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枪,莫不是打中了酒业拐点?

来源: paodingjiejiu
茅台中报数据 茅台中报,一如继往的好。我们摘取了以下几个比较重要的财务指标,除了预收款较明显的下降...

茅台中报数据

茅台中报,一如继往的好。我们摘取了以下几个比较重要的财务指标,除了预收款较明显的下降外,其它指标均继续表现为强势。

1、营业收入

上半年共实现营收333.97亿元,同比增长38.06%。其中:一季度174.66亿、二季度159.31亿,分别同比上年同期增长31.24%、46.41%。

2、扣非净利

上半年茅台扣非净利润为158.84亿,较上年同期增长了40.82%。扣非净利润率为47.56%、毛利率为90.94%。

3、净现金流

上半年经营性活动净现金流量净额 177.35亿,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55.72%。同样,财报显示应收票据为零,较去年同期减少16亿多。

4、预收款项

上半年预收款为99.40亿,较一季度末 131.72亿下降了 24.54%、较期初下降了31.11%,较上年同期的177.80亿元更是巨降了44.09%(很意外)。

5、销售层面

此外,庖丁解酒认为基于销售层面的数据也值得留意,有助于了解贵州茅台动态的经营过程。

茅台的背离现象

近2个月以来,无论是股市上,还是线下市场,围绕贵州茅台出现了许多话题、新闻,白酒行业也正在发生一些新的变化。

基于近20年酒业从业经验,庖丁解酒也观察到是一些异常的迹象,这些迹象与我们通常惯性思维下所理解的茅台(及趋势)略有不同,用股市术语来讲,出现了“背离”。

一、线下价格不受控,与厂方的期待是完全不符。

所谓的官方指导价、挂牌价1499元,是完全失真的。不管茅台厂方愿意相信与否,飞天茅台酒的价格一直都不受控。事实上,实际市场价格及疯狂,已非常的接近2012年“ 顶峰时刻 ”的情形。

至于为何价格不受控?请见庖丁解酒2017年文章《茅台价格,为何管不住》中所分析。

前天,看过知名私募投资人董宝珍先生的一篇文章,认同其对渠道改革滞后的观点论述,但对“茅台价格的控制权应该在茅台酒厂 ”这个说法不认同。

庖丁解酒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茅台酒非必需品,不可能去遵循计划经济手段,以行政命令来控制价格。而只能是采用市场手段,不断增加供给或者提高价格,才能一定程度上缓解、抑制供需矛盾

庖丁解酒以为茅台酒厂有管理价格、维护市场秩序的权力与责任,但价格控制权早以让渡给了由消费者、投资者、渠道商、投机者共同组成的市场主体。

二、线下拍卖、排队抢购现象,显出茅台早已过热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2011年前后白酒行业曾掀起过一股“拍卖风”、“收藏热”,以酒会名义、鉴赏名义、捐赠名义,行炒作之风。

今年以来,庖丁解酒亦观察到已经有一些过热的苗头不时在闪现,且以极端的形式在呈现。

按理说,这次“优惠100、满意100”的茅台酒促销活动,茅台酒厂本意或是让利于真正有需求的茅台消费者,从线上商城转线下直营门店,是为了能更好的贴近消费者、服务消费者。

良好的出发点,差点酿成事故。

飞天茅台酒市场价格在2000元以上,而本次促销让利价格为1399元、限三天,超过30%利润,怎能不叫消费者、投机收藏者、黄牛们疯狂。

这个道理或现象,在房子上早被证明了无数次,二手房价格高过新房,但新房受政府指导价压制,新旧房子间的巨大价差诱惑,如何叫人不疯、不狂。照这样下去,以后买茅台酒,只怕也要摇号、也要抽签?

三、茅台股票持续大幅调整,与疯狂抢购相背离

与线下疯狂抢购茅台酒不同,自今年6月12号创下792.5元的高点后,贵州茅台股票近期也在大幅调整,这说明机构投资者在贵州茅台股票上,出现了较大分歧,表现为:二季度加仓多、近期减仓多;(沪港深通)内资减仓多、外资加仓多。

四、茅台高管似暗示降速,与中报不设上限不符

茅台董事长李保芳书记7月23日内部讲话中提到,“增速不能年年这样,实际上50%的速度相当于百米冲刺,这个消耗还是很大的” 。这似乎在暗示茅台即将进入一个降速、匀速发展的阶段,要给市场提前降降温。

但是,庖丁解酒同时注意在贵州茅台2018半年报中,是这样描述下半年的经营策略:下半年,公司将继续坚持 “ 能快则快,不设上限,不留后路 ”。

这又说明什么?说好的携手五粮液2019年同赴“千亿之约”的,难道要提前至2018年实现? 按庖丁解酒的测算,茅台集团2018年是完全可能实现千亿目标,甚至是容易的事。

过千亿,对于省地两级政府与企业自身的意义,显然是不同的。于是面临两难境地,一方面是内部经过几年超高速发展后,需要着降速、匀速、持续、稳定的理性发展诉求(降速),一方面是来自政府的期待可能是提前实现“千亿目标”(加速)。

五、预收款同比大幅下降,与线下一货难求不符

如果剔除预收款的调剂影响(31.12亿)、剔除茅台酒平均18%的涨幅,上半年茅台营收及净利润同比增幅是十分的不明显,这让投资人不淡定了,意味着延续了两年多的上升势头,似乎有了微妙的变化。

上半年预收款99.40亿,较期初下降31.11%、较上年同期下降44.09%,数据环比、同比均大幅下降,完全超出市场预期,这让茅台的解释显得苍白无力。

茅台厂方的解释是为减轻下游经销商资金压力,而调整了按合同额度、提前打款的惯例,改为按月打款、现金打款所导致的。

不过,庖丁解酒以为这一措施对当前茅台控价难的头痛问题,可能是不利的。

六、茅台状告商评委及同行,与行业龙头形象不符

近日,贵州茅台因申请注册“国酒茅台”的商标未能通过,进而诉诸法律,将商评委(国家行政机关)、同行31家企业及个人告上法庭,引起高度关注。

不过,站在一个客观的角度来看,庖丁解酒以为任何企业通过司法手段,公平、公开、公正的保护或争夺潜在的商业利益,都是非常正当的。

在这条新闻里,如果原告不是茅台,如果被告不涉及商评委,这件事可能不会那么的受媒体到关注,不过是一桩正常的商标官司而已。

茅台选择司法诉讼来争夺国酒商标,与其一惯的社会形象与气质,严重不符。

(及时撤消诉讼,政治正确,为所有人都解了套。国酒与否,不会有结论,也远没那么重要。国酒商标之争,料不会再提及,实际该咋做还咋做)

拐点在隐现

庖丁解酒并非在此罗列和分析茅台的不是,而是透过茅台中报数据以及近期环绕在茅台身上的种种“迹象”,企图找出这背后意味着什么。

(在系列酒的看法上,庖丁解酒固执的认为茅台酱香的系列化、低端化,有稀释品牌之嫌。茅台酱香系列酒的依附式的成长逻辑是存在瑕疵的,高速成长性可能不具有持续性,动销、库存问题或不可避免)

(如许多茅粉、价投一样,庖丁解酒依然不改对贵州茅台的印象,高营收、高净利、高毛利率、高现金流、高增长,拥有独一无二的定价权、足够深与宽的品牌护城河、供不应求的产量稀缺性、历史不可复制性的红色基因,无人匹敌)

基于曾经的从业经验、类比2012年前后情形、外加行业绝对龙头的茅台身上的种种背离现象,庖丁解酒不由的产生了杞人忧天的焦虑,难道酒业拐点正在茅台的狂热中向我们走来?

后序

拐点是否出现,可能只是一种焦虑。可能是我们想多了,而想的多原因, 是我们曾有过酒业20年经历,看到似曾相识的情形,不免会多一些忧虑。

未来,不用悲观,即使站在当下白酒板块大幅向下调整之际。短期看,2018年白酒上市公司中报大概率上都能继续保持高利润、高增长。长期看,符合消费升级、产业集中度提升这两大逻辑,拥有定价权的中高端白酒,未来更不悲观。

全文终剧

想法很肤浅

主要靠臆想

想到啥写啥

请别太当真

欢迎来撩

庖丁解酒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