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经济体与原油价格:油价即将步入窄幅震荡长周期
2017年01月25日 15:59:08

关注“WEEX一起交易”——点击weex.in发现更多宏观交易策略的魅力

作者:徐彪、姜禄彬(本文为其 国际宏观与地缘政治系列第五篇

文章前言:

杰西.利弗莫尔是证券业最著名交易员之一,对数字敏感,记忆惊人,心算尤为出色。在最为人称道的通过观察历史股价波动预测涨跌上,他的投资风格可以总结成三句话:有时是天才,常常会犹豫,总是像赌徒。这种根据直觉判断去预测后市的方法,以及市场流行的《民间股神》等股票实战操作书籍,最大的弱点就是投资收益不稳定,同样也不利于大资金进出市场。21世纪初在华尔街和陆家嘴涌现出了很多优秀的私募基金经理,他们的成绩时好时坏,有时一个月里跑赢指数增值5%,有时连续三四个月回撤3%-4%。因为每个月业绩不够稳定,就很难吸引到大资金进入,每天大部分时间都紧紧盯着Bloomberg或Wind的屏幕,把心悬在投资组合上随着市场情绪起落,对基金经理来说这种压力常常是一种煎熬。

关于原油价格,巴顿.比格斯在《对冲基金风云录》的开头讲了一个故事,2004年1月,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国际石油期货价格为33.64美元/桶,到了10月则达到54.76美元/桶,创下了21年来的最高记录。在这一年的五月,华尔街的对冲基金开始做空原油和能源股,基金经理的判断根据来自技术分析的斐波那契数列猜想、来自商品基本面的原油库存和生产指标、来自复杂量化模型的回归数据,都坚信每桶石油的均衡价格应该在28-32美元,但是他们最终一错再错,原油此后以一种垂直角度达到了2008年5月份的126美元。而在A股市场,如果我们翻阅最近两年来的石油化工年度报告,几乎所有的新财富分析师都会将原油价格趋势对化工股的影响作为下一年的重要投资主线,那么原油的长期均衡价格在哪里呢?中东经济体在2017年地缘政治上的变化会对油价产生重要冲击么?油价的变动又会影响A股市场石油化工、基础化工、航空等哪些板块呢?

片段1、21世纪初的牛市超级周期

投资者将很多精力放在了企业盈利预测或者股价技术图形上,这显然有益,但如果脱离宏观视角,就像一个人把鼻子埋在一棵树的树皮上,而没有窥见周围的森林。人们开始深入思考,利弗莫尔以及历史上成功的华尔街基金经理究竟是因为他们对市场情绪的天才直觉,还是因为自身幸运的遇到股票和商品的牛市超级周期,本身就站在了一个资产价格上涨的趋势中做交易,而在熊市里,即使利弗莫尔这样才华横溢的研究员也以失败告终,拉斯.特维德写的《逃不开的经济周期》由此成为了畅销书,可是我们会想,既然危机的起源通常是泡沫过大、政府信贷过松,那么吸取经验教训后,金融危机为何还会重复发生,中东经济体与原油的故事会给我们提供一种解释的视角。

在大类资产配置中,原油价格是一个核心资产标的,中东经济体则贴上了黑天鹅和混乱之地的标签。近年来西方支持下的“阿拉伯之春”要求开放中东地区政治与经济生活的示威活动在最初阶段取得了胜利,并引发一些专制政权垮台,但权力出现真空后,国家分裂,地方法制丧失,ISIS的蔓延,以及近年来发生的巴黎恐怖爆炸袭击则让各国领导人担忧,中东经济体的不稳定是否会进一步加剧全球化停滞和国际收支的贸易体系失衡,以及是否会延长世界萧条和通货膨胀的周期?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我们如何解释伊斯兰国在短时间内疆域已经超过了英国,它还会在中东存在5-10年,并引发对产油国石油供应的威胁进而影响油价么?再深入探讨的话,为什么在曾经同样深受奥斯曼帝国影响、有着同样信仰的四个穆斯林国家,土耳其成为一个西方现代化国家,而伊朗却变成一个伊斯兰共和国;沙特继续沿着现代化的君主专制前行,而叙利亚由信奉阿拉伯民族主义的世俗政党来领导?1970年代中东的两次石油危机曾经深刻的影响了原油的走势,那么在2017年我们将面临一个怎样的世界秩序?

从历史上看,世界原油第一次达到供需平衡的分水岭是在1971年,此前石油供大于求,价格低廉,此后的油价则鱼跃龙门,并呈现出一个为其15年的上升周期与一个为期15年的窄幅震荡周期交替的规律。在价格上升期间,石油工业蓬勃发展,而在价格稳定期间石油业则处于萎缩。由于石油生产具有“供长需短”的特点,所以它的周期性更长也更显著,在这篇报告中我们把1971年后的45年划分为三个长周期,即中东地缘政治不稳定时期(宽幅波动并上扬的1971-1986);18美元锚定价时期(窄幅波动的1986-2001);以及世界信贷扩张时期(宽幅波动并上扬的2001-2016)。在2016年12月11日,OPEC与非OPEC产油国达成十五年来首个联合减产协议,如果上述的规律是真实存在的,那么这次产油国的联合协议会仅仅是一个开始,在当前油价剧烈波动的情况下,全世界各产油国与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工业国将像1986年的日内瓦协议一样,再次商谈一个可以长期持续的锚定价格,这似乎预示着我们将步入下一个长达15年油价窄幅震荡周期。

片段2、像物理学家一样思考

哈佛毕业的畅销书作家盖瑞.祖卡夫(Gary Zukav)写了一本有趣的书叫做《像物理学家一样思考》,世界经济运行的规律如果用物理学的眼光,那么视角将非常独特。传统的牛顿运动定律认为只要数据足够,就能准确预测事件的未来,也可以回溯事物的过去,例如通过计算出地球、月球和太空船的位置和动量(大小、速度和方向),就可以成功发射探月太空船。在牛顿物理学中,我们是生活在一个早已录好的录像带中,这也是利弗莫尔的那本《股票大作手回忆录》以及那些K线书籍的思考方式,它尝试预测和统御短期的个别行为,试图获得完善信息预测未来;现代投资哲学更贴近20世纪初普朗克提出的量子力学, 它关心集体行为,寻找均值回归,它重视自上而下,这与乔治.索罗斯在《金融炼金术》中提出的反身性理论的依据非常相似。

我们说2008年前世界信贷扩张以及高负债推动了一轮资产泡沫,大类资产都处于上涨的周期,原油只是其中之一,但这种高负债推动的资产泡沫又是危险的,因为在市场预期发生逆转的时候,资产价格可以一落千丈下滑,但负债却不会有丝毫减少;同时一个风险在于随着泡沫越吹越大,期限错配就越来越严重。例如,房地产复苏的初级阶段,市场上主要都是具有还款能力的借贷者,随着泡沫增大,投机者的比重增多,也使得期限错配的时间越来越长,对于利率的敏感度也越来越高,在2005年初的一轮连续federal fund rates的快速增长非常容易刺破这种泡沫。美联储刚刚在2016年的12月14日公布加息25个基点,有的分析评论认为美联储明年还将加息三次,这种言论很值得怀疑,美国确实处于一个长期加息周期通道,但经历了2008年金融危机后,人们已经意识到短期内快速加息可能对经济运行造成的伤害。

我们可以看到,在油价第三个宽幅上扬阶段(2001-2016)中,造成石油价格上涨与房地产泡沫一样,最重要的原因是世界信贷的扩张。由于美国相比于欧洲国家,它的社保体系薄弱和失业率复苏缓慢,使得与其它工业国公民相比,美国选民对经济下挫的忍耐度更低。因此21世纪初美国实行了极度扩张的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同时也恰好处于一个历史上的税率最低阶段,这样释放的巨额流动性为剩余产品创造了过量的需求,使这些商品被吸收,而美国的资金来源却是从贸易盈余国家借来的外汇储备。金融过热无法避免,世界是建立在一个消费国、生产国和资源国为轴心的三元经济运行框架中,更加放大了货币乘数,这带来了一个历史上超级繁荣的商品周期(Commodity supercycle)、房地产市场和股票市场,而石油只是其中经历价格泡沫的商品种类之一。由于石油工业是需要投入很长时间和巨额资金才能获得产出的行业,周期性持续更长,所以当那些非能源类的大宗商品在2011年开始下跌的时候,石油市场的繁荣坚持了更久的时间,直到2014年末期才显出颓势。

片段3、一台回到中东的时光机

如果有一台时光机能让我们重回过去,我们会看到在1945年2月,当沙特开国皇帝、65岁的伊本.沙特第一次登上美国昆西号巡洋舰见到大人物罗斯福总统时的期盼与兴奋。罗斯福与沙特合影留念,告知他的王国和石油此后将得到美国庇护。历史中记载,在那个冬天里的傍晚,伊本.沙特身穿绣金边的传统沙漠白色长袍,走出甲板上临时搭好的帐篷,迎着海风欣赏苏伊士运河上壮美的落日美景,此时薄暮的光线在广袤无垠的海水中破碎,化作彩色的星辰,仿佛预示着沙特即将摆脱边远村落的贫穷形象而迸发出一个新的璀璨景象。

《古兰经》和中东酷热的沙漠环境给伊本.沙特和众多阿拉伯人的世界观涂上了一层底色;他跛足、独眼、恪守穆斯林信仰,并且乾纲独断;他有生之年的大部分时间里王国都遭烈日炙烤、无人问津又极端贫困,他和他的国民不得不依靠时时祷告来忍受命运的摆布,直到1938年波斯湾边的油田打出的第一口油井演变成年产1200万桶、此后世界最具规模的炼油厂区并且带来王国95%以上的财政收入。第一个发现沙特石油的美国商人肯定不是伟大的真主默罕默德或者深邃的思想家卡尔.马克思,但这却改变了很多事情的发展轨迹。

站在今天的视角看,中东地区储藏了全球54%的石油, 一些像沙特阿拉伯,卡塔尔这些盛产原油的国家非常富有,依赖西方国家对石油的进口,它们国民的人均收入水平接近或者超越美国;另一方面是伊斯兰世界与西方世界间存在一种大规模的、模糊的文化冲突与对抗,伊朗,阿富汗,以及其他很多中东国家都建立过一系列反西方的激进伊斯兰政权,他们所推行的严格伊斯兰教法似乎又与西方价值观所背离,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出现的原因又是因为什么呢?

让我们追溯中东的历史,伊斯兰文明在全球化1.0年代中(15-17世纪)曾经非常辉煌,1453年君士坦丁堡的胜利标志着伊斯兰文明达到它历史上最鼎盛的时刻,与当时的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三足鼎立;由于科学技术的全面落后,在全球化2.0(1797-1914)结束的时候,以奥斯曼帝国为代表的伊斯兰领域已经沦为殖民地并分裂为土耳其,伊朗,沙特,埃及等独立的受西方文明影响的民族国家;二战后新的秩序重新建立,在全球化3.0(1945-至今)开始后,随着经济增长对能源的依赖以及1960年代石油取代煤炭成为工业化的主要燃料,中东成为美国以及世界至关重要的地区。美国以各种方式力图为国家的战略和经济需要保证稳定的石油供应,它针对伊拉克的两次战争(1991年,2003年),可以让我们理解中东石油对于世界经济的重要性。石油为阿拉伯国家带来了巨额收入与重要的国际地位的同时,也将中东地区性的宗教与领土争端提升到关涉世界各大国重要战略利益的事件。在全球化经济的融合下,穆斯林们也在复苏的经济环境中探索能够结合民族,宗教与西方现代化理念相结合的道路。

我们的这份长达8万字的研究报告会分为五个部分详细阐述中东经济体的地缘政治、原油价格波动以及对A股各板块的映射影响:第一个部分我们讲解伊斯兰教徒的信仰,介绍他们的历史和生活环境,并回望1400年来伊斯兰文明历史长河中穆斯林们所经历的三个全球化时期;第二部分介绍了塑造现代中东形成的五种基本力量,我们提出南北经济发展水平不均、民族主义观念的引进,石油出口,阿以冲突,以及世界秩序的建立塑造了现代中东;第三部分中,我们介绍了包括沙特,伊朗,土耳其,叙利亚,以色列和ISIS六个国家(组织)的历史与经济情况,帮助我们进一步理解伊斯兰地区独特性并理解中东地缘政治的基础;第四部分我们整理1971年来四十五年间原油价格变动的三个阶段,并预测了WTI将进入到下一段长期窄幅震荡的锚定价格时期;第五部分中我们从中东经济体与原油谈外围市场对A股的三条潜在投资主线,中东经济体局部战争与动荡将涉及到安防类、旅游类、避险等上市公司的股票,以及原油价格的上涨或下跌将会影响到A股石油化工与基础化工类的相关上市公司。

除了原油价格外,我们花了相当多精力去分析现代中东经济体的形成。它可以大致分为三个类型:第一种是最北方靠近欧洲与地中海的土耳其和埃及,他们在20世纪初是中东地区工业化水平最高的国家,现代化进展较早,国家政权已经实现了政教分离;第二种是中部处于内陆地区的伊朗,伊拉克等具备一定工业化基础,但一百年前相对落后的国家;第三种是南部以沙特,科威特为代表的游牧民族部落传统明显的埃米尔(部落首领)君主制国家。

由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衡和民族主义的影响,奥斯曼帝国末期开始分裂成各个独立而更具凝聚力的现代民族国家。这其中的四个著名代表是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克建立的土耳其(土耳其民族主义),礼萨.巴列维的伊朗(波斯民族主义),阿卜杜.阿齐兹.伊本.沙特的沙特(阿拉伯民族主义)和大卫.本-古里安的以色列(犹太复国主义)。中东的各个国家后来走向了不同的道路,伊朗成为了伊斯兰共和国,土耳其坚持西化改革,叙利亚结合了泛阿拉伯民族主义和社会主义理念,沙特则因为富裕的石油资源坐享“现代化的君主专制”,以色列则定位于“高科技中产阶级”。这些不同的道路背后都是中东人将西方文明和民族主义融入到原有社会中的努力尝试。

片段4、百年孤独与中东六国志

加西亚.马尔克斯的小说《百年孤独》里,孔武有力的村长何塞.布恩迪亚将外来的地方官摩斯科特揪着衣领扔出马孔多的围墙之外,部落社区已经习惯内部协商并为政府的松散放任沾沾自喜,这种魔幻故事情节跨海越洋的普遍真实再现于中东各地。石油美元使这些骨瘦如柴的国家迅速强壮,公路、铁路、军营、学校拨地而起,继而是摩天大楼、购物中心和地铁投入运营。然而实际上,中东社会的运行依旧按照氏族、部落和宗教团体的古老法则大行其道。美国人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和2011年策划的“阿拉伯之春”最终将以失败收场,这是因为在中东,“自由选举”不是自由的个人选举,而是取决于家庭、氏族、部落和宗教领袖的命令。

在这一篇文章中,每一个国家,我们都尝试从该国政治人物为背景入手写作出这个国家的社会特色,这六个故事分别为“犹太民族国家以色列”,“现代君主专制的沙特”,“教父三部曲的伊朗”,“两顶礼帽的土耳其”,“大国梦碎的叙利亚”和“鬼影ISIS”, 希望这种讲故事的叙事手法能将复杂的中东局势阐述的简单轻松。

关于伊朗:伊朗是中东相对较复杂的一个国家,它的三代政治家中,第一位教父礼萨沙.巴列维走了一条土耳其凯末尔的伊朗民族主义道路,第二位教父默罕默德.巴列维走了一条沙特王国的伊本.沙特的现代君主专制道路,而第三位教父霍梅尼又带领伊朗人民走向了之前从未有人涉及的伊斯兰神权共和国,为什么伊朗会在短短一百年里经历三种完全不同的政权,我们做了详尽描述。同时写作这一章节的时候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1979年霍梅尼所建立的伊斯兰共和国在那个年代给了西方极大的震动,当时的霍梅尼被评论为“回到中世纪的原教旨主义者”,那么35年过去了,伊朗的经济改革能否与现代化相结合呢,这可以帮助我们预测ISIS在中东的未来

关于沙特:沙特的GDP对于世界经济的波动非常敏感,自2008年以来,沙特传统的客户欧洲与日本经济停滞不前,而美国又初步实现了能源独立,这使中东产油国的顾客群体大幅转变为以中国和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国家。我们认为在全球化停滞阶段,旧有的世界信贷扩张阶段被打破,伴随美国经济增长内卷化,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将获得中东各国家的支持,而美国与欧洲在这一地域的影响力将逐步降低,中东经济体的增长将与中国等亚洲国家的经济走向越来越紧密。

关于以色列:犹太人在一片贫瘠的土地中建立了“高科技中产阶级”的国家,但以色列却具有排他性。作为一个现代国家,它并没有想清楚是要成为一个“犹太民族的以色列”,还是一个“以色列民族的以色列”,本-古里安的“犹太民族家园”以色列却排挤阿拉伯人,这使得这个国家在中东的外交与经济政策变得异常孤立。

关于土耳其:土耳其和俄罗斯近来发生的对抗,比如2015年11月24日一家俄军苏-24战机被土击落引发的外交事件,我们不太同意媒体拿出几百年来奥斯曼帝国与沙俄间的战争来说明强调两国的宿怨。这种摩擦会局限在小范围内,土耳其面临的经济形势依然严峻,因此更加关心的是如何能吸引外资流入引导本国经济增长, 这就使得它必须在吸引外商投资与保持民族自尊间维持一种精妙的平衡。

在介绍ISIS泛滥的叙利亚地区时,我们指出由于自然资源匮乏,叙利亚长期依赖海湾产油国和苏联的经济援助,同时常年巨额军费开支挤占了大量宝贵的建设资金,加重了财政赤字,而苏联的解体和阿拉伯国家对叙利亚的政治立场分化更让这个国家经济体系变得脆弱,难以经受打击。关于伊拉克地区,我们的看法是“1991年海湾战争后,中央政权不断衰弱,加重了在教派,部落,地方的分裂,2003年美国裁撤了35万伊拉克军人和4万复兴党党员又致使地方法秩无法维持”,当国家权力出现真空时就容易出现“中东塔利班”ISIS这样的恐怖组织,但我们认为即使“原版的塔利班”奥马尔的政权也只坚持了2个月就逃至巴基斯坦,那么ISIS对美俄来说并不会构成威胁,ISIS地区的混乱局面主要是各国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代理人战争”。

片段5、《市场波动》与爱因斯坦的思想实验

经济学家罗伯特.希勒写了一本很著名的作品叫《市场波动》,在这本书里,他思考了大类资产价格中包含股票、债券、住房、商品、外汇价格变化的根源,最重要的是,价格变化在根本上能够看成是由人们心灵冲击所引起么?在物理狭义相对论中,爱因斯坦也曾做过一个相似的思想实验。

假设人在一个房间之内,而这个房间是运动的。房间正中央有一盏灯泡,定时发出亮光,房间四壁是玻璃的,所以外面的观察者可以看到房间里面的事情。现在假设,房间内的灯泡就在房间外面的观察者通过的时候亮了。我们的问题是,我们在房间内所见和外面的观察者所见有没有不同?

很多投资者会说“有差别”,我们这些房间里面的人看到灯亮,光以同速向四面八方散布。由于四面墙皆与灯泡等距,所以我们看见的是光同时打在前壁和后墙。外面的观察者呢?外面的观察者同样也看到灯亮,也看到光以同速向四面八方传播。但是,跟我们不一样的是,他除了看到这些之外,还看到房间运动。所以,从他的观点看,房间前壁一直在逃开光的接近,后墙则一直在赶上去迎接光。因此,在他看来,光是先到后墙,后到前壁。与光速相比,房间的运动速度是很缓慢的,那么光到达前后墙的时间差别也就不大。但不论如何总有先有后,不是同时。

这个实验告诉我们,由于参考架构不同,对一个观察者而言同时发生的事情,在另外一个观察者看来却可能是一前一后。在我们阅读了大量文献后,发现原油价格呈现出一个为期15年的价格上升周期与一个为期15年的窄幅震荡周期交替的规律,这就是一个客观的参考架构。1971年至今,油价经历了中东地缘政治不稳定时期(宽幅上扬的1971-1986)、18美元锚定价时期(窄幅波动的1986-2001)和世界信贷扩张时期(宽幅上扬的2001-2016)三个阶段,世界经济经过调节已经适应了1970年代的地缘政治和21世纪初的全球信贷扩张的冲击,目前原油的价格将进入第四个窄幅震荡的长周期(2017-2032)。曾经石油问题可能受各种因素冲击,管线破坏、地区战争、美元指数变动等等曾经可能使得油价飞涨,但现在,这些信号大半都被过滤掉了,石油只是一种商品,它的价格在现货和期货市场上依然起伏如常。在新的长周期里,决定上下区间的最重要因子为替代能源成本(例页岩油或高成本油气带)和产油国达成联合减产协议的原油供给总量。

我们从宏观全球原油供需平衡情况、微观企业财务数据和期货远期市场三个方面进行论证。从宏观角度看,全球石油需求温和稳定的增长,供给方面在OPEC与非OPEC国家联合减产至3250万桶/日的协议保证了油价震荡区间下沿的支撑。同时尽管2016年末油价有所上扬,但替代能源(例如页岩油等)的盈亏平衡点60美元/桶也决定了其震荡区间的上限。

从企业角度来看,由于石油行业具有强周期性,在经历了一个油价宽幅上扬的长周期(2001-2016)后,将向下一个油价窄幅震荡的长周期(2017-2032)过渡。由于油价与资本支出相关,在企业的财务数据上,我们看到美国采矿业固定资产投入、钻井数量在2014年前后达到顶峰已经持续回落。随着油价平稳,石油产业价值链中的油企和油服公司的主营业务收入、净利润与资本支出的变动在2014年的峰值后都已经步入了下降期。这种趋势很可能是长期的,表现为石油工业出现了一种基于“价值差”的调整,即人们宁愿去买石油股,而不愿意去投资新的油井,其本质反映的是石油工业在经历了21世纪初的繁荣后将进入商业周期中的衰退和萧条阶段。在另一个角度上,Brent原油远期期货一直在较狭窄的区间(53-60美元)内进行小幅震荡也印证了油价将步入一个新的长期稳定时期。

片段6、轴心时代下的新均衡价格

英国的宗教学家凯伦.阿姆斯特朗出版的畅销书叫做《轴心时代》,这个书名来自于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斯(Karl Jaspers)的研究成果。他说公元前800至公元前200年为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在这个时代,苏格拉底、柏拉图、以色列先知、释迦牟尼、孔子、老子,创立各自的思想体系,共同构成人类文明的精神基础,直至今天,人类仍然附着在这种基础之上,并且相互认可。

凯伦.阿姆斯特朗曾经做过7年修女,她用宗教的虔诚去解释心灵的修炼与探索、以及人类关爱众人和悲悯天下的文明传承。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化陷入停滞,到了2016年世界面临了很多的改变,英国脱欧,更倾向于民族主义者的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对于中东而言,它的传统客户已经从以往的欧美国家逐渐向中国、印度这类新兴市场国家转变。

很多人担忧这种地缘政治上的深层次变化,并预测2017年世界经济是在黑天鹅湖中游泳。然而另一方面,在地缘政治上,尽管各经济体之间更孤立,贸易环境更保守,但注定也会更迫切的寻找共同价值观念。他们将回到轴心时代,更关注建立稳定的世界金融秩序,就像1944年世界确立布雷顿森林体系一样,各国领袖会在2017年重新开始一轮会谈,这将对大类资产价格产生深远的影响。

2014年下半年以来第三个长周期的末期(世界信贷扩张时期2001-2016)中油价下跌的情况与20世纪80年代初期相似,都是一轮石油价格宽幅上扬周期的末尾出现了一次大跳水,在经济严重损失下,各产油国与消费国之间需要对于稳定原油达成一个长期均衡的世界价格。关于结束第三次周期(2001-2016)的原因,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信贷扩张为基础的“超级商品周期”已经无法持续,同时原油基本面上也有来自以美国页岩油为代表的供给冲击以及OPEC石油供给政策变化带来的催化影响。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所有的大宗商品价格都在下跌,泡沫被挤出,世界在动荡中寻找一个价格的新均衡,OPEC与非OPEC在2016年12月的谈判仅仅是一个开始,制定这一价格需要产油国与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消费国共同协商,因此2017年将塑造新的锚定油价,这一价格一旦确立,会维持相当长一段时期。

片段7、全文核心观点的总结

地缘政治系列是大类资产价格研究的基础,这个系列的前四篇写了朝鲜问题、南海、印度和中巴经济走廊。在朝鲜问题中,我们认为在2016至2017年末,朝鲜半岛动荡将加剧,军工类等相关股票可能会迎来一轮趋势性行情;在南海问题中,我们认为南海问题会成为最能推动“一带一路”板块的地缘政治因素;在印度篇中我们阐述了印度经济不平衡的原因,并指出它将实现“在多样性统一”下的稳定增长;在中巴经济走廊中,我们推论它很难成为一条高投资回报率的繁华贸易商路,并指出在2018 年,包括中国在内的各个新兴市场国家将会迎来下一轮密集的换届。如果到时无风险利率继续维持在低位,而熊市维持在高位,那么按照以往的惯例,海外投资者会看多新兴市场国家股市。而在这一篇报告中,我们主要将阐述原油价格与中东经济体。

根据前文所说,从历史上看,世界原油第一次达到供需平衡的分水岭是在1971年,此前世界石油供大于求,价格低廉。此后的油价呈现出一个为其15年的宽幅上扬周期与一个为期15年的窄幅震荡周期交替的规律。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周期性,由于石油生产具有“供长需短”的特点,在价格上升期间,石油工业产能扩张,而在价格稳定期间石油业则处于萎缩,它的周期相比其它大宗商品更长也更显著。另一方面是价格波动的规律性,当一种工业原材料初步进入世界经济价格体系中时,它对于外部因素进行适应和调整需要更长期的过程。我们看到在1970年代油价上扬的主要因素是地缘政治,而21世纪初油价上涨的主要因素是世界信贷的扩张,而一旦已经适应完毕,地缘政治和量化宽松就很难再推升原油的大牛市了。

在这篇报告中我们把1971年后的45年划分为三个长周期,即中东地缘政治不稳定时期(宽幅波动并上扬的1971-1986);18美元锚定价时期(窄幅波动的1986-2001);以及世界信贷扩张时期(宽幅波动并上扬的2001-2016)。在2016年12月11日,OPEC与非OPEC产油国达成十五年来首个联合减产协议,这是一个原油价格将进入第四个窄幅波动周期(2017-2032)的重要标志

在地缘政治上,尽管全球化在停滞阶段,各经济体之间更孤立,贸易环境更保守,但注定也会更迫切的寻找共同价值观念。他们将回到“轴心时代”,即更关注建立稳定的世界金融秩序,就像1944年世界确立布雷顿森林体系一样,各国领袖会在2017年重新开始一轮会谈,这将对大类资产价格产生深远的影响。与此同时,根据我们基于宏观全球原油供需平衡情况、微观企业资本支出和期货远期市场的分析,在2017-2020年间Brent原油价格将大概率在53-60美元的窄幅区间波动。

我们认为油价此时处于第三个宽幅上扬周期(2001-2016)到第四个窄幅波动周期(2017-2032)的过渡期中。同时根据经济史周期,我们把中东经济体划分为三个类型:第一种是最北方靠近欧洲与地中海的土耳其和埃及,他们在20世纪初是中东地区工业化水平最高的国家,现代化进展较早,国家政权已经实现了政教分离;第二种是中部处于内陆地区的伊朗,伊拉克等具备一定工业化基础,但一百年前相对落后的国家;第三种是南部以沙特,科威特为代表的游牧民族部落传统明显的埃米尔(部落首领)君主制国家。在2010年阿拉伯之春后,目前中东经济体正处于一个历史上穆斯林思想与西方政治理念相互融合的过程,一个特点是是北方文明更古老的石油进口国土耳其、埃及等经济增长加快,而南方新兴的石油出口国沙特增速减慢,背后反映的是中东经济体在地缘政治结构上将趋于稳定,同时它对于原油价格和世界经济的影响也将进入1971年以来影响力最低的阶段,因此我们不认为原油价格将会在2017年受到来自中东经济体的剧烈冲击。

片段8、全球宏观对A股市场的三条映射主线

在我们建立的全球宏观与地缘政治对A股市场的映射体系中,通过分析中东地缘政治现象和大类资产中原油价格的波动规律,我们为投资者梳理出三条投资主线:

第一,中东经济体局部战争与动荡涉及到安防类、旅游类、避险等上市公司的股票。2015年末法国巴黎恐怖袭击事件、美国逐渐撤出中东以及ISIS恐怖分子对中东石油工业的潜在威胁增加等暴力事件增多,可能会影响到欧美股票市场安防、旅游、黄金类股票。国内方面,我国社会治安一直保持稳定,然而从股票主题投资逻辑上,新疆反恐、非典疫情等逻辑可能会对我国安防类股票带来投资机会,例如政府可能增加对监控类以及防爆类产品的采购和补贴,例海康威视、英飞拓、大华股份;旅游业上市公司业绩易受冲击,例凯撒旅游、众信旅游、中国国旅;同时避险情绪上升,黄金类股票可能会受益,例山东黄金、赤峰黄金;同时也要关注与疫情相关的医药类股票,例哈药股份、同仁堂、片仔癀。

第二条投资主线是,尽管我们预测Brent原油价格会处于53-60美元的窄幅波动范围,但更长期的视角看,我们希望为以后的投资者同时整理出油价上涨周期和油价下跌周期的投资主线,也让这篇研究报告可以随着时间保留下来。当中东局势紧张、原油价格位于上涨周期时会影响到A股石油化工与基础化工类的相关上市公司。当油价反弹时,需抓住三个方向。方向一:将会利好国内传统的石油化工类股票,例如石油开采与炼油类企业可能会获得相关收益补贴,例上海石化、吉艾科技、华锦股份;与油价正相关的煤化工行业受益,例如华鲁恒升、神雾环保、丹化科技;油服企业,例如海默科技、吉艾科技、惠博普;同时参与积极并购海外油气的民营企业也会受益,例如美都能源、中天能源、新奥股份;方向二:关注盈利能力将获得显著改善的涉及PTA—聚酯—涤纶长丝产业链上市公司,例如恒逸石化、桐昆股份、荣盛石化,注意橡胶也具有类似特征,例中化国际、海南橡胶;方向三:原油价格上涨有利于替代能源的价格支撑,例中国神华;同时,油价上涨有利于政府鼓励节能环保以提高资源有效率,并利好新能源汽车和锂电池,例胜利精密、沧州明珠、当升科技、天齐锂业。

第三条投资主线是,当原油价格处于下跌周期时可能受益的A股石油化工与基础化工类的相关上市公司。当油价下跌时,同样关注三个方向:方向一,油价下跌将降低基础化工产品原材料价格,例聚氨酯粘剂中的高盟新材、回天新材;涂料中的金力泰;MDI中的万华化学;方向二,国内天然气价格也随之下跌,将利好燃气分销,例广州发展、胜利股份,同时天然气下调也利好工业用气(气头尿素等),例四川美丰;方向三,由于燃气价格通常占据航空运作成本20%-30%左右,油价下调有利于航空公司削减成本以及汽车厂商及零部件商增加销量,例东方航空、南方航空。

 

(更多精彩财经资讯,点击这里下载华尔街见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