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利率底线会在哪里?

作者: 程俊
全球央行的实际行动已经证明,传统意义上的零利率已经不再是货币政策的“底线”。那么如果负利率“实验”最终成为一种趋势,是否会存在技术性或者道德底线来制约负利率的空间?

全球央行的实际行动已经证明,传统意义上的零利率已经不再是货币政策的“底线”。那么如果负利率“实验”最终成为一种趋势,是否会存在技术性或者道德底线来制约负利率的空间?

尽管按照经济学原理,负利率违背常理,迫使人们面临持币即贬值的窘境,但是对于央行而言,即便意识到这些问题,他们可能也别无选择。放眼欧洲,目前欧洲央行、瑞士央行和瑞典和丹麦等国央行目前都已经执行存款负利率政策——对商业银行存放在央行的存款准备金收取利息,试图提升通胀并刺激信贷。

在本月最新的欧洲央行决议上,行长德拉吉 甚至表示,除了12月要审视QE规模之外,央行内部已经讨论了进一步下调利率的可能。

但是对于利率在负数情况下,是否会有最终“下限”市场却讨论的不多。

理论上来看,如果银行业者因为在央行存放准备金而不得不缴纳更高的费用,可以预见他们会直接将资金转为现金——即便利率为零,也比负收益要强。那么可以估算出,他们对负利率的容忍程度也就相当于把新钞票取出后安全存放在私人金库所需额外付出的成本。

英国智库——经济政策研究中心有关全球经济的年度日内瓦报告表示,大量持币的安全成本相对较高,这意味着在利率降为负值后,银行也不会立马将放在央行的存款转变为实物现金。报告认为,如果央行的存款准备金利率时常有可能降为负值,并且持续一段时间,那么银行更有可能认为值得花费精力设立这类安全机制。报告认为,“真正的下限”大概为-0.5%。

有意思的是,这一水平比欧洲央行当前的利率要低,但高于瑞士央行现在所执行的-0.75%。瑞士央行副行长祖布鲁克在评论这篇报告时称,“临界点并无明确界定;市场和企业都非常具有创新能力。”

不过同样需要考虑的是,在实际环境为通缩的情况下,负利率的影响会更为直观——民众会很轻易的意识到货币贬值的程度。这样普通人和央行/政府之间的矛盾就直接浮出了水面。

同时,负利率若是太低而破坏到银行业资产负债表及稳定性、加剧风险性放款上升、或者导致银行业为收回成本而上调抵押贷款利率或企业借款利率,那么太低的负利率可能是弊大于利;长期实施的话也将扭曲资产市场。

以上这种种潜在难题,或许将在某种程度上为负利率“托底”。

14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14 条评论
贝加尔湖的深蓝

其实无底线就是底线

0
回复
oraclebox

除非所以存款就變作消費支出投資,否則 負利率也許會令事情更糟 當大家在銀行提出現金存在私人金庫 經銀行體系創造的存款將會大幅縮減 貨幣供應不但不會增加,反而會收縮,通縮壓力會更大

0
回复
miaopeng

欧洲央行、瑞士央行和瑞典和丹麦等国央行目前都已经执行存款负利率政策

0
回复
街道办主任

老美还要不要加息啦,哈哈哈

0
回复
xxf2302405007

中国名义利率如果为负,那么大爷大妈等,呵呵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