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陡峭化的曲线:银行的复辟

来源: 致我们深爱的债券市场
本文来源:方正固收 原文标题《过度陡峭化的曲线:银行的复辟》 1、纯预期理论和市场分割理论是解...

本文来源:方正固收  原文标题《过度陡峭化的曲线:银行的复辟》
 
1、纯预期理论和市场分割理论是解释我国期限利差殊途同归的方法,曲线的陡峭化本质上是货币政策的宽松使然。
2、而很多投资者面对高度陡峭化的收益率曲线已经略感尴尬,短端的空间和长端的弹性似乎都已经不大,这一次看起来超调的收益率曲线背后是利差稳定机制的缺失:
1)广义基金本身是重要的利差稳定机制,广义基金配长债的天性和商业银行配短债的天性正好两两对冲;
2)而当前最大的问题是:受金融监管所限,商业银行的货币输出极少,银行间和广义基金的资金面已经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局面;
3)这一轮的需求更多集中在商业银行的手里,这在很大程度上导致债券投资需求在期限上的失衡,收益率曲线也变得比以往更加陡峭,短端收益率的底部更低;
3、长期来看,金融体系在未来可能会逐步复媒化,广义基金的吸水性也会明显下降:
1)货币绕道居民或企业而对广义基金的驰援作用注定疲弱,后续广义基金的负债端即使稳定,其修复力度也不会很强;
2)1年期及10年期的国开债收益率分位数的相对变化呈现了非常明显的趋势:2015年之前广义基金的参与更深导致了曲线的平坦化,而2015年后广义基金的不断去化又导致了曲线的陡峭化。
4、我们不必担心曲线的超调,一切都是市场结构变化的结果:
1)期限利差短期变化的逻辑还是相对稳定,未来曲线是否会进一步陡峭化取决于货币政策是否维持宽松;
2)货币政策至少会维持宽松到今年年底,收益率曲线也会在年内持续陡峭化,货币阻塞这个现象即使干扰货币的宽松节奏,曲线运行的方向及形态也可能不会有太多变数。
5、未来收益率曲线尽管仍然可能陡峭化下行,但出于稳定性和弹性的考虑,我们还是建议配置长久期利率债。
6、对于信用来说,当前的货币梗阻仍然会拖缓信用修复的时间,对低评级信用品我们仍需谨慎,但中评级信用品可逐步关注。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