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扰乱欧洲的“黄马甲”——“下流”的中产

作者: 祁月
2018-12-18 21:29
法国爆发“黄马甲”运动的关键背景,是中产生活水平下降,所在阶层正向下坠落。“精英阶层不再需要中产阶层来掌握权力和增加财富。中产们在政治上被无视了。”

法国爆发的“黄马甲”运动已经持续整整六周了,势头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还蔓延到了比利时、荷兰和德国。

在欧洲多个城市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中,人们的抗议声一浪高过一浪。法国人不满意政府增加燃油税,但在马克龙政府迫于压力宣布取消增税之后,黄马甲运动却丝毫没有要停止的迹象,示威者们又开始抗议政府的教育改革,还要求减税、提高最低工资、扩大社会福利。

比利时人也在抗议不断上涨的油价导致生活成本增加,要求政府减少税负。荷兰的示威者议题也很相似,要求回到“所有人都过得很好”的时代。德国慕尼黑的“黄马甲们”则高声抗议当地的房租令他们不堪重负。

如今,整个欧洲大陆都笼罩在对经济下滑、税收增加的不满情绪当中。观察者网评论称,“黄马甲”似乎正在成为一个象征,明亮的黄色反映出这些国家积累已久的问题,以及民众与政治精英之间愈发严重的隔阂。

尽管欧洲的“黄马甲”抗议者们并不属于同一个国家,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抗议主题都集中在自身生活方面,这与以往欧洲人民常常抗议的是气候变暖、性别或种族歧视、财政紧缩、贸易协议等更为宏大的社会和政治议题明显不同。

更直接的评价来自美国财经作家Charles Hugh Smith。此人在博客网站Of Two Minds上发文并一针见血地指出:法国爆发“黄马甲”运动的关键背景,是阶层向下流动——这一次,是下滑的中产阶层:

当工资和养老金停滞不前时,税收和物价却在无情地上涨。这种结构性的不对称唯一的可能结果就是生活水平的下降。

至于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准出现的结构性下降,Charles Hugh Smith表示, 它是非常复杂的。中产阶级的其中一个确定性特征是,他们应该在很大程度上不会受到不安全性和不稳定性的影响,而不安全性和不稳定性通常情况下都是工人阶级的特征。

换句话说,这不应该发生在中产阶级身上,在一个以拥有慷慨的社会福利计划的国家尤其如此。一旦有意外降临或者家庭收入下降,国家应当介入,用补贴、失业保险、现金支持等方法来填补缺口,直到这种家庭恢复以往的生活水平。

然而,理论上的这一切都没有发生。Charles Hugh Smith给出了两个解释:

第一、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准下降得还不够突然,以至于并不符合触发国家福利计划的要求。“黄马甲”们的生活水准是逐渐下滑的,造成这种局面的主要是税收更高了,生活成本也增加了。

第二、社会福利计划并没有人们吹嘘的那样慷慨。在法国,收入较低的领取养老金的人被称作“没有牙齿的人”,因为法国的全民医疗健保计划并没有提供太多的有关牙齿保健的护理资金,因此,穷人们往往会出现牙齿不全,年老者甚至没有牙齿。

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为何会下降?之前有很多人列出了原因:廉价而供应充足的石油变少了;经济金融化了,这更有利于资本而非劳动者;通过劳动力、社会福利和环境污染来使得企业利润增加的全球化;通过按需支付发生的政治机器的腐败;财政和政治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并以牺牲多数人为代价。

Charles Hugh Smith对于这个问题的理解是:

精英阶层不再需要充满活力的中产阶层来掌握权力和增加财富。真正的资金来自全球化的资本流动、获取中央银行的信贷和债务的所有权。中产阶级的角色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沦为顺从的、被动的债务奴隶,只能用借钱来填补生活水平的缺口并偿还负债。

在他看来,根本性的问题在于:阶层往下流动的这部分人在政治上正变得越来越不受重视,被政治家们所忽视。关于这一点,Charles Hugh Smith还专门发表过一篇题为《政府20年前就停止倾听人民的呼声了》的文章讨论过:

抗议者们无疑已经意识到,他们在政治上被无视了。统治阶级,无论其有着怎样的意识形态,都不相信它需要那些在政治上看不见的人们的支持才能按照它认为的合适的方式继续去统治。统治阶级指望文化精英们通过把任何工人阶级的反对意见斥责为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民粹主义和其他词汇来明确地蓄意将异议推向政治的荒野之地,从而边缘化和镇压那些在政治上看不见的人。

他认为,由于政治机器服务于寡头政治,因此没有真正的必要去迎合中产阶级或工人阶级。被抛向政治无视的境地刺伤了中产阶级的骄傲,使他们感到自己就像是消耗品一样,而他们仍需要偿还房产抵押贷款、学生贷款和汽车贷款等等。

华尔街见闻此前也提及,全球最大对冲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创始人Ray Dalio不久前在解释民粹主义抬头的真正原因时表示:民粹主义是一种幻想破灭的资本主义,资本主义不再为大多数人服务。

Bridgewater创建的衡量全球冲突的指标(Populism Index民粹主义指数)目前正处于二战以来的最高点,“这意味着将出现更多的内部冲突、更多的两极冲突。”

根据Charles Hugh Smith提供的图表,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在普遍下降的同时,还伴随着劳动力在整个宏观经济中所占份额的普遍性下降:

对此,Charles Hugh Smith写下了这样一句评语:

资本吞噬收益,劳动者的份额就被继续侵蚀。这就是21世纪的故事。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VIP会员,即刻获取金融市场体系化服务。

26条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26条评论
草根的力量
2019-01-12 17:50
下流和中产,就是态度问题!不但没有钱,也没有了尊严,其实他们应该打以色列!
回复
举报
黄坚
2018-12-20 09:06
还是中国好 这样估计还免费给饭吃
回复
举报
手机用户1739
2018-12-19 16:02
资产阶级在国外赚人口红利,留下国内的工人喝西北风
回复
举报
Panthalassus
2018-12-19 14:17
又要减税又要增加福利,发福利的钱哪来?
回复
举报
Robingai vip-label
2018-12-19 11:45
义乌的黄马甲预定量还在增加。。。。。。。。。。。。。。。。。。。。。。
回复
举报
波波罗古
2018-12-19 10:31
别动不动就贴标签,你在中国试试“黄马甲”,回你2个数字,自己去想哪两个
danieljsun2018-12-19 02:20
我倒觉得是你过惯了逆来顺受的日子,从没想过抗争生活的不公,大概就是所谓的奴性吧!
回复
举报
1560001666065
2018-12-19 08:50
看完 发现自己身上有很多标签,哭了
回复
举报
HoliGodKidd
2018-12-19 08:05
全世界走过一圈就知道 其他国家大多数是又蠢又懒又不听话的🐷了
回复
举报
手机用户5959
2018-12-19 07:28
写得真不错!
回复
举报
FeynmanKac
2018-12-19 07:22
發這種會引發社會動亂的文章好嗎?
回复
举报
加载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