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再做“救市主” 重申未来QE可能 道指大涨170点
2017-05-19 22:19
8

美国圣路易斯联储主席Bullard(2019年有投票权)表示,全球经济似乎略微得到改善,应当在相对偏好的时期开始缩表。这样美联储就可以保留未来再度进行量化宽松(QE)的选项,以备需要。

Bullard还认为,不反对6月再加息一次,但除此之外今年内不应该再加息。理由是美国经济数据和通胀预期自3月加息以来持续下行,劳动力市场复苏步伐放缓。

言论一出有效提振了美股走势。道指早盘涨超百点,纳指和标普500指数涨幅扩大至0.7%。

恐慌指数VIX重挫逾16%,暂报12.31,周三时这一数据还曾暴涨46%站上15的三周高位。

美元指数继续下行,午盘前下跌0.65%,刷新97.13的六个月低位,完全回吐了去年美国大选日以来的所有涨幅。

数据和市场反应不佳 今年应再加息一次

Bullard在演讲中分析称,通常美联储加息后的市场反应是:长期美债收益率上扬,通胀率和通胀预期基本维持在2%的设定目标,以及金融市场对美联储加息次数路径的认同。

但3月加息后的市场反应却截然相反。长期美债收益率下降,通胀预期削弱,市场对美联储年内再加息两次的预期下调。这说明美联储的加息路径同实际经济数据相比过于激进。

失业率下降 对通胀的提振作用有限

Bullard还认为,美国劳动力市场的复苏步伐在过去两年明显放缓。非农就业的增速在2015年2月时为2.3%,但到今年以来却放缓至1.6%,而且生产力也止步不前。

美国4月非农就业统计的失业率已经降至4.4%的十年低位,但Bullard认为这并不直接等同于通胀率会显著上扬,因为失业率和通胀之间的初始相关性为-0.36,表明二者之间不是同步而动。而且研究发现,就算美国失业率进一步下降,对通胀的提振作用也相对有限。

美国经济陷入年度增长2%的新常态

尽管特朗普政府提出了美国经济增幅达到3%的宏愿,Bullard认为最近几年都不太可能实现。因为过去七年间美国的实际GDP增速均值仅为2.1%,这表明2%的经济增速成为一定时期内的新常态。

参照今年一季度美国实际GDP增速为0.7%来计算,今年的整体增速将是1.9%。因此尽管对二季度的经济增速预期有所上调,也不足以支撑美国经济打破2%的年度宏观走势。

联储大“鸽”:2019年再加息合适 不排除使用QE

Bullard今年以来的观点一直是:年内再加息一次,下次加息为2019年底,成为美联储官员中最为鸽派的代表。理由是美国经济已经进入低通胀、低增长的常态状态,因此不用加息过快。

鉴于他提到的3月加息后美国长期利率不升反降,Bullard因此认为美联储应当开始缩表,以便“正常化”进程影响到整体收益率曲线,让长期利率开始上涨。同时他认为美联储能平稳缩表,预计会给债市带来最低限度的影响。

而Bullard对保留QE选项的态度也符合其一贯立场。在5月5日的讲话中,他和波士顿联储主席Rosengren都认为,不排除美联储在下一次经济衰退期重新启用QE政策,因为事实证明这一手段对提高资产价格是管用的。

2014年10月参与“救市” 不过美联储没听他的

其实这已经不是Bullard第一次充当“救市主”的角色了。早在2014年10月,美股就因美联储中止QE的可能性、国内和国际经济数据不佳等因素遭遇惨跌。

在2014年10月14日当天,道指盘中深跌460点,最终收跌173点;纳指一度从近期高位回落10%,触及盘整区间;六天连跌抹去了标普500指数1.5万亿美元的市值。投资者蜂拥购买避险资产,10年期美债收益率自2013年6月以来首度跌破2%。

而Bullard在两天后的10月16日成为首个透露QE可能延期结束的美联储官员,他当时表示,如果美国通胀预期下行,联储应推迟QE的结束时间。这一言论令道指从开盘下跌200点迅速回涨,美股止跌反弹,10年期美债收益率也重回2%的关口上方。

市场之所以重视Bullard的意见,是因为他曾于2010年发表论文主张用量化宽松来提振经济,直接导致美联储开启了第二轮QE买债。不少分析师将他称为“QE教父”,Rhino Trading Partners的首席策略师Michael Block当时认为,Bullard的发声代表美联储依旧持宽松态度,并且关切资产价格波动风险,甚至认为美联储有再扩大QE的可能性。

不过当时同样没有FOMC投票权的Bullard也只是表个态而已,美联储还是在他接受采访的13天后、即2014年10月29日的会议上决定终止QE政策。

美国政坛乱局今年不会干扰市场

在今日演讲后的问答环节,Bullard表示,围绕美国特朗普政府的乱局尚且没有波及美国经济,但市场也应对持续的政治波动做好准备。而且美国政坛对现有主要政策的维护意识很高,预计事态恶化与否都不会影响现行前景展望。

不过Bullard也承认,特朗普总统从竞选之初就不平凡也不传统,所以市场要面对的政治风云比以前似乎更多。不过他认为2017年还无足为惧,美国政坛变动不会对市场造成实质影响。

收藏
相关新闻
请发表您的评论
实时行情
综览外汇商品股指债券
推荐文章
相关资讯
第一时间感知金融市场异动
关注见闻美股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