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会不会打贸易战?
2016-12-15 11:26
0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伍志坚证据注意】


2016年11月,特朗普正式赢得美国总统选战,将在2017年1月宣誓入驻白宫。在特朗普参选时,他曾经说过如果自己成功当选美国总统,那么在总统上任第一天,他就会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并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惩罚性关税。

很多人表示,这只是特朗普为了赢得总统选战做的姿态而已,不必当真。今天这篇文章就来说说这个问题:特朗普的贸易战威胁是否只是纸上谈兵?美国怕不怕和中国打贸易战?

特朗普虽然是个大话王,在很多事情上口无遮拦,出尔反尔。但是他对于“反贸易”的态度似乎始终没有变过。举个例子来说,早在1988年时,特朗普在上奥普拉脱口秀电视节目时就说:

他们(指日本公司)来我们国家,售卖他们的汽车和录像机。他们把我们本土公司可害惨了。

可见无论是80年代的日本人也好,还是21世纪的中国人,只要对美国有明显的贸易盈余,特朗普(至少表面上)都是持反对态度的。

当然,特朗普在当时的表态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关注,但现在他马上要成为美国总统了,因此他说的话一下子有了重得多的分量。那么,特朗普的贸易战威胁是否值得我们警惕呢?

首先,从特朗普的支持者阵营来看,在对待贸易这个问题上,特朗普为了迎合他的川粉可能不得不做出一些强硬的表示。

比如上图显示的是美国纽约时报在大选前对于民主党和共和党拥趸做的问卷调查结果。该问卷涉及的问题包括这些选民对于自由贸易的态度。我们可以看到绝大多数共和党支持者都认为自由贸易会“抢走他们的饭碗”,同时只有少数共和党支持者认同自由贸易能够“创造更多就业”。

因此为了“回馈”将自己送上总统宝座的这些共和党选民,特朗普很有可能会拿自由贸易开刀。开刀的对象可能包括TPP以及中国和墨西哥的进口关税。

其次,即使特朗普真的开打贸易战,其对于美国的影响未必有很多人想象的那么严重。

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总出口占到其GDP的比重为12%左右,其中对于中国的出口占到美国GDP的0.9%,对于墨西哥的出口占到GDP的1.4%,其比例都不算太高。相对来说,中国的出口额占到GDP的21%左右(2015年),因此对于出口的依赖要比美国高很多。

同时,在美国向中国的出口额中,有很大的比重属于转口贸易,即中国从美国进口了材料之后,在中国加工组装再出口去美国或者其他国家。

比如上图所示,中国大约有80%的进口额属于半成品进口(上图绿色),需要在国内继续加工和组装。如果中国要对美国实行贸易报复的话,不太可能会在这些半成品上增加进口关税,因为这样做的话等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给国内的这些加工企业增加压力。因此从这个方面来讲,中国通过贸易报复来伤害美国的范围比较有限。

总体上来说,由于中国对于美国是贸易顺差,因此如果两国开始贸易战的话,受影响更多的肯定是顺差国,也就是中国。

当然,如果中国真的要报复美国的惩罚性关税,那么报复的范围可以不仅限于关税大战。根据美国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的计算,从1990年以来,美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FDI)高达3千8百亿美元。对于很多美国公司来说,中国市场的收入已经接近甚至超过他们在美国市场的收入了。

举个例子来说,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在中国有432家超市,而美国的咖啡连锁集团星巴克在中国有2500家门店。美国的通用汽车在2015年的全球净利润为97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的收入占到了1/5。如果中美开始贸易战,那么这些在华投资的美国跨国公司可能会成为第一个刀下鬼。

有些朋友可能会说,美国如果增加对中国进口商品的关税,那么美国的消费者也吃亏了,他们不得不对于那些中国制造的商品支付更高的价格。

这种说法虽然有点道理,但也可能高估了关税对于进口商品价格的影响。有研究显示,美国关税对于外国进口商品在美国的价格的影响系数为0.5左右。也就是说,如果美国政府提高20%的关税,那么到最后该进口商品在美国的价格会上升10%左右,而另外10%则会被出口商和中间商痛苦地消化掉(即他们的利润空间会被压缩10%)。

照上面的逻辑,特朗普是不是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和中国以及墨西哥展开贸易战呢?这倒也不是。其中主要的原因在于政治层面,而非经济层面。

从过去200多年的历史规律来看,国际间的贸易和和平是密不可分的。

上图显示的是过去200年左右的国际贸易量(进口/GDP)的变化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在两次世界大战前夕,国际间的贸易量都开始显著下降。这也情有可原:如果两个国家之间有了摩擦和矛盾,那么首先受影响的肯定是他们互相之间的贸易量。谁愿意把自己生产的产品卖给“敌国”,或者从“敌国”购买他们生产的物品来肥了敌人的腰包呢?

二战结束以后,各国政府痛定思痛,发誓不让像第二次世界大战这样的人间悲剧再度发生。而各国促进世界和平的主要手段之一就是降低关税壁垒,支持全球贸易。

举个例子来说,特朗普在多次场合公开表示,中国是“汇率操纵国”。问题在于,即使我们拿美国财政部自己公布的“汇率操纵国”的标准来衡量,中国也算不上操纵汇率。

美国财政部对于一个国家进行“汇率操纵”的定义包括下面三个标准:

1)该国家对于美国有明显的贸易顺差;

2)该国家有明显的经常项目顺差(Current account surplus);

3)该国家在外汇市场上通过直接干预来降低其货币汇率。

以目前中国的情况,上面三条中最多只能算上一条(第一条),而第二条和第三条都不符合。中国在2015年的经常项目顺差为GDP的2.5%左右,根本算不上很大。中国政府在过去几年中的外汇市场操作都是为了稳定和提高人民币汇率,而非压低其汇率。因此特朗普用“汇率操纵”这样的高帽来给中国施加压力,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只会引起中国政府和人民的反感和憎恶。

其次,从特朗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以及他可能推出的施政政策来看,美国的贸易赤字已经开始恶化。而这个恶化和中国毫无关系。

上图显示的是过去一年中美元的汇率水平变化(DXY)。我们可以看到,从2016年11月份大选结果公布开始,美元对于全球其他主要货币大约升值了5%左右。从五月份左右的低点开始算起,美元到目前为止总体升值了10%左右。美元的强势,一个主要原因是外汇市场对于特朗普上任后可能推出的大规模基建,并引发更高的通胀率产生的预期。

一个更强的美元,其效果相当于对美国出口企业施加更高的关税,可能会导致更少的出口和更多的进口。事实上,美元的走强/人民币的走弱也为中国政府带来了挑战,人民银行甚至需要不停的干预外汇市场来稳定人民币汇率。从这个方面来讲,中国政府反而是在帮助美国政府遏制她不断增长的贸易赤字问题。

再次,如果美国真的要想通过提高关税来增加本国工人的就业机会,那么它面对的“敌人”不光限于中国和墨西哥。举个例子来说,如果美国将中国制造的产品关税提高45%,那么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是,跨国企业将生产或者组装基地移到其他国家(比如韩国,印尼或者越南)。这样的话,接下来比较有竞争力的产品会来自于这些国家,而并非美国自己。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只能扩大贸易战的范围,将韩国生产/印尼生产的商品的进口关税也进一步提高,否则之前针对中国提高的关税根本没有起多大作用。到最后美国可能不得不和世界为敌。

总结

从特朗普的支持者阵营以及美国的经济基本面来看,特朗普在正式上任后应该会在某些领域增加进口关税,并至少做出一些象征性的将美国企业留在美国本土的政策措施。特朗普如果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对中美关系和世界政治格局的影响程度要远远大于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当然,作为双边贸易中的顺差国,中国的经济增长会受到比美国经济更大的影响。

从全球范围来看,自由贸易对于世界和平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如果特朗普政府一意孤行走单边的贸易保护路线,选择和世界其他国家为敌,那么接下来几年的世界局势可能会更加紧张,过去40年的全球化进程也会受到影响甚至逆转。

如果说在上任前特朗普还可以口无遮拦,在推特上肆意发表自己的各种意见。那么在他上任以后,就需要改变自己的言行习惯,三思而后行。如果缺乏慎重考虑而贸然决定对中国发动贸易战,那么事件引发的连锁反应可能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和控制,给全世界带来不必要的不稳定和风险。

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
实时行情
综览外汇商品股指债券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