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评论
收藏
黎瑞刚吹响乐坛“集结号”:要做中国版Live Nation?
作者: 舒虹
2018-01-12 21:44
华人文化集结全国21家龙头演出商,成立CMC Live,要打造华人地区最大的演艺平台,这个中国版的Live Nation会成功吗?

本文来自全天候科技,悦读更多请登录www.awtmt.com 或关注微信号“全天候科技(ID:iawtmt)” 、“新金融见闻(ID:AWFintech)。

传媒大佬黎瑞刚最新的一个小目标是承包华人地区演出市场的半壁江山。

1月10日,华人文化在北京宣布结盟全国21家龙头演出公司,成立CMC live 华人文化演艺(下称CMC Live),目标是打造中国最大的演艺平台。

华人文化与21家公司已经形成股权整合与并购,是一家真正的实体运营公司,CMC Live并不是一个松散的行业联盟。目前,包括股权结构的更多细节尚未公开。CMC Live CEO洪迪对全天候科技在内的媒体表示,今年会定下一个业绩目标,让“大家都能赚到钱”。

  1月10日,CMC live 华人文化演艺在京成立

这是一个黎瑞刚的乐坛“集结号”。他说:“演出行业每年以30%-40%的速度增长,快速庞大的市场倒逼文化产品的输出要有颠覆性的变革,市场也因此需要一个跨地域、整合性、专业性的演艺联盟。”

为此,黎瑞刚撬动了不少音乐圈的大佬、经纪人和演出商,并准备调动华人文化的产业资源和企业集群,全力进军线下演艺市场。在这个分散且盈利艰难的市场,他将如何搅动未来演艺业的生态?

黄金班底 

滚石 30 年、纵贯线、刘若英、任贤齐、李宗盛、周华健、The Rolling Stones、Katy Perry、Taylor Swift、Justin Bieber、Bruno Mars、Pink Floyd……这一长串中外知名歌手的名字均在CMC live和上述21家演出公司过去的合作名单上。 

与其它文娱业生态不同,演出市场具有明显的地域性。这21家公司根植全国各省市,掌握地方场馆、企业和市场资源,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在于如何拿下演唱会。

对于为什么要做这个联盟,洪迪表示,一方面单个演出公司的力量较为弱小,联合起来将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可为与知名艺人尤其是海外巨星谈判时增加砝码;另一方面,以前各地演出公司各自为阵,没有业绩压力和具体的盈利指标,而CMC Live会设立一个共同的目标。

然而要集合这么多家演出商、建立一个新的行业生态并不容易。为此CMC live打造了黄金班底。 

除21家演出公司都是当地演艺市场的龙头老大之外,CMC Live的董事和监事名单——柯上闵、庄鸣、林一鸣、李岱、谢芝芬等都是深耕娱乐及音乐行业20余年的资深人士,曾是王菲、张学友等歌坛巨星演唱会的幕后推手。

CEO洪迪的角色也至关重要。在加入CMC Live前,他曾在全球最大的现场娱乐公司Live Nation大中华区担任过8年的高级副总裁,推动过麦当娜、蕾哈娜、酷玩乐队等国外大咖来华演出。 

更早之前,洪迪曾担任环球唱片中国大陆及香港区的董事总经理、百代唱片(EMI)大中华区高管。在环球唱片期间,他还参与促成了环球唱片与上海文广集团的合资公司——上海上腾娱乐。 

 洪迪(左)在任时的环球唱片曾负责艺人张敬轩的经纪事宜

“在这个圈子里面,关系比一切都重要”,洪迪坦言,与上述演出公司的合作关系已经长达5-10年。 

与21家公司结盟后,CMC Live未来的演出会加快渗透到三、四线城市。根据大麦网的报告,中国演出市场正在向三、四线下沉。2017年,大麦平台演唱会票房同比增速最快的城市中,排名前三的城市分别是金华、宁波和绍兴。而2017年张学友巡回演唱会中,全国票房最高的城市则是贵州。 

据悉,2018年CMC Live计划举办的演唱会将包括五月天、张学友、范玮琪、邓紫棋、徐佳莹、杨千嬅、陈绮贞、光良等华语音乐的中坚力量。

对标Live Nation,演唱会是一门好生意吗?

黎瑞刚建立的这个CMC Live联盟,被一些业内人士视为中国版的Live Nation

Live Nation是全球规模最大、最具领导力的现场音乐娱乐企业。公开资料显示,其在全球27个国家有100多个分公司,总部位于洛杉矶,2005年在纽交所上市,目前市值约90亿美元。

演唱会是Live Nation的核心业务,其规模大到“每20分钟全球就有一场Live Nation的演唱会”。此外,Live Nation的业务板块还包括音乐节、场馆运营、艺人经纪、票务相关。 

但是相比国外,中国的演出市场还在起步阶段。CMC Live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球演唱会票房总收入是1540亿元,未来两年预计以8%-9%的速度增长,2018年将达到1800亿。而2016年美国演唱会票房为669亿,占全球票房的31%。 

作为世界第一大演出市场,美国的现场演出票房规模与电影票房规模基本相当,而中国只占到电影票房市场不到40%的比例。不过,由于统计缺失,中国演出市场的规模存在被低估的情况。 

据全球最大巡演数据网站Pollstar对2017年全球演唱会票房进行的统计,摇滚乐队U2以3.16亿美元登顶冠军。

 2017年全球演唱会票房榜单,来源:Pollstar

由于Pollstar公布的成绩需以上报的巡演为基准,而大中华地区只有少数场馆会上报成绩,因此即便张学友“A CLASSIC TOUR”世界巡回演唱会2017年已演出120场,仍未能进入榜单。周杰伦、陈奕迅等“票房大鳄”也是如此。

洪迪表示,去年张学友演唱会票房规模大概是20-25亿,按照这样的收入,已经挤入2017全球最高的票房歌手行列。“我保守估计,2017年光是演唱会加音乐节整个国内的市场规模应该在120亿到150亿”,洪迪对全天候科技表示。

不过目前在国外资源的引进上,中国演出公司仍难以和Live Nation这样的巨头抗衡。洪迪举例说,很多国际歌手在欧洲演出,一个月能够表演20-30场;但在中国,国外艺人公司对二三线城市和演出市场不了解,经常只能在上海和北京表演两场。在与歌手谈演唱会分销权时,中国演出商急需更高的话语权和溢价能力。

2017年4月,黎瑞刚掌舵的华人文化投资基金入股全球最大的经纪公司——美国CAA(Creative Artists Agency),黎瑞刚出任董事,计划进一步发展中美跨境艺人经纪业务。 

CAA是汤姆·克鲁斯、斯皮尔伯格、麦当娜、贝克汉姆等国际巨星的经纪公司。此次合作的21家公司之一的麦穗文化负责人陈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华人文化的头部资源,尤其在入股CAA之后,在欧美娱乐圈的超级资源,能够让国内演出市场出现更多国际大咖的表演。” 

不过,演唱会是个很热闹、却“赔钱很大”的生意。由于所需资金量巨大,过去几年,莫文蔚、王菲等演唱会背后都曾出现私募基金运作的身影。但据媒体报道,演唱会私募基金九成不赚钱,2017年以来备案数量为零。 

如何赚钱是CMC Live需要提前考虑的问题。在洪迪看来,“赔钱没关系,但是以后要有的挣,比如一个演唱会,你知道它要赔钱,又没有以后了,为什么还要费力气做呢?如果你不帮歌手做第一场就不会有第二场,大家开心做,就有钱挣。”

CMC live本身则计划通过投资来获得分账的形式去获得收入。洪迪表示,未来还会借鉴Live Nation,在艺人经纪、场馆建设等方面发力。

黎瑞刚的音乐版图

华人文化董事长、CEO,CMC live董事长黎瑞刚

对于华人文化的掌舵者黎瑞刚来说,CMC Live并不是一个只做演唱会的平台,而是要打通全产业链,深入演艺产业的各个环节,联通音乐产业的各类资源。

毫无疑问,这需要动用整个华人文化公司的资源。纵观华人文化的架构,目前华人文化投资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 简称 CMC)注重财务投资,2009年便成为第一个在国家发改委获得备案通过的文化产业私募股权基金;2015年成立的华人文化控股集团(CMC Holdings)则偏重长线,做战略投资者和运营者。 

目前,华人文化的战略投资方包括阿里、腾讯、万科等。

在产业运营和投资方向上,2014年以后,CMC已经触及文娱产业的每一个环节,在电影、电视、体育、资讯、互联网内容、网络科技、人工智能、文旅地产、现场娱乐、生活方式、新消费等领域均已落子布局。外界对CMC的普遍认知是文化领域的投资标杆,“最懂内容”的投资机构。

在音乐和现场演艺领域,华人文化在艺人、版权、曲库、演唱会、音乐节、音乐剧、剧院管理等都有布局。和来自百老汇、伦敦西区、世界知名电音音乐节拥有方合作,把优秀的剧目和音乐节等活动在国内引进落地。旗下音乐剧开发制作公司华人梦想是国内目前重要的音乐剧制作公司,领衔人是曾经制作过中文版《妈妈咪呀》、《猫》等的田元。去年已经成功推出了《谋杀歌谣》、《疯狂花店》、《变身怪医》,今年还将有多部大戏推出。此次华人文化又和国内最有实力的20多家演出商结盟,锁定众多华语音乐的头部艺人,覆盖国内100多个城市演出市场。

2015 年 11 月,CMC和腾讯、H Capital、正心谷创新资本联合对视频弹幕网站哔哩哔哩(Bilibili,简称B站)进行了 D 轮投资。据《财经》近日报道,B站目前已经进入上市前静默期,最快将于2018年第一季度在美国上市。

B站自2013年开始举办BML(全称Bilibili Macro Link),是围绕二次元文化的系列演唱会,B站的UP主们(up指upload,即在视频网站上传视频、音频文件的人)可以借此在现实的舞台上给喜爱自己的粉丝们表演节目。

据了解,2017年BML系列活动三天吸引了近10万的现场观众,同时也有140多万人在B站看直播。B站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说,“感觉像是放了卫星一样”。

B站线下活动现场

洪迪告诉全天候科技,这个平台未来可以帮歌手做很多事,与华人文化合作之后,会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嫁接,比如CAA和B站。CMC live可以做策划、筹备、发行,还有执行等方面的工作,未来还会借鉴Live Nation,在艺人经纪、场馆建设等方面发力。

2016年4月,CMC入股丝芭传媒,后者最知名的品牌是女子偶像团体“SNH48”,目前拥有超过170名成员,在上海、北京、广州三地运营,全年演出超过300场。 

在线下场馆上,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在上海徐汇滨江打造的文化综合体梦中心,有5-6个规模不一剧场加上IMAX电影院组成,是休闲、文化、旅游的综合体。2017年,华人文化还与万科、龙湖等地产商达成了合作。 

黎瑞刚表示,非常看好线下音乐、时尚、体育等集体性、群落、共享的体验,“移动的终端只解决了个性化的体验,但是人本质上是群居动物,需要共享”。 

在一年前的新年致辞中,黎瑞刚提到了三点对于未来的想象:一是内容的传播方式已经从单向、多向传播的方式变成蜂窝网状的传播方式;二是体验感在不断提高,比如VR、人工智能等新的技术,但是有一个问题无法回避就是孤独感;第三个是未来线上、线下结合会越来越密切。 

参与评论
收藏
来自主题:
影视传媒行业那些事儿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