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压力大,优质师资有限,这家公司凭什么让学校提高升学率?

来源: 新经济100人
效果是唯一标准
本文来源于新经济100人,原文标题《升学压力大,优质师资有限,这家公司凭什么让学校提高升学率?

 

  撰稿  |  李   辰

  编辑  |  李君宇

 

 

1

-老办法,新方式-

 

泰伯庙,位于江苏省无锡市梅村镇伯渎河畔,为纪念周太王长子、吴国之君泰伯而建。与泰伯庙相隔数百米,就是梅村高级中学的砖红色钟楼。

 

这是一所创办于1913年的国家示范性中学,钱穆曾在此任教。然而从2003年开始,受无锡市区域调整影响,学校生源发生变化,升学率显著降低,校领导和老师们对学校未来的发展忧心忡忡。

 

此时,刚刚大学毕业的王玉家,成为了梅村高级中学的信息技术老师。他一边积累教学经验,一边参与学校组织的科研创新课题,希望把信息技术与学科融合,提升教学质量,让升学率「触底回升」。

 

王玉家观察到每次考完试一些先进班级的资深教师会画正字统计每一道题的得分率。他们根据得分率与知识点的配对,分析班级的薄弱知识点,在课堂中着重讲解,有针对性地巩固、提高班级整体成绩。

 

当时是2008年,统计工具只有纸笔和Excel。但是,这样的做法不光费时费力,手工统计的准确率也难以保证。那么能不能用机器代替人工来做统计呢?带着这个问题,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王玉家开始构思并制作一套考试信息采集和统计系统。

 

这一做就是四年。到2012年,这套系统利用图像识别、位置识别的方法,基本实现了试卷扫描和主、客观题分值的自动采集。王玉家把系统安装在学校服务器上,开始在自己的信息技术课以及部分课题组成员教师的班级里试运行。然而,要做到大规模、常态化的使用,这套系统还有许多技术难关需要攻克。

 

2013年,梅村高级中学百年校庆。李可佳回到母校参加庆典,此时他已经是一家千万级营收的数字新媒体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手下有70多个程序员。他在当年历史老师兼班主任的引荐下认识了王玉家。

 

深入交谈后,两人一拍即合。

 

成长于教师家庭的李可佳非常赞同王玉家的想法,认为教育信息化不光可以帮助老师减负增效,还能实现精准教学。王玉家也感受到这位年轻校友身上的勤奋好学,同时他还拥有创业经验和技术资源。

 

同年10月,极课大数据成立,李可佳担任CEO。

 

▲ 极课大数据创始人、CEO 李可佳

 

 

2

-贴近前线,快速响应-

 

从试用阶段到成熟产品,从一个班级到多所学校,为了实现标准化、规模化,极课大数据的产品从一开始就制定了两条重要的原则:一、不改变老师的原有习惯;二、整套系统要高效易用。

 

背后的逻辑很简单: 精准教学的依据是对大数据进行科学分析,而大数据则来源于高频次、常态化的数据采集。这一切的首要条件,就是让老师把产品用起来,并且还没有使用负担。

 

李可佳告诉新经济100人,在极课大数据之前,已经有许多产品进行过教学信息化的尝试,如电子书包、掌上课堂等。 这些产品需要老师和学生频繁操作定制软件或平板电脑,对教学场景和行为的改变太大,导致老师拒绝使用,产品逐渐被边缘化。

 

极课大数据产品负责人张旻辉对此深有感触:「要检查身体,第一步是验血,还必须做到无痛」。

 

谈到如何把试卷采集做到「无痛」,张旻辉皱了皱眉:「坑实在太多了」。

 

当时,极课大数据产品的设计目标是:

○  辅助老师制作并打印试卷。

○  学生作答完毕后,老师直接在试卷上手写批改同时标记得分。

○  通过高速阅卷仪扫描试卷,让系统自动出具学情报告,报告能统计出每道题、每个选项的正确率。

○  通过分析题目涉及的知识点,对每个知识点的掌握情况进行评估并做出讲评建议。

○  逐渐覆盖课堂练习、每日作业、周练等场景,实现高频次、常态化的数据采集和学情诊断。

 

▲ 高速阅卷仪

 

在第一步制作试卷上,极课就面临两难选择。

 

极课早期的试卷制作工具,是基于网页模板,界面类似于电子邮箱。这么做的好处是简单明了,老师可以像写邮件一样输入文字,可一旦碰到包含图片的数学几何题、物理分析题,就需要先将图片存为附件,再上传到网页上。

 

张旻辉认为,长期以来老师们已经习惯了用Word文档制作试卷,那么极课就应该支持将内容原封不动地从Word文档里复制过来。他坚信,除了复制粘贴以外的任何操作,对于老师来说都是「有痛」的。

 

于是,早期的设定被推翻。虽然微软的Office体系非常复杂,开发起来费时费力,但为了最大限度地让老师「无痛」,极课团队还是基于Word开发新的试卷制作工具。

 

接下来,在试卷扫描的过程中也出现了意想不到的问题。

 

由于学校印制试卷的纸张质量不高,加上江南地区空气潮湿,试卷写上墨迹之后堆在一起,很容易发生粘连。阅卷仪卡纸、漏扫的情况时有发生。更糟糕的是,一旦一张试卷出现问题,整次扫描就需要重做,十分不便。

 

为了解决问题,张旻辉带着产品团队一方面升级阅卷仪,提高其纸张兼容能力,另一方面给每台阅卷仪配备了一台吹风机,使试卷在进入阅卷仪之前充分干燥并分离。最大限度地减少粘连情况的发生。

 

除此之外,误识别更是长期困扰团队的难题。

 

极课早期采用的是基于定位点的模式识别,即告诉系统这样是黑色,那样是白色,然后让机器去定位并读取试卷上的填涂区域。一旦因为纸张和印刷原因出现试卷正反面透印、定位点歪斜,或者修改选项后填涂模糊、单选题出现多个选项填涂的情况,系统就无法准确判断位置和分数了。因此在早期,系统误识别率一直居高不下。

 

通过思考和摸索,极课开始利用算法去排除哪处是透印,判断哪个定位点出现了歪斜,并且根据歪斜的方向和程度去调整识别范围。同时,算法还解决了模糊填涂的识别问题。当单选题出现多个选项填涂时,算法会根据笔迹深浅、填涂的饱满程度,判断哪一个是修改后的答案并完成计分,从而提高了识别的准确性。

 

除了解决老师在使用过程中碰到的问题以外,极课产品的另一重要用户——学生,同样需要被关注。

 

每次考完试,系统根据考试结果生成学情报告,并且自动推送给每个学生和家长,告知班级平均分数、学生个人的成绩以及所处位置的变化情况。

 

这是一个争议很大的功能。一方面,老师和家长希望同步学生在学校的表现情况并给予适当的指导,另一方面,直接通报排名的做法,让部分学生产生了巨大的心理压力:「人还没到家,我爸就已经拿着笤帚准备揍我了。」

 

▲ 学情报告截图

 

针对这样的反馈,极课大数据CTO郭晨阳决定对学情报告推送进行优化:

 

首先,提示用语更加人性化,让阅读者更容易接受。

 

其次,建立了学情评价模型,不再以成绩作为评判学生进退步的唯一标准,而是综合考虑多项指标,例如课堂练习的配合程度,完成作业的积极程度等。

 

「我们需要把问题转化成工程师都听得懂的语言,这其中需要一个部门扮演翻译的角色」,极课大数据CMO赵晖告诉新经济100人,极课大数据教育智能研究院在帮助解决老师困难的同时,也能把问题反馈到产品设计中。

 

解决这些问题需要极课大数据深入一线、高度重视用户反馈并且及时响应。「贴地飞行」是极课大数据团队成员在采访中多次提到的一个词。李可佳也向新经济100人表示,诞生于学校、扎根于学校,是极课大数据的核心竞争力。

 

教育信息化产品要实现精准、可靠,需要大量的真实数据来训练和迭代。反过来说,如果产品不精准、不可靠,就不会有学校敢使用。所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这就成了一个死循环,很多公司栽在这里。

 

极课大数据无疑是幸运的。

 

梅村高级中学及其联合的几所学校,在极课最初的产品开发过程中,提供了巨大的帮助,让极课在开头的几个月中迅速完成了原始数据的积累和功能的迭代,初步实现了常态化使用,并在2014年6月顺利获得了天使投资。同时,使用极课产品的学校也慢慢看到了成绩提升的效果。

 

融资到位,产品也逐渐成熟,李可佳认为可以开始推广了。

 

 

3

-效果就是一切-

 

极课大数据COO刘俊彬来自广东惠州,说话语速快,寸头显得十分干练。他曾先后在阿里巴巴和美团做推广营销,见证过中供铁军的传奇,亲历了千团大战的惨烈。如今,他在极课负责业务拓展与客户的运营维护。

 

刘俊彬说,极课大数据的推广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完全是靠口口相传。

 

首先,梅村高级中学每年都会举办公开课活动,邀请兄弟学校和周边学校前来听课交流。

 

其次,作为课题项目负责学校,会定期召开教学会议和讲座。最后,老师的同学、朋友也都是老师。慢慢地,越来越多的学校开始知道极课大数据。

 

不过,对于信息化教学系统的采购,学校会比较谨慎,大部分只是观望。

 

极课团队首先会到学校宣讲,让学校充分了解极课大数据,然后邀请学校领导和资深教师到标杆学校实地考察。学校决定试用极课后,公司会派出专人负责系统的交付、使用和答疑。

 

极课大数据新进入一个学校,并不是所有老师都愿意使用。极课团队先去教那些愿意使用的老师,用这批种子老师去影响其他的人。碰到想使用却不会用的学校,团队会全程跟踪,分不同学科和阶段,手把手指导操作。

 

同时,他还会推荐由极课研究院自创的教学方式,如1314教学法,即一门学科,三个对比班级(分别频繁使用、少量使用和不使用极课产品),一套对比报告和每个月四次测试。这样一个学期下来,可以获得20套左右的对比数据,产品有没有效果就很明显了。

 

对于学校来说,最明显的效果就是升学率的提高。2016年高考中,梅村高级中学以当地第八名的生源,获得了第二名的升学率,「一个学校产生效果,可以带来60多个新客户」李可佳说。

 

2011年沈志斌出任梅村高级中学副校长时每年只有一两个友好学校来交流。升学率上升之后几乎每星期都有两所学校来取经。

 

辅仁高中在2016年引进极课大数据,最初效果不太好,直到沈志斌调任副校长之后,情况才得以改善。他说,新事物需要有一个接受过程,教育部门的培训占用了老师很多业余时间,但企业项目没有强制性,老师接受培训的意愿就不强烈。

 

原来学校只有粉笔字比赛等传统教师培训项目沈志斌将其替换成用极课大数据编制作业、试卷采集一个班的数据以及用数据支撑上一堂课这样的项目。

 

他看到35岁以下的青年教师,一开始是心里抵触,后来是迫于无奈尝试,最后是尝到甜头形成依赖。

 

第一年,辅仁高中采集了900多份试卷,第二年采集了1800多份试卷,「教学质量也明显提升。」老师最常用的数据报表是综合报表。数据会告诉老师,一道考题50人的班级有20人做错,其中有15个人犯的错误是一样的,这就是一个典型性错误。老师可以实现精准评讲试卷。

 

沈志斌是江苏省第一批教授级教师,他觉得现在的学校教育——

 

第一,被教辅资料绑架了,老师都买现成的题目,很少有学校有比较完整的校本资源;

 

第二,被各种补课绑架了,学生该痛痛快快玩的时候,没有时间玩;

 

第三,被教学科技产品绑架了,有些产品通过行政指令下达到学校,实际上没有效果。

 

「你可以对比一下,极课大数据是从基层学校冒出来的。」沈志斌对新经济100人说。

 

「没有效果就是谋财害命」,刘俊强调。为了满足越来越多的学校,刘俊的团队正以每月15到20人的速度扩张。同时,开始有渠道商慕名而来,希望做极课大数据的区域代理。

 

对于渠道商的开发与管理,极课大数据销售负责人张文杰提到了两个标准。首先,要在教育信息化行业里有经验,有基础,必须具备在当地成功举办教研活动的能力。其次,务实靠谱,需看重与学校长期、稳定的关系,切忌为了短期利润轻视服务、过度营销。

 

极课大数据很重视对用户的反馈。除了客服线上答疑、运营团队线下辅导以外,极课还制定了合伙人巡视制度。制度要求合伙人、总裁级别的领导,每个月必须去到学校里,听取一线老师和员工的反馈。

 

另外,渠道商还要持续接受运营团队的培训和评分。如果评分下降,将会面临降级甚至解约的惩罚。有员工因为在学校内吸烟、说脏话而导致公司被降级的情况。运营团队认为,做教育是件严肃的事,对校园、老师、学生要有敬畏心,所以会严格要求到细节。

 

 

4

-试水个性化教学-

 

生长于无锡的极课大数据目前已经触及全国30多个省市,进驻3200余所学校,并在2018年9月宣布获得好未来的C轮战略投资。

 

极课大数据引进之后,沈志斌在做校本题库上更加轻松,并开始尝试个性化暑假作业。2017年暑假,辅仁高中700多个高二学生迎来了独属于自己的数学作业,厚薄不一样,题目不一样,「抄也抄不来」。

 

不过,这也在试验阶段。难点在于编制作业前需要将习题与知识点进行匹配,有些老师省略了这一步骤。「不能统计知识点,就没办法进行个性化推送。」沈志斌说。这也没法强制老师来做。极课大数据在研发机器人自动给试题打知识点标签,如果不能提高正确率,没法进入实用阶段。

 

王玉家的老家在苏北农村,他一直都记得自己考上大学那一年,村里大放电影,邻里乡亲们争先恐后地把这个消息告诉自己的孩子,嘱咐他们要好好学习,不上大学没出路。他希望极课大数据能成为推动教育变革的一把刀,「如果能多让一个孩子考上名牌大学,就有可能精准扶贫一个家庭、一个家族、一个村子,甚至是一个乡镇。」

 

江苏自古就是教育之乡,自唐代到清朝末期1300多年的科举历史中,有多达60位科举状元来自江苏,数量位列全国第一。

 

近代,在江苏又诞生了一批以张謇、马相伯为代表的教育家。

 

革开放之后,来自江阴的俞敏洪创立新东方,首次让中国学生集体走出了国门。新世纪伊始,来自镇江的张邦鑫带着好未来,在中小学课外培训领域大展拳脚。

 

如今的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时代,同样来自江苏的李可佳是否能用极课大数据,真正实现孔夫子两千年前提出的有教无类,因材施教?

 

 

延伸阅读

 

教育资源不均,优秀教师稀缺,他通过技术如何解决这一痛点?


 

『留言互动

新技术应用的出现,你愿意第一时间尝试还是先观望?

欢迎留言区分享~~

 


点击阅读原文,申请创业报道!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