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对话】纽交所前副总裁:美联储遭操纵 特朗普就职后将大乱
2017-01-20 08:50
4
47977

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登基”,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就在正式入主白宫前,他给强势美元“泼了一盆冷水”,一场货币战争近在咫尺。那么,特朗普政府究竟会对全球金融产生哪些微妙影响?美联储的利率政策究竟要看谁的“脸色”?

近日,纽交所前副总裁乔治-乌杜(Georges Uguex)携新书《金融的背叛——恢复市场信心的十二项改革》访华,并在北京接受了华尔街见闻的独家对话,详谈了他对金融业虚假繁荣、美联储政策动向以及特朗普“真面目”的看法。

针对今年金融市场的波动,他特别指出,特朗普正式就任总统后,市场将“大乱”,因为特朗普无法看清不同事件之间的相互影响,市场将无法像以前一样能够预判美联储和财政部的动向,这届美国政府将动荡不定,势必引发巨大的市场波动。

对于美联储的政策走向,乌杜对华尔街见闻表示,美股是美联储政策的最大操纵者,耶伦本可以做出理性的利率决策,没必要等到去年12月的时点加息,但华尔街一直在游说美联储“别碰利率”。他预测,今年美联储将加息两次。

以下为对话实录:

华尔街见闻:您在新著中强调了“金融背叛”,这场“背叛”的根本原因,谁是真正的祸端?

乌杜:“背叛”就是银行不再考虑它们如何为经济增加价值,而是只在乎如何为它们自己带来收益。

因为银行经营模式开始变得更受管理层喜爱,而不是客户更喜欢,这就是“背叛”的所在。服务客户是银行的重要工作,但是这个模式现在改变了。关于谁该受到责备,毫无疑问银行的管理层应该承担,正是他们做了这件事。现在我们有监管系统,可以让“背叛”没有发生的可能,但是这个系统太脆弱了。

从根源上来说,银行开始在忽视风险的状态下管理他们的投资组合,通过贷款抵押证券或者其他方式发行到市场,然后就不再关注了。现在银行受到了回击,这些银行最终会因为忽视它们的责任而面临巨额罚款。

华尔街见闻:据您的观察,哪个区域的金融市场没有“背叛”现象出现?

乌杜:这是一个西方国家存在的现象,在美国和欧洲都存在,因为银行业在欧洲和美国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亚洲不属于“金融背叛”的部分,因为亚洲的银行不在投机的游戏中,并且银行的所有者并不像西方这样贪婪。你知道银行代表了什么,你也知道这为美国的银行带来了什么。从这些“背叛者”身上学到的就是,给他们机会赚取成千上万的美元是没有意义的,而我们失去了我们的道德操守。

华尔街见闻:有一种观点认为“美联储是美国股市最大的控盘者”,您同意这种说法吗?

乌杜:不,美股才是美联储政策的最大操纵者,如果耶伦做出了理性的决定,她会在一年前就加息。但是我们每次见面讨论美联储政策的时候,华尔街就游说“别碰利率”。为什么呢?因为道琼斯一直在上升,他们要赚钱。

对美联储来说,短期利率仍然有上升的空间,所以我猜测今年美联储在两次加息。

华尔街见闻:1月20日,特朗普将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全球金融市场将面临什么风险?

乌杜:大乱!

这是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特朗普可能会看到一件事向不同的方向发展,但是他还没有聪明到能够明白这些事情之间相互的影响,所以,我们不会像过去一样可以知道美联储做什么,财政部如何行动。

相信我,这届政府会非常动荡不定,因此我们会面临巨大的市场波动。

华尔街见闻:2008次贷危机爆发时,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曾拒绝承认系统风险,是什么造成了监管者总是误判危机的爆发?

乌杜:心理状态,默认选项从来都是不行动。伯南克对此不确定,监管者和政府也是不确定的,每个人都不确定。这其中有一些声音,说我们在危机的边缘,但是监管者并没有听从,因为每个人都对既存事实有不同的解读。

如果你有一个委员会帮你决定行动或者不行动,我一直就在做这样的事情,那么没有人从中受益,因为不行动的风险是有限的,如果你有所行动,那么你在冒险。所以人性使然,人们都倾向于保护自己,做出最简单的决定而不是最有胆识的决定。世界各地都是如此,普罗大众的心理。

华尔街见闻:您曾担任纽交所的副主席,在您看来,中国股票市场的缓慢发展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乌杜:美国股市中,20%是个人投资者,80%是机构投资者,在中国恰好相反,所以这里面确实存在一些需要重新发展的东西,那就是创造更多的机构投资者,这样可以提高流动性。

中国市场的境外投资者的数量因为有限的流动性而受到很大影响,所以中国市场的成长主要依靠开放性,对中国最重要的是机构投资者,这可以逐渐催生出一个更大的市场。

然而,2015年的中国股市动荡告诉我们,即使像中国这样流动性不好的市场,当人们开始抛售股票的时候,市场也会出现大幅度的下跌,所以这里没有对手方。供需之间存在不平衡丞待解决,这是中国公司和中国政府改革要解决的问题。当时有些机构持有的A股股票不能卖出,虽然短期可以利好市场,但是从根本上会逐渐消耗中国市场的信心。

华尔街见闻:您曾强调全球央行政策与监管职能的分离,中国一直在讨论“一行三会”的整合,您如何看这项改革?

乌杜:美国也有过类似的管理体系,比如美联储主席、美国证监会主席与财政部长至少每月见一次面,由财政部牵头,13个主要监管机构参加。因为每个监管机构独立出台自己的监管政策,而不考虑其他机构会造成很大混乱,所以需要一个部门间的协调机制。

但如果把不同的机构合并起来,各机构所关注的点之间会有冲突。因为合并后的机构要制定货币政策、监管政策、开放市场政策,还要负责政府投资,很多事项无法协调。(实习生李颖安协助整理本文对话实录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