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的下一个危机:债务上限
2017-01-06 19:02
18

美国的现任财政部部长Jack Lew可能是最后一次为还债而就债务上限进行抗争。但在即将离任时,他还是呼吁国会取消法定的借款上限,因为这使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数次滑向违约的边缘。

在 “Harvard Journal on Legislation”发表的新文章中,Lew 认为,这个本来为了促进财政部借款效率而建立的法定借款上限机制,已经转变为“一个破旧而过时”的系统,不再满足美国的需求。

导致借款成本增加

他认为,自二十世纪90年代以来,国会使政府数次面临实质违约的威胁,导致借款成本增加,金融不稳定,甚至有一次直接导致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他认为:

我们必须改变流程。如果这是对我们国家安全的外部威胁,就应该加强国防。如果这是一个可预见的自然灾害,就应该巩固基础设施,以减轻这种风险。

他援引美国审计署的数据作为证据,表明2011年的债务限额危机,导致财政部的借款成本增加了10亿至17亿美元。他同时指出,增加的这些利息成本,最终必须通过提高税收来偿还,因而最终是由纳税人承担。

他表示,周而复始的债务违约的威胁,也是“明显的风险,可能对金融体系的稳定造成不可接受的威胁”。世界各地的无数投资者,都将美国国债作为一种有效的无风险资产。美国国债头寸是共同基金,退休计划,银行和保险公司所需要的安全资产。其可靠的低风险和价值属性,不仅使借款成本抱持低位,而且确保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和健全。

债务上限问题政治化,将威胁美国安全

在国会中,债务上限问题常被作为打击政府支出的手段。但正如Lew指出,当需要支付联邦债务时,政府将花费多少钱的问题,国会早就通过了。

而当国会已批准的支出账单到期,就应该支付,这些账单都是实实在在必要的,是我们的军队的薪水,是退伍军人和退休人员的福利,是医院的护理费用,更不用说政府办公大楼的电费了。提高债务上限,并不授权任何联邦支出,只是允许政府支付已经发生的帐单。

Lew 认为,债务上限问题的彻底政治化,是对美国安全的一个威胁:曾经的控制预算的手段,演变成了一个虚无的平台,只能使一些国会议员得以增加现实的违约风险,和推进狭窄的党派议程。无论如何,对债务上限的长期争论,最终使财政系统暴露在无法减轻且完全不必要的风险中。

虽然,Lew 不太可能说服国会议员去放弃这个在政策斗争中的有力武器,但他至少向财政部的继任者提供了一个清晰的理由,即,为了国家的利益。

海通证券姜超之间也提到,当前美国财政空间已相对有限,且预算和债务上限均受到国会限制,所以特朗普上任后要实施财政刺激,首先要解决债务上限的问题。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