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架风波”后重新上线,750万用户的子弹短信还能飞多久?

来源: 娱乐独角兽
互联网圈有一类企业家堪称宗教领袖或是创业偶像一般的存在,个人特色比产品更突出,常有惊人之语。他们的一...

互联网圈有一类企业家堪称宗教领袖或是创业偶像一般的存在,个人特色比产品更突出,常有惊人之语。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无限放大研究并被加以模仿,在年轻人中有一批忠实拥趸,每款新产品都会引发爆发式抢购,“雷布斯”雷军和他的小米如此,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手机、锤粉同样如此。

尽管罗永浩一再澄清子弹短信并非锤子科技出品,锤子科技只是快如科技投资人,然而子弹短信与罗永浩关系匪浅:快如科技由锤子科技内部孵化,于今年5月2日注册——这正是在锤子科技发布会的时间节点之前,其创始人是锤子科技前员工郝浠杰,微博粉丝超过1500万的营销大神罗永浩也被视为子弹短信第一带货人,微博相关发布78条。

从今年5月在锤子科技发布会上作为TNT内置的即时通讯软件首次亮相,到8月坚果Pro 2s发布会,再到8月底融资前后,伴随着罗永浩不断安利,朋友圈引发病毒式刷屏增长,到10月9日,子弹短信从苹果应用商店中下架,以“子弹短信凉了”为标题的媒体报道络绎不绝,10月10日,子弹短信重新上架。然而它的前路,依然严峻。是昙花一现还是从社交红海中逆袭成功?一切有待观察。

上线7天估值6亿,动了谁的奶酪?

虽然被视为一款“碰瓷微信”的社交应用,但子弹短信诞生之初的构想是“介于微信与钉钉之间”以工作场景切入的。郝浠杰说过:“在锤子科技做产品经理的时候,遇到过各种各样的痛点,我们用过钉钉,但钉钉在沟通上还没有好到放弃微信去用它,所以后来又迁移回了微信,但微信对工作没有做任何优化,而且生活和工作混在一起感觉一团乱麻……我们想解决那些日处理信息量非常大的人群的需求,比如企业高管、销售、微商。”子弹的意思,就是效率像子弹一样快。运用“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令语音识别的准确性达到了97%。

从产品架构上,子弹短信瞄准了微信的软肋:语音功能缺陷,现在很多人对微信不能决定播放序点只能从头播放的大段语音深感头痛,而工作场景中又屡见“方便自己辛苦下级”的上级。正因如此,在5月以Bullet Messenger为名初次亮相时,主打高效率语音输入的子弹短信甚至被定义为“微商必备”。

在8月的坚果Pro 2s发布会上,子弹短信进行了一些改良,被做成一款APP,并在IOS端和安卓端同步上架。此时的子弹短信社交属性也更为明显,并凭借着锤粉的强大力量以及人们对微信朋友圈的倦性、对新生事物的好奇迅速登顶:8月24日,子弹短信登上苹果应用商店免费榜第一名,并牢牢占据这一位置长达9天。上线30天,注册用户达到了7489899人。支付宝红包功能也加入进来:版图一直缺乏社交的阿里与缺乏支付的子弹短信一拍即合。由于短时间内下载量过大,快如科技后台服务器一度瘫痪,它还曾被苹果认为存在刷榜行为,老罗甚至在微博上求助“有谁认识苹果中国的人”。

在登顶下载量冠军的同一天,子弹短信融资数千万,上线七天,A轮融资1.5亿,估值6亿。投资人们都慌了,生怕错过可能的风口。老罗在微博上写道:“令人发指……上线才7天就完成了第一轮1.5亿融资,五十多家投资机构,才见了不到十分之一。很多朋友已经在劝我改行做投资和孵化器了……”春风得意,溢于言表。从8月到10月的百度指数显示,子弹短信热度在8月底到达峰值,随后一直呈波动式衰退。

导致子弹短信两天前下架的罪魁祸首则是“资讯流”这个不知所谓的鸡肋功能。根据其官方给出的理由,是资讯流里的两篇文章引用了版权图片,但是没有处理好版权事宜。没有设置朋友圈的子弹短信希望通过资讯流增加用户在应用内的停留时长。此前子弹短信引入今日头条和腾讯新闻,在腾讯新闻公开质疑后撤下了腾讯新闻,今日头条也随之不见了。现在的资讯流主要由“锤子阅读”和网易新闻提供,后者的新闻源直接导致了应用下架。

众多用户留言建议撤掉“资讯流”功能,但子弹短信给出的回应十分官方:“感谢建议,我们会综合考虑。”“资讯流”对于专注即时通讯的子弹短信来说不止是鸡肋,而且在内容安全性方面埋雷。争议不止于此。它先是爆出陌生人添加好友能看到对方手机号的用户信息安全隐患,大量匿名“性社交群”的色情信息被外媒调侃为“终于知道这个APP为什么这么快就能火”。

研发三个月即仓促上架,子弹短信还面临着许多内忧外患。下架只是暴露问题的开端,而非终结。

逆袭微信机会渺茫?

社交格局已定,子弹出口为何

“两微一抖”已成定局,基于美妆种草场景而产生的小红书泛社交,基于短视频而产生的抖音泛社交,以“关注”而产生的微博社交,实际都属于弱社交关系。陌陌探探则深耕陌生人社交领域,在熟人社交领域,微信地位依然无可撼动。

微信诞生七年用户超10亿,挑战者有很多,但均告败北:小米的米聊,阿里的来往,网易的易信……对于微信在熟人社交方面的一统天下,业内也期待着鲶鱼入池。当子弹短信新鲜出炉之际,立即受到了用户和投资人的一致热捧,随着时间推移,其致命短板也越发明显:对绝大多数人来说,社交关系转移成本过高,微信熟人社交壁垒坚固,而子弹短信相应的用户体验并没有跟上,因此使用子弹短信大概率成为一次性尝鲜体验,随后又回到了微信。

目前看来,在8月流量巅峰时刻,子弹短信没能拿出颠覆性体验做到一击必杀。其导流甚至也是依靠朋友圈二维码分享为主,就像把剑柄递到了微信手上。随之而来的是缺乏熟人社交网的用户不断流失,卸载量提高,新增下载量停滞不前。

以极简主义崛起的微信如今背负着“社交过度”、“占用时间令思维趋向碎片化”、“引发焦虑”的指责,越来越多的90后开始逃离微信和朋友圈,每个月总能看到有人宣布“关闭朋友圈”“专心学习,暂停微信,有事打电话”的决定。这种对固有社交模式的厌倦和焦虑,正是更极简的子弹短信崛起的契机。就像微信崛起战胜飞信的契机是带有语音功能的2.0版本发布。

事实上,它的核心功能正是对微信缺陷的优化:语音功能全面升级,可以快进快退暂停;全局悬浮球功能可支持用户在任意截面发送信息,简化了应用切换流程;“稍后处理”、“引用回复”、“历史头像”等细节加分。然而仅仅推出“优化简化版微信”还不够,拥有老罗这位背书的KOL也不够。提高用户留存率,根本还是在于使用体验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

子弹短信宣称自己学习了Slack,但更多地是学习了Whatsapp。腾讯错失收购的Whatsapp,被Facebook高价收购后,反过来学习微信的支付服务和商业模式。不知子弹短信能否让微信品尝到一丝盛世危机,进而改善产品?

老罗曾经发出过“未来6个月我们还要烧掉10亿投资拉新”的豪言壮语。子弹还能飞多久?让我们拭目以待。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1 条评论
张贝贝

愿景不错,但有点心急了,被开发的兄弟坑了。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