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希腊反对党——极左翼联盟Syriza上台
评论(0)
收藏
上一篇:
1月26日见闻早餐精选
下一篇:
希腊反对党获胜 欧元上演“过山车”行情
希腊大选 你需要知道的一切都在这里!
2015-01-26 07:38
0
72685

在昨天的希腊大选中,反对党极左翼联盟Syriza上台,希腊可能撕毁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之间曾达成的协议,进而催生新一轮金融危机。届时会对市场带来怎样的冲击?希腊会脱离欧元区吗?欧债危机是否会重演?(点击文中的链接查看完整文章)

一、结果:希腊极左翼政党Syriza赢得大选

希腊极左反对联盟Syriza以36.5%的选票赢得大选。希腊总理萨马拉斯在大选结果出炉后,已承认在选举中失败。Syriza领导希腊新政府,意味着“希腊退欧”(Grexit)的风险大幅上升。尽管Syriza不希望放弃使用欧元,但其联盟内部的左派团体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

二、希腊如何走到如今这一步?

希腊危机发酵

在2014年年中,希腊地方政府选举中反对党的异军突起已经开始让世界重新关注希腊局势。当时反对三驾马车援助计划的希腊极左党派SYRIZA在大选中的表现非常优异。反之,执政联盟主要党派新民主党(New Democracy)的表现不尽人意。

反对党之所以能赢得民众支持,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希腊为了2400亿欧元的救助而同意了IMF和欧盟的条件,在国内实行财政紧缩政策,不少希腊民众对这种“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心生厌倦。

随后数月Syriza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不断提高,国债收益率也随之上扬。欧元区经济前景黯淡使得希腊内部退欧的呼声再次重现。

为结束国内政治僵局,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意外宣布将原定于2月15日的总统选举提前,股市重挫。

三轮总统选举 总理萨马拉斯提名的候选人均以失败告终

希腊总统选举共有三轮投票,根据希腊宪法,总统候选人至少需要获得议会300席中180个席位的支持才能当选,否则将解散议会,提前国会选举。

12月17日,希腊政府进行首轮投票,当局未能在首轮投票中锁定多数支持。在第二轮投票中,萨马拉斯还是没能吸引足够的反对党议员投票给其支持的总统候选人。12月29日,希腊第三轮也是最后一轮投票中,总理提名的候选人未能获得180张足额票数,这触发了希腊大选提前进行。

本周日希腊大选 极左翼党派依然遥遥领先

两天前公布的最新民调支持率显示,希腊极左翼党Syriza领先优势继续扩大,由五天前的逾4个百分点增至7个百分点。本周五公布的希腊电视台Skai和Mega两项调查结果显示,Syriza分别获得支持率33.5%和33.4%,分别领先希腊总理萨马拉斯领导的新民主党7和6.7个百分点。

当地时间1月25日希腊大选正式举行,当晚8点公布结果。希腊时间比北京时间晚6个小时。

三、极左翼上台,希腊会怎样?

Syriza到底想干嘛?

首先,你要知道Syriza不是一个真正的政党,它是一个联盟。尽管Syriza不希望放弃使用欧元,但其联盟内部的左派团体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区。

希腊曾与“三驾马车”(IMF、欧盟委员会以及欧洲央行)达成谅解备忘录。该谅解备忘录给希腊带来了重大的经济变革,例如公共板块支出的大幅减少,而Syriza希望将政策协议撕毁。

Tsipras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希腊需要“暂停”债务偿付行为,需要减记希腊债务的名义价值,希腊债务需要与经济增长挂钩;如果极左翼联盟党赢得新政府执政权,将在1月26日立即结束援助计划,届时,将不会与支持援助的党派合作。

一句话总结,Alexis Tsipras是试图并相信可以废弃大部分希腊获得金融援助需满足的要求,比如终结应德国等债权国要求推行的财政紧缩。因为Tsipras以为,希腊最终会自行经济复苏,其他欧元区国家会像此前两次救助希腊时那样对希腊让步。

Syriza上台,希腊是紧缩、妥协还是脱欧?

海通宏观预测了三种情形,第一种是左翼政党获胜并组阁,新政府不接受“三驾马车”(IMF、欧盟和欧洲央行)的援助条件,希腊退出欧元区,对外债违约,并采用新货币。这是最坏的一种情况。

第二种是,由于希腊新政府无法再接受紧缩协定,“三驾马车”仅为希腊对外偿债提供资金。

第三种是新民主党和左翼政党共同组建联合政府,并与“三驾马车”在财政紧缩计划方面达成妥协,希腊作为欧元区成员的地位不变。

希腊退欧会怎样?

如果希腊退欧,新政府将发行新货币(或重新印旧货币德拉马克),此后政府将让货币市场决定新货币的汇率,这将导致新货币大幅贬值。由此带来的存款外逃和退欧风险将造成市场恐慌,重创希腊经济。

此事也势必对德国以及整个欧元区造成巨大冲击。更重要的是,德国以及其他欧元区债权人对希腊的救助贷款将蒙受巨大损失,而欧元区各国央行对希腊还有巨大的敞口。

希腊退欧将世界推向“雷曼时刻”

有经济学家警告,短期内,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影响会远超2008年引爆全球金融危机的雷曼兄弟倒闭。英国周刊《经济学人》文章认为,即使这次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可能比过去低,也很危险,而且结局无法预知。

希腊大选背后是欧洲民粹主义的崛起

欧洲民粹主义已经呈现全面崛起的迹象,本月25日即将到来的希腊大选仅仅是冰山一角。政治因素所带来的市场影响可能会异常深远。2015年对于欧洲来说可谓一个重要的“大选年”。包括丹麦、爱沙尼亚、芬兰、希腊、波兰、葡萄牙、西班牙都将进行议会大选;英国、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则将迎来地区性选举;意大利还将选出新总统。

四、市场反应

希腊极左反对联盟Syriza大选获胜 欧元下挫

北京时间周一凌晨,希腊总理萨马拉斯承认在选举中失败。受消息影响,欧元下跌0.4%,达到1.1161,接近前几日创下的11年新低。欧元兑日元也下挫,从上周五收盘时的131.95下跌到131.23。

希腊股市一度暴跌

12月9日,希腊总理宣布了提前进行总统大选。当天希腊股市重挫,下跌近13%,创下1987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避险资产上扬

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风险引起了市场的恐慌,大量资金涌入避险资产。希腊国债收益率大涨,而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跌至历史新低。

在第三轮总统选举失败当天,希腊股市跌逾8%,创两年新低,希腊3年期国债收益率升破12%,回升至欧盟救助希腊以前的高位,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2013年9月以来首次升破9.5%;德国10年期收益率跌至创纪录的0.563%。

五、欧洲国家的反应

德国不希望希腊退欧 但要求继续实施紧缩

此前有德国媒体报道,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想法感到平静。《明镜周刊》说,默克尔政府的观点是,希腊退欧是一个可控的结果。

德国《图片报》还报道,德国官员们正在为希腊退欧做准备。“希腊已不再对欧元区金融稳定构成威胁”。

然而,所有这些可能都是故作姿态。德国副总理Sigmar Gabriel之后出面澄清称,德国政府希望希腊留在欧元区,没有对希腊退欧的应急计划。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希望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区。

但这并不意味着德国愿意在希腊紧缩问题上退让。Gabriel警告,德国政府不会接受勒索,在希腊债务或是援助条款上让步。德国坚持要求希腊继续紧缩,不要倒退改革,因为德国不希望为欧元区成员国放松改革立下先例。

有分析称,德国并不希望冒着欧元区解散的风险让希腊退欧。因为现状对德国的经济和政治有利。事实上,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德国在欧元中获得的利益大于多数其他欧元区成员国。

法国态度强硬:希腊退欧可能性加大

法国总统奥朗德1月初一改此前欧元区成员身份不可撤销的立场,表示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有所加大。其试图迫使希腊继续经济改革,削减开支,并同时安抚市场,表明欧元区能够承受潜在的希腊退欧。

欧洲央行官员警告:希腊退欧非常危险

欧洲央行管委Ewald Nowotny上周表示,对于希腊来说,退出欧元区将是“非常危险”的举动,并且对整个欧洲都是危险的。因为我们知道这不仅仅是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问题,而是关乎希腊退出欧盟。我认为,我们不应该发出这样的信号。

欧央行还威胁:新领导人不听话就收回援助

欧洲央行1月8日发表声明称,希腊银行业能否在2月后继续获得欧洲央行的资金将取决于希腊政府能否成功完成最后一次的救助审查并与IMF和欧盟就后续计划达成协议。该声明是迄今为止欧洲央行发出的最明确的警告:如果希腊违反此前2400亿欧元救助协议的条款,它就不能指望依靠欧洲央行的资金。

下月底,希腊的国际救助项目就要到期,希腊选举诞生的新政府将必须决定该项目是否延期,因为今年6月底政府资金就将告罄。

金融机构也重启“希腊退欧”应急预案

欧洲的银行与其他金融机构正在对内部系统进行压力测试,并重启应急预案,以应对本月末一场关键选举可能导致的“希腊退欧”风险。这些公司包括花旗、高盛和经纪公司ICAP PLC。他们的计划包括检查对手方是否会明显受到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影响,查看其信贷风险以及测试他们将如何为区域机构提供跨境资本融资。

一些公司也针对支付系统准备了应急预案,他们测试外汇交易平台以确保可以增加一个新的希腊货币品种或者应对潜在的资本管制。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