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开始流行喝“假奶”和吃“假肉”了

来源: 腾讯科技
2018-11-15 19:00
硅虽谷的资金正在流向“未来食物”,他们用科技来制造食物的味道。

本文来源于腾讯科技,原文标题《硅谷开始流行喝“假奶”和吃“假肉”了|硅秘

点击上方“腾讯科技”,“星标或置顶公众号”

关键时刻,第一时间送达

 

来源 / 硅兔赛跑(ID:sv_race)

作者 /  硅兔赛跑王子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客户端,关注科技页卡,查看更多科技热点新闻

 

摘要:

 

  1. 硅谷的资金正在流向“未来食物”,他们用科技来制造食物的味道。

     

  2. 未来食物的走向之一便是用植物合成牛肉、鸡肉、海鲜等等素肉产品。

     

  3. 植物蛋白类食物产品的火热,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人们环保意识加强,二是生物科技的成熟加速植物蛋白类产品的商业化进程。

 

最近,由陈晓卿导演的《风味人间》热播,开始了“一场穿越四季、跨越山海、采集风味“的旅行。如果说导演们采集的风味是人类为了因循自然,并加以生活智慧创造的美味。那么在硅谷,也有一群人在采集风味,但他们采集的是“违抗自然”,用科技制造的食物味道。

 

 

“滋~ 滋~ 滋~” 肉粒一颗颗爆开,肉的颜色由浅转深,几秒钟后,一股牛肉的焦香味在空中逸散开。但是,这块形似、味道也像的“牛肉”,其实只是植物蛋白合成的假牛肉—Beyond Meat。

 

同样的“假肉饼”也出现在汉堡店Umami Burger。2017年,Umami与Impossible Foods达成合作,引入了Impossible素肉汉堡之后,Umami客流量增长了38%,销售额增长18%。如今,Impossible Burger已经进入2000多家汉堡店。

 

 

还有Whole Foods,从2016年开始,Whole Foods的消费者便能买到不含一丝动物蛋白的纯植物牛奶 – “Ripple”。仔细阅读成分表,你会发现Ripple中只有豌豆蛋白、葵花籽油、海藻油、维生素、矿物质…这为许多奉行素食主义或者乳糖不耐的消费者提供了选择。上架一年多,Ripple销量上涨了300%。

 

 

另外,在Whole Foods冰柜里,有一瓶名为“Just Egg”的饮料值得注意:倒进平底煎锅,10分钟后,淡黄色的液体凝固成了鸡蛋碎,活脱脱的“大变鸡蛋”现场。2017年,Just Egg估值达到10亿美金。

 

研究植物素肉蔚然成风 食品巨头积极布局

 

食品科技行业的市场规模是千亿级别的,据统计,2020年将达2500亿美元。近几年,硅谷掀起了一股食品科技创业、投资浪潮,这些资金的流向之一便是未来食物。那么,资本眼中的未来食物长啥样呢?消费者买不买单?面对新食物品种的入侵,传统食品公司打算如何应对?

 

未来食物的走向之一便是用植物合成牛肉、鸡肉、海鲜…等等素肉产品。这股风波从科技初创企业开始,逐渐撼动上层的食品巨头,他们应对这场危机的方法很简单,大笔投资,在未来食物竞争中抢占先机。目前,整个市场“欣欣向荣”,创投公司纷纷兴起,巨头公司也加入这盘生产素肉行业的大蛋糕中。

 

 

1.初创企业获得资本青睐

 

 

从初创企业公司来看,有这么几家典型代表:

 

Beyond Meat 成立于2009年,至今一共拿到7200万美金投资,在背后长长的投资人名录上,有比尔o盖茨、小李子、Twitter联合创始人等等;

 

Impossible Foods,知名度更高,2011年成立,至今已获得谷歌战投、Khosla Ventures、李嘉诚、比尔o盖茨等近4亿美元的投资;

 

Seattle Food Tech,专门研究如何用植物原料合成速冻炸鸡块,要做到外观、口感、甚至炸鸡块在烤箱中发生的微妙变化全部与真鸡块一模一样,天衣无缝,今年刚参加完YC的夏季孵化营。

 

Memphis Meats在实验室合成的第一块鸡肉

 

2.食品巨头公司展开行动

 

另一边,食品巨头公司没有一味排斥植物素肉这股新兴势力,也加入了这股热潮中。

 

 

作为哈根达斯、湾仔码头、妙脆角、果然多、Yoplait酸奶等一系列食品品牌的母公司,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在投资未来食物科技公司的路上走得很快,它投资了Beyond Meat, 植物酸奶Kite Hill,还投资了许多销售纯天然、有机植物食品的电商公司,比如今年最新投资的Urban Remedy,就是一家制作并配送有机素食的公司。

 

Cargill,作为世界四大粮商之一,年收入1000多亿美元,投资了Memphis Meats,豌豆蛋白生产商PURIS,用甲烷合成蛋白的Calysta。Memphis Meats这家公司在实验室中合成动物细胞生产肉制品。2017年,Memphis Meats成功在实验室中合成鸡肉和鸭肉,然而每磅的生产成本高达9000美金,估计到2021年,我们才能吃到产自实验室的猪牛羊、鸡鸭鱼了…

 

泰森食品(Tyson Foods),虽然自家是全球最大的鸡肉、牛肉、猪肉供应商和生产商,面对来“抢”生意的这些植物素肉生产公司,第一反应还是投资!不是英雄气短,还是怕哪天动物肉制品没了市场,公司只能走上穷途末路。泰森投了Beyond Meat,也投了Memphis Meats。

 

雀巢收购了生产植物素火腿、素培根的Sweet Earth Foods,加拿大最大的猪肉、鸡肉等肉类供应商Maple Leaf买下Lightlife,它制造植物素鸡肉和热狗。另外,雀巢对制造素肉和植物蛋白奶酪的公司Field Roast的收购也正在进行当中。除此之外,联合利华也拿出基金支持大学研究,重塑牛肉的组织结构,沃尔玛也要求供应商提供更多无动物蛋白的产品。

 

 

从初创公司到食品巨头的布局,这些迹象表明食用肉行业正在发生变化,植物素肉替代品的出现正是行业发展的新机会。

 

吃肉获取蛋白质,其实与肉本身无关

 

Impossible Foods的CEO Pat Brown曾说:“我们今天吃的肉制品,还是用史前时代的方法生产出来的,动物吃下草料,长大后被人类吃掉。但事实上,对人类来说吃肉这件事与肉本身无关。“

 

如果抛开人类对美食的追求看,吃肉的主要目的是获取蛋白质。植物素肉,是人们用植物蛋白合成动物蛋白的产物之一。除了肉制品,其他一切与动物相关的食物都可以拿来试试,比如牛奶和鸡蛋。原料也不局限于植物,昆虫也可以列入考虑范畴,对此各大公司都在积极进行各种尝试。

 

 

创业公司便早已考虑到了这一点。Ripple Foods 仅仅成立4年,拿到了超过1亿美金的风险投资,除了植物牛奶,植物酸奶是近期的开发重心。再比如Clara Foods 公司研究生物合成鸡蛋白,让我们以后吃的鸡蛋白不是从鸡蛋而来,该公司在2015年从生命科学加速器IndieBio走出之后,拿到转投未来食物的基金Blue Horizon的投资,人造蛋白将于2019年上市。

 

这样的公司还有很多,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整理,目前动物蛋白替代品的生产原料主要是植物蛋白(豆类、海藻、蘑菇等)和昆虫蛋白,实际产物主要分为奶制品、肉类、海鲜、鸡蛋及动物凝胶。

 

 

还有一类是以Soylent(总融资7000多万美金)和Ample为代表的代餐,它们研究让人类在不吃正餐的情况下通过喝一瓶“奶昔“获得相同能量。这也是替代动物蛋白的一种形式。

 

带来的争议:植物奶是不是“奶”?

植物肉能不能称为“肉”?

 

植物替代蛋白与奶制品的结合成熟速度很快,但是一快,问题也多了。一年内,植物奶的销量增长了9%,销售额上涨至16亿美元,同期,动物奶的销量下滑6%。在纽约甚至出现了人们买不到植物奶的短缺现象。

 

但是,植物奶的流行引发了传统奶制品行业人士的担忧,并且,传统奶制品行业与植物牛奶制造商开始争论植物奶到底能不能称为“奶”的问题。FDA 委员 Scott Gottlieb的一句“一颗杏仁,它不会分泌乳汁”的言论让争议升级。美国国家奶类生产商联盟副主席Chris Galen认为:喝坚果或种子或谷物制成的饮品不会让人们获得牛奶的营养。

 

图片来源:Reddit,图片释义:“植物奶”的坚定支持者认为,DAIRY PRIDE Act法案禁止“植物奶”生产商使用“牛奶”字眼是不合理的

 

反对酸奶、牛奶和芝士替代品,促进乳制品日常摄入的DAIRY PRIDE Act法案也增加了植物奶发展的不确定性。除了要求植物奶更换名称,去掉“奶“等字样,还要求植物奶与动物奶分区销售。

 

与此同时,植物素肉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植物素肉到底可不可以称为“肉“?

 

“不准将不是以家禽家畜为原料的制品称为‘Meat’”,在密苏里州,这样的法案决议引发了不满,当地四家企业联名上诉,要求停止这样的方案,他们认为这种不公平的法案出于对传统食用肉行业的保护主义。

 

因为植物素肉制造商最不想误导消费者,让他们以为自己卖的是动物肉。植物合成肉是产品的最大卖点。短时间内,争议很难平息,随着替代蛋白越来越受欢迎,难以避免的会触动传统行业的利益。

 

导致植物蛋白类产品火爆的两大因素

 

回过头来看,植物蛋白类产品在这个时点爆发,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人们环保意识加强,对健康素食有更高的需求,二是生物科技的成熟加速植物蛋白类产品的商业化进程。

 

 

比如Impossible Foods虽然生产的是素食,但与我们想象不同的是他们成立初衷并不是为满足素食人群吃肉的需求,他们的目标客户还是肉食人群,希望唤起人们的环境保护意识,选择素食减轻畜牧业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和抗生素的过量。

 

预计2050年,全球人口数量将增长至90亿,中产阶级群体壮大,对蛋白质的需求和消耗量增加,将会加重环境负担。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现状,很多人希望减轻畜牧业对环境的不利影响。

 

 

肉类和奶制品为人类提供了18%的卡路里和37%的蛋白质,但畜牧业占据了83%的耕种土地并排放了60%的温室气体。据统计,如果全球停止消费肉类和奶制品,可以节省75%的耕种土地面积,省下的面积是美国加上中国、欧盟、澳大利亚那么多。

 

 

牛津大学教授Joseph Poore表示“食素可能是每个人减轻自己对地球环境造成影响的最好方式,不仅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还可以减轻酸化、富营养化和土壤、水资源利用。这比减少飞行次数和买电动车还管用。”

 

秉着保护环境、可持续发展的想法,消费者对植物素肉的接受程度提高,甚至会主动寻找更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替代食品。抗衰老以及合成生物学技术的发展,反过来促进了植物蛋白替代动物蛋白的进程。

 

今年7月份,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宣布撤销肉类菜品,并且不会报销员工点肉菜的餐费,我们暂且不讨论将公司的价值观强加到员工身上是否合理,WeWork此举的动因有两点:保护环境、保护动物福利。谷歌创始人拉里o佩奇创立Calico研究长寿基因,Jeff Bezos、Peter Thiel、Tim Draper也在积极投资延缓衰老的药物或技术。基因剪刀CRISPR的广泛应用,反映人们对基因理解的深入,这些都会促进未来食物的发展。

 

 

中国开始加入“制造团队”

 

不仅在硅谷,中国与未来食物的故事也在发生。

 

2017年9月,中国政府与以色列签订贸易协议,从以色列三大实验室造肉公司SuperMeat,Future Meat 和 Meat the Future 公司进口实验室肉制品。

 

 

香港的Right Treat’s Omnipork公司推出了植物素猪肉产品,虽然有许多公司在研究植物素鸡肉、牛肉、鸭肉以及海鲜,但研究素猪肉科技的公司暂时缺位。对于猪肉消耗量是牛肉7倍的中国来说,合成科技猪肉技术更贴近民生。

 

如果有一天,你早餐吃合成鸡蛋,中午吃植物三文鱼,晚上是一碗植物猪肉做馅子的馄饨,睡前加一杯合成牛奶,你会怀念今天的食物风味吗?

 

本文参考资料:Medium、Fast Company、TechCrunch

 


 

近期精选

 

双十一十年,中国电商进化史

 

贾跃亭宣布将拿出个人股权64%激励员工

 

乐视坑惨股东:王思聪讨债9000万不算多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