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里奥怒了!痛批《华尔街日报》桥水报道歪曲事实
2017年01月04日 21:14:32

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称,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等大媒体都在遭受信任危机,因为他们为了煽动性效果,常常扭曲新闻事实:

很多媒体,试图在写他们心目的那个故事,并且为心目中的那个故事拼凑事实证据,而不是积累事实,报道真正的故事。

达里奥称,华尔街日报只看到了早期的高离职率,却忽略了长期的高留守率和背后的满意度。数据显示,前两年的流动性通常非常高,但之后流动率非常低。

达里奥称,这个公司并不欢迎每一个人,它只欢迎适合它的人。但要注意的是,桥水第一年的离职率是21%,第二年的离职率是10%,但是随后三年的离职率非常低,分别为6%,4%和3%。华尔街日报记者Copeland选择了只关注早期相对高的离职率,称“桥水表示,五分之一的新员工将会离职。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留下的人被看到在厕所里偷偷地哭”。

达里奥还称,桥水在管理决策上的做法——首先集体通过良好的决策原则,并用电脑代码将其表达出来,能使决策者超越个人情感。华尔街日报关于系统化管理决策准则的“秘密项目”是煽情而具有误导性的:

我们在管理决策上的做法,与我们在投资决策上的做法是一模一样的,都是集体通过良好的决策原则,并用电脑代码将其表达出来。这使得我们能够输入相关的数据,让电脑能够来运转这些数据。我们解释了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意识到,这一个原则化和系统化的决策可能使我们超越个人情感,转而关注我们的决策原则。

这最终使得我们能够获得更好的决策,因为电脑能够比人们更好找出符合准则的事物。比如说,通过收集人们的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得知,他们适合什么工作,他们怎么合作才能最有效率。

然而记者选择了将这些描述为“就像把达里奥的人脑变成电脑”,因为这样的描述更加符合他们的这一想法——桥水是一个由弗兰肯斯坦博士一样的人统领下的疯狂而压抑的环境。

达里奥还解释了桥水“激进的透明度”背后的逻辑,他称:

如果你同意精英主义是非常强大的,那么你应该不难明白,给人们提供自己观察事物的权利,好于强迫他们依赖别人提供的信息。激进的透明度促使事情浮出表面,其中,最重要的是也最让人不舒服的是,人们(要上报)遇到的问题,以及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而这使得公司得知员工处理问题的能力和见解。

以下是达里奥文章全文,由华尔街见闻翻译,略有删减:

 美联社的调查称,只有6%的人对媒体十分信任;盖洛普最近的一个调查则显示,美国人对于媒体的信任已经降低至历史低点,调查中只有32%的人表示他们对媒体相当信任,而在1999年该指标为55%,而在1976年该指标为72%。对于新闻的信任度的急剧下降,甚至困扰了标志型的新闻媒体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等,近年来这些媒体为了追求轰动效应和商业化,没有把新闻的准确性和真实性放在首位。很多媒体,如果不是全部的话,试图在写他们心目的那个故事,并且为心目中的那个故事拼凑事实证据,而不是积累事实,报道真正的故事。需要澄清的是,并不是新闻行业的所有人都是这么做的,也有一个新闻工作者努力寻找事实,传递准确信息。我只是说,越来越少比例的人这么做了。

未能纠正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是,没有针对媒体质量的系统性检查。新闻媒体以其不受审查的特点为名。它拥有如此强大的不受审查权力,以至于最有权势的人和企业都害怕受到指责而不敢反抗它。事实上,我认为我将会因为我现在所说的事情受到广泛的指责。然而,我还是想说那些人们私底下多次提到的事情:1)媒体质量总体而言正在降低;2)媒体工作者拥有巨大的权力;3)没有具体的规范和不受审查是媒体的独特特征;4)上述特征的融合是危险的。

尽管我们都珍惜新闻自由,这也正是这一行业不受到审查的原因,但对于媒体信任的加剧下降正在来临,这可能会引起人们的不满。我担心,如果新闻行业不改变这一问题,其他人可能都使新闻行业的钟摆往相反的方向走。这可能会我们所珍视的新闻自由消失。这也会降低人们辨别事实的能力。我们需要一个负责任的媒体,并且媒体的权力应该受到监督,这一事实无法避免。个人而言,我认为杰出的媒体将会探究自我监督新闻质量的方式,或者至少像美国电影协会提供作品评级。若新闻行业创建了自己的质量自我监督评估和标准,这将比其他可选项更好。在任何情况,都不应由我来决定这个问题将如何解决,正如不应是我大声说出这个问题,或由我鼓励展开这样的讨论。

以下一个典型案例:

我对于讲述我们最近与华尔街日报的经历情感复杂,很多人可能会误解我,以为我只是在抱怨一篇我不喜欢的文章。的确,我不喜欢针对桥水的不实新闻,但促使我做这件事的更大动力是,我希望给你提供一个例子,揭示出媒体通常是如何创造新闻的,相信如果你没见过这种事情,你一定会觉得大开眼界,就像是第一次看香肠是如何制造成的一样。

大约六周前,华尔街日报记者Rob Copeland和Bradley Hope出现了,Copeland说他正在核对事实,并且寻找桥水的相关事实。他问的很多问题完全错了,所以我们要么和他合作,要么让不实信息流出。鉴于Copeland之前和我们合作时,曾有过误导的报道,我们倾向于不和他们合作,因为我们担心,无论我们说什么,他们都会扭曲我们说过的话。但是Copeland坚称,他想与我们重新开始,展现桥水的真实样貌。他主动提出,他将会和我们签订合作协议,协议中,我们将提供他还没有的信息,同时他只能在双方都同意报道是准确时使用那些信息。我们理解,我们四十年以来的独特的成功是不同寻常的,也是受到广泛误解的,因此我们和他签订了协议。就如前文所说,他违反了协议,在我们回复他报道不准确的情况下,他仍做出了不符事实的报道。

Copeland和Hope基于极少的采访称,桥水基金的环境是压抑的,正如其文章所说的,他们采访了超过一打(a dozen)的前员工和现员工。我们拥有1500名员工,大部分的人都热爱桥水,而不是觉得压抑,所以他们所展示的景象明显不具有代表性。如果桥水不具有一个珍视员工的才能,并培育员工的天分的公司文化,桥水肯定是不能成功的。Copeland却没有尝试理解这一问题。我们向他解释,你片面地描绘了负面的工作环境。问题是满意现在工作的员工的声音却不被允许发声,所以你最终只听到心怀不满的人的声音。这变成了一种夸张,所有桥水员工的欢乐都得不到展现。我们向Copeland提供了一个可以自由回应的现员工和前员工的长名单,但Copeland并没有接受这一提议。

我们也向Copeland介绍给3位著名的心理学家和研究人员——他们基于自身兴趣深入地研究了桥水的文化,并且将他们的见解写在了三本书里。这几位研究员在做研究时,可能采访桥水的任何一个人,他们也在桥水现场。Copeland却从来没有走过桥水,与桥水的员工说话,却选择了不采访这些专家。

Copeland向我们提问公司的激进透明度文化,所以我们解释了背后的逻辑。我们以“原则”回答了他,并进行了深度的介绍。我们同意桥水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工作地方,将公司描述称海豹突击队是恰当的,不是所有人都能来桥水。但是我们也清楚地讲了,没有人怀疑我们这个40年来都运转良好的公司文化,没有公司能够在不拥有与员工深入而有意义的关系的情况下,做出和我们一样的成果。我们尝试给他提供支撑这一观点的大量证据。例如,在我们最近的匿名调查中,89%的员工同意,以桥水的文化和原则来运营公司是桥水成功的关键,94%的人同意“桥水的文化有助于自身评估”。相似地,89%的客户说,他们满意或者非常满意桥水,95%的客户说桥书的投资见解是非常有价值的,95%的客户说桥水的雇员是诚实和坦率的。

我们也向他解释桥水激进的透明度背后的逻辑:如果你同意精英主义是非常强大的,那么你应该不难明白,给人们提供自己观察事物的权利,好于强迫他们依赖别人提供的信息。激进的透明度促使事情浮出表面,其中,最重要的是也最让人不舒服的是,人们(要上报)遇到的问题,以及他们处理问题的方式,而这使得公司得知员工处理问题的能力和见解。

我们讨论了桥水的流动率,并且向他们展示了相关数据,清楚地说明了,前两年的流动性通常非常高,但之后流动率非常低。这个公司不是欢迎每一个人,它只欢迎适合它的人,没有东西会像它一样。桥水第一年的离职率是21%,第二年的离职率是10%,但是随后三年的离职率非常低,分别为6%,4%和3%。Copeland选择了只关注早期相对高的离职率,称“桥水表示,五分之一的新员工将会离职。压力如此之大,以至于留下的人被看到厕所里偷偷地哭”。他们忽略了长期的高留守率和背后的满意度。

同样,他们关于我们系统化管理决策准则的“秘密项目”是煽情而具有误导性的。我们解释到,我们在管理决策上做法,与我们在投资决策上的做法是一模一样的,都是集体通过良好的决策原则,并用电脑代码将其表达出来。这使得我们能够输入相关的数据,让电脑能够来运转这些数据。我们解释了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意识到,这一个原则化和系统化的决策可能使我们超越个人情感,转而关注我们的决策原则。这最终使得我们能够获得更好的决策,因为电脑能够比人们更好找出符合准则的事物。比如说,通过收集人们的这些数据,我们可以得知,他们适合什么工作,他们怎么合作才能最有效率。然而记者选择了将这些描述为“就像把达里奥的电脑变成电脑”,因为这样的描述更加符合他们的这一描述,桥水是一个由弗兰肯斯坦博士一样的人统领下的疯狂而压抑的环境,即使证据显示,精英主义几十年来使得桥水取得有意义的成果,以及激进的信任度和激进的透明度使桥水取得无与伦比的成果。

Copeland还错误地描述了很多事情,现在就不多说了。

现在,你大概对一条新闻时怎么制造的有了一些了解吧。你将面临着我在第一部分所说的困境。没有什么强大的群体评估报道的准确性,你只能根据你面前的证据来做决定。我建议,与其担心桥水哪些事情是真的,不如担心来自媒体的虚假和扭曲报道的系统性风险。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华尔街见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