季度。美元走强对美国企业的利润杀伤力也是很大的。

我最担心的是美联储,他们在意识形态领域可能和特朗普及其团队相去甚远。如果特朗普在上任之初确实做了我认为他将尝试去做的事情,美联储将发现自己落后于曲线,并将对势不可挡的通胀和信贷增长数据作出反应。所以,明年美联储可能至少再加息100个基点,最有可能在下半年。

费雪公式是MV = PY,(见闻编辑注:M为货币供应量,V为货币流通速度,P为物价水平,Y为实际GDP)。我们已经看到“M”(货币)过去八年内在全世界爆炸式增长,但已经开始被下降的“V”所抵消。我认为,特朗普经济学将不会创造出新的需求,但仅仅是提出了未来两年至四年期间的需求总价值。货币流通速度应当起来。现在,基准货币的规模是2008年之前的8到10倍,特朗普经济学(Trumponomics)带来的整体影响加上基础货币将导致比目前预计的规模更大的“PY”。如果我预测的没错,美联储将不得不变得超激进,可能从明年上半年开始,而不是在那之前。

展望未来,我们将需要看看新的总统府究竟有多么激进,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将提供多少财政资金,以及将在多大程度上接纳这位新总统。

风险资产的表现明年上半年应该还不错,全球都将如此,特别是利好大宗商品出口。过了上半年,对实际GDP增长的有限的可持续的积极刺激这种现实,加上一个更为激进的美联储,以及整体偏紧的金融环境,很可能导致下一场经济衰退或市场崩溃。我怀疑这可能无法在2017年充分体现出来,但这个过程肯定是从2017年开始的。所以,要注意接下来的6个月,也可能需要再延长一点,关注未来6个季度,最有可能是介于两者之间。风险障碍可能来得密集且迅速。中国或将发生货币贬值,欧洲可能发生土耳其或其他国家的重大政治风险,后者将令市场对欧洲分裂风险再次定价。请记得一定要站在靠近出口的地方,谨防围绕通胀的自满情绪,并且要留意美联储和金融环境迅速收紧带来的影响,特别是美元。

在我从事这项工作的25年多时间里,我发现,当债务水平已经如此之高的情况下,资本成本还像现在这样快速且激进的攀升时(并且我认为这会继续下去),那严重的灾难几乎肯定会发生。

最后,祝大家圣诞及新年快乐。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华尔街见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