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业面对的两个信贷周期:私人部门坏账已见顶 国有部门却刚刚起步
2016-09-19 16:52
13
23361

近日,德银通过对山西、浙江和上海等地的金融机构、监管部门等进行考察,评估了中国目前银行业系统性信贷风险、供给侧改革进程,以及影子银行收紧措施的实施情况。

德银报告指出,中国目前正面临着两个信贷周期、两个不同阶段并行的复杂局面。以浙江省为代表的私人部门信贷周期远远领先于国有部门,坏债已见顶,资产质量将不断回升;而以山西省为代表的国有部门而言,随着供给侧改革的逐步拉开,信贷周期则刚刚起步。

对中国银行业而言,这两种信贷周期也导致行业模式差别巨大。私有企业而言,市场力量将主导信贷周期;而国有企业信贷周期中,政府干预才是主要推动力。鉴于政府对国有企业债务重建的帮助,银行并不能直接确认不良贷款,因此从长期来看,资产收益率压缩的影响将大于坏账损失。

德银报告指出,唯一能够对资产收益率缩水负面影响进行对冲的仍是零售银行业务的发展,而目前中国零售银行业务仍大规模集中于四大国有银行和招商银行。

并行的两个信贷周期:私有 VS. 国有

就私人部门而言,坏账已见顶。私人部门信贷占系统信贷余额的25%,以中国东部,尤其是浙江省,为代表。

德银报告显示,当地的资产质量将逐步好转,因为不良贷款已被充分吸纳,并伴随着新兴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例如互联网,健康卫生,先进制造业等。

就国有部门而言,信贷周期刚刚起步。国有部门信贷占系统信贷余额的33%,如果加上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LGFVs),占比将达到52%,以山西省和中国东北部为主要代表。德银报告显示,随着供给侧改革的逐步拉开,这些区域的信贷周期刚刚起步。

对比来看,私人部门的信贷周期自2012年开始逐步展开,累计不良贷款率预期在2016年上半年达到12.6%,而国有部门却才刚刚开始,累计不良贷款率依然维持在1.3%;去杠杆进程而言,私营企业自2012年开始不断去杠杆,现已近完成,而国有企业的杠杆率依然高居不下。
0919

截然不同的信贷周期也反映在资产收益率中。私人部门仍能维持15%左右的ROE(资产收益率),而国有部门大约为6%。就债务清偿能力而言,私人部门的利息覆盖率为11,而国有部门为3。

d
ebt servicing

0919-2

对于中国银行业的影响

德银报告中指出,出于两种信贷周期并行,也导致中国银行业的模式出现巨大差异。

私有企业而言,市场力量主导信贷周期。经营不善的企业将会申请破产退出市场,因此银行将确认不良贷款,这是市场推动下的退出过程,导致私人部门的不良贷款率在过去数年已达到顶峰。

国有企业而言,政府干预是主要推动力。近期,政府正帮助有困难的国有企业重建债务,而不是直接将其视为不良贷款。德银报告中指出,银行正通过延长贷款久期,降低还款利率,提供额外的信用额度等方式来帮助国有企业重建债务,并且建立债权人委员会来避免银行对有困难的国有企业停贷、抽贷。报告指出,受访的山西银行称,大约其债务的10%都将被重建。

因此德银报告指出,国有企业信贷周期对银行的长期影响将是资产收益率压缩,而不是坏账损失。由下图可见,在对比2015年和2014年ROE缩减因素来看,资产收益率缩水,已超过坏账损失,成为导致银行ROE降低的最重要因素。

报告还指出,唯一能够对资产收益率缩水负面影响进行对冲的是零售银行业务的发展,因为零售银行不仅能够提供低成本水平的融资,而且能够不受债务重组造成的低利率环境的影响。中国的零售银行业务大规模的集中于四大国有银行和招商银行。由下图可见,四大国有银行和招商银行呈现出明显高于其他银行的税前利润,和明显低的融资成本。

0919-3

除以上外,德银报告还评估了目前供给侧改革和影子银行收紧进程。德银报告指出,中国的供给侧改革已有所成效,仍处于初级阶段。而影子银行的收紧进程比预期和缓,因此在监管不确定性解除以前,仍对规模相对较小的上市银行持审慎态度。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