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档起步,趋势向好——佘建跃2019年原油价格万字前瞻

来源: 对冲研投
关注对冲研投,享受最专业投研服务

本文来源:对冲研投 (ID:hedgechina),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陪伴认真的你在交易之路上一同成长

文 | 佘建跃 一德期货总经理助理,对冲研投专栏作者,更多精彩投研内容请访问官方网站:bestanalyst.cn

首先感谢一德期货的各位客户和朋友。

今天从三个方面来回顾2018年和展望2019年国际油价:

第一,从2018年4季度的暴跌中看看油价出了什么问题;

第二,讲讲大家在低油价后容易忽视的石油地缘供需格局;

第三,从供需平衡表、需求、以及2019年三大影响要素对2019年的国际油价做框架性前瞻。

0

1

2018年油价的问题

从长周期的油价波动历史看,1998年到2008年,是大宗商品的黄金十年,油价在潮起潮落中底部明显抬升了,20美元桶之下的低价不存在了。2009年到2015年,美国页岩油登上历史舞台,修复后的高位油价2014年下半年开始又一次砸入低谷,油价也经历了一次七年之痒。2016年至今,再平衡道路上又遭遇挫折,2018年4季度把大家做多的信心全搞没了。纵观油价波动,显然,油价没有准确的波动周期时间宽度,潮起潮落之中,宏观和基本面的共振也没有准确的时点可以预测。我们说每次抄底都很难,但也不好轻言下一个顶部在哪里。

回到2018年的油价表现,前三季度涨势喜人,4季度画风巨变。我大致将4季度的下跌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小阴线趋势回落;

第二个阶段三根大阴线后企稳;

第三个阶段平安夜不平安,年底惨淡收官。

第一阶段,2018.10.3--2018.11.12

这个阶段基本面受到特朗普11月6日重启伊朗制裁利多没有兑现而触发多头获利离场。期间卡舒吉事件后沙特表示全力增产弥补伊朗产量下降。而实际上,沙特确实大幅增产了。

伊朗被重启制裁后,尽管后来也有豁免。但的确从11月份开始,伊朗的产量和出口量大幅度下降了。基本上就是回到奥巴马解除制裁前的水平。而沙特的增产,以及利比亚的产量超预期恢复,使得11月份的欧佩克总量仍然是增加的。因此,这个阶段就是一波利好透支后的常规性回落。回头看,有基本面的明确影响因素。

第二阶段,2018.11.13--2018.12.17

这个阶段油价继续暴跌,我认为始于13日高盛的同期报告,看跌期权卖方的对冲。在油价接连破掉整数关口后,Brent油价从70打到60。12月6日,不被看好的欧佩克+再度达成减产协议,协议方案80+40。

所谓的期权Put Gamma问题。就是华尔街在高位油价期间卖出了很多看跌期权,期权的行权价格当时比较低,即所谓虚值期权。随着油价的下跌,这些期权给卖方带来了很大的风险。期权就是商品价格保险,保险是一种权利和义务非对称的产品,头寸大了不好平仓。对冲的手段,就是在期货上做空来对冲。所以,我的个人看法,并不是商业性头寸增加空头,而表现出来的是,非商业性头寸的空头增加。我的理解,这不是主动的做空,而是基于风控管理的被动做空,所以盘面的表现就是逢整数关口破位后,更多的抛盘,出现了三根大阴线。

第三阶段,2018.12.18--2018年底

17-18日是美联储议息会议。18日美联储不顾特朗普的警告,按计划加了今年最后一次息。

这次加息,导致了美股破位暴跌。18日道琼斯工业指数跌破年内的支撑颈线,我个人的理解,就是诱发了恐慌的情绪,更多的资产对冲也加入其中,但是油价继续下跌。Brent从60下跌到50才止住。平安夜不平安。

但是,油价的最后一轮下跌,是不是供需基本面进一步恶化导致。显然不是,我们可以看看期货的月差表现。从10月到11月份,BRENT首行和第三行期货的月差看,是从正值变为负值。月差为正,是为近高远低,Backwardation,基本面意义就是供不应求。月差为负,是为近低远高,Contango,基本面意义就是供大于求。11月份受到沙特、俄罗斯以及美国页岩油的增产影响而过剩。可是从11月份到12月份,整个月差横盘波动,虽然是过剩,但显然基本面没有进一步恶化。从现实的角度看,现货货盘没有过剩。从预期的角度看,毕竟2019年1月1日起欧佩克才启动减产。做基本面的交易,显然不会轻易做空。因此,个人的观点,第三阶段,似乎是一次错杀!言外之意,1月初的反弹,无非就是一次错杀的修复。也没有什么基本面好说,基本面还是那个基本面。

0

2

全球石油供需格局

格局就离不开地缘,准确的说,我想提醒大家关注全球石油的地缘供需格局变化。

从一次能源的消费结构来看,石油和天然气、煤炭一起构成了最大的能源基础。三者的消费比例是85%。电力,是二次能源,是从一次能源里获得的。所以,电动车的问题不需要纳入短期的交易考虑中。

石油是化石能源的龙头。能源又是经济的基础成本。所以,油价和通胀息息相关。通过美国10年期通胀保值债券的走势,(TIPS),和油价具有高度关联。和一个基金朋友交流,他说即便是核心通胀指标PCE,油价的影响程度也有50%。这个可以理解,因为,油价不仅仅体现在汽油,柴油等直接的燃料上,通过燃料成本,石化产品的延伸,会进一步传导到诸多的商品和服务中去。而且,石油价格和天然气煤炭也是大方向正关联的。

讲格局,就需要讲地缘。这个我在《原油阳谋论》的书上,大会小会上都讲。听了也就听了,不一定入心入脑。今天还得讲。借助于BP公司的能源统计年鉴,他对石油的全球市场做了六大分区的划分。首先,市场分东西,苏伊士运河以东和苏伊士运河以西两个市场。其次,个人对BP的分区又做了归纳。其中东区市场,包括了亚太、中东和非洲。西区市场包括欧洲、南北美洲。欧洲这个分区包括西欧和前独联体的俄罗斯等国。

做好分区后。我们看看石油在化石能源里具有什么宏观特殊性。第一个,就是资源储量高度集中。过去20年里,全球石油资源储量还是集中在中东地区。虽然有委内瑞拉沥青的储量重估,美国页岩油,加拿大油砂资源的新估计,但是,中东作为全球的石油资源聚集地没有改变。坐拥丰富石油资源的中东,也注定就是个永无宁日的地缘焦点地区。

其次,石油相对于天然气和煤炭更为稀缺。通过储采比数据,按照已经探明的石油产量和当下的年开采量数据,石油的静态可使用年限最低。从平均储采比看,石油和天然气差不多,而煤炭明显高于石油。从石油天然气的有机成因来看,未来,深层资源里,天然气的量会更多。所以,综合来看,石油的稀缺性还是确定的。

第三个特殊性,也是相对于天然气和煤炭而言。从分地区的供需来看,三大化石能源的总供给和总需求之间是很好的匹配关系,也就是所谓的紧平衡特点。这个在大宗商品里也是普遍的现象。看天然气的分地区供应和需求,两个图是可以重合的;煤炭也是左右即供需在每个分地区里是重合。即天然气和煤炭在每个地缘的分区里是供需平衡的。而石油的左右图是明显不重合的。有的地区失衡的很严重。

把石油的分区供需平衡图单独拿出来看,有两个特点。

第一,北美地区的供给从2011年后增加很快。整个西区的需求基本没有什么增加。这样,基本上,西区市场里供需总量是平衡的;

第二,明显的失衡。亚太产量一直低位徘徊,没有明显增加,但是需求却持续增长。供需严重失衡。中东还是最大的油库!产量大,需求小,是全球石油的主要输出地区。

第一个格局变化,就是美国的供给增长。这来自于美国的页岩油增产。从2009年油价从低位开始反弹开始。页岩油开始增产。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了750万桶日。这里统计的致密油,如果不严谨的区分的话,就是所谓的页岩油产量了。

在页岩油产量的助推下,12月28日的美国周报数据显示,美国国内石油总产量达到1170万桶日,另外美国还进口原油740万桶日,出口224万桶日。原油净进口仅仅为510万桶日。要注意,这里头从加拿大进口了300多万桶日的量。因此,从海上进口的原油实际的占比就很小了。除此之外,我们还要注意,美国的轻烃产量也很大,就是NGL的产量达到460万桶日。成品油方面的净出口是380万桶日。因此当周的实际净进口才510-380=130万桶日的水平。占全部石油产品总量的比例才6%。所以,我们说,北美已经是石油独立了。

总结一下石油地缘供需格局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美国实现石油独立;

第二,亚太地区的石油安全问题日益严重;

第三,中东产油国对石油的依赖没有改变。这种一个战略商品的地缘格局改变,也改变了全球地缘政治格局。

回顾一下上世纪的海湾战争,美国和西方盟友是亲自带兵上阵,不是为了民主,就是为石油而战。可是,现在呢?满目疮痍的叙利亚战场,没有美国大兵的声影,也没有挑战者坦克。地缘战争从亲自上阵到代理人战争模式的转变,其根本原因就是石油地缘供需格局改变而导致的。因为,美国没有石油安全问题,欧洲也不太在意石油安全问题。亚太存在严重的石油安全问题。而你的问题就是我的谋略工具。所以,石油还是重要的地缘政治工具。千万不要被低油价所误导和迷惑。从一战以来,石油的重要性,过去是,现在是,可预见的未来还是。

0

3

2019年国际油价前瞻

主要谈谈供需平衡表,需求以及三大关注点。

第一,看一看最近的美国能源部做的供需平衡表。

EIA认为全球2019年的石油总需求是10150万桶日,总供给是10210万桶日。供大于求,平均过剩60万桶日。过剩率1%都不到。

第二,看看欧佩克的月报。

欧佩克预计2019年全球对欧佩克的石油需求是3144万桶日。而全年11月份的欧佩克产量高达3290万桶日。过剩比较严重。这样一份报告摆在各国石油部长的面前,我想,部长们想,增产就算了。还是应该理性一点,减产吧。

两个机构之外,我们看一下业内比较知名的第三方分析机构的预测。这是普氏的报告,之前是PIRA,后来被普氏收购的一家专业机构。他最近的预期是非欧佩克2019年产量增加223万桶日,美国仍然是大头141万桶日。欧佩克是减产的,特别是伊朗2019年在制裁下,要比2018年少93万桶日。需求上,比较乐观,要增长151万桶日。全年看,还是略微偏紧张的。

宏观的供需平衡表如果拿来做交易,估计十之八九是死得挺挺的。由于基本面三要素供应需求和库存的数据很不完整和完备,要想及时掌握供需平衡情况,我的建议是用跨区的价差基本面模型。通过三类价差去观察石油市场的跨区基本面。跨区价差,教科书上用跨市价差,影响一个地区的边际供给能力。裂解价差,一种教科书上说的跨品种价差,准确的定义是产品减去原油的价差,是需求强度的反映。库存是供需平衡的结果,供大于求下库存就增长,供不应求下库存就减少。库存的增加和减少在跨期价差下就可以反映出来。跨期价差就是现货和期货的价差,期货不同合约之间,用近月的合约减相对远月的合约价差。相关机理,大家可以看看《原油阳谋论》。

根据这个基本的原理。我们先通过4个基准原油的月差来看看全球供需平衡的态势。从月差的走势图看。2015年2016年里,月差负值,而且偏离零线比较大,是一种严重供大于求的基本面反映。2018年的供给侧欧佩克+的减产效果不错,但是4季度增产了,基本面从供不应求转向供大于求,但是,月差的偏离程度远远不及15/16年。因此,我们说,现在是过剩,但是过剩的程度不大。

需求方面:大家的顾虑比较多,因为宏观经济不好,可是怎么不好也说不清。我的感觉就是,打开手机微信,经济就不好!出差去机场高铁,人很多,经济又好了。高铁到站,看见很多没有封顶装修的毛坯房,坏了,经济又不好了。一到城市里吃饭,饭店人很多,经济又好了。我不是经济专家,我一方面很困惑。另一方面,我得按照我的逻辑和数据来分析石油的需求。

首先,我们看看石油都去哪里消费了。根据EXXON的能源展望报告,石油消费主要是两个方面。第一是交通运输,第二是石化工业。第一个是做燃料烧掉,第二个是生产三大合成材料,合成树脂、合成纤维、合成橡胶。发电?只有中东土豪骚得起。

作为主要的交通燃料,一种是汽油,一种是柴油。BP的统计年鉴中,不太严谨地简单看,轻质馏分就是汽油,中质馏分就是柴油。美国汽油多柴油少,而欧洲是柴油多汽油少。看中国,大概一比一。看印度,主要是柴油。所以,如果发展中国家继续增加石油消费,全球范围看,可能还得是柴油消费增加的快。

汽油和柴油的消费强度表现如何呢。按照价差基本面的模型。我们可以通过汽油和柴油的裂解价差来看。首先是汽油的裂解价差。我们用美国汽油期货价格减去美国WTI原油为一组数据,考虑到WTI因为物流瓶颈存在较大的物流贴水,我们也可以用美国汽油期货减去欧洲Brent原油期货来考察汽油的消费强度。第一,汽油消费有比较强的季节性。夏季好。因为夏天开空调,冬天不用。第二,从2015年开始,每年的裂解价差峰值都逐年减小。2018年的四季度更是惨不忍睹。汽油价格低到和原油差不多。简单套用逻辑,就是汽油需求不行。深层次的原因和页岩油有关系。页岩油以汽油组分为主。所以,需求可能是增长的,但是汽油供给增加的更多。

同样的,我们用美国取暖油,也就是柴油期货的价格减去原油的价格看看柴油的裂解价差波动。第一,季节性似乎不明显,但峰值都在年底年初,所以冬季需求相对旺盛。第二,2016年之后,柴油的裂解价差可完全不走汽油裂解价差的趋势是增强的。再套用逻辑,就是说柴油的需求是强的,柴油裂解价差2018年的上涨,甚至引发了欧洲法国的骚乱。法国人生气呀,政府鼓励大家用柴油,大家用柴油的成本居然比汽油贵了。是可忍孰不可忍,所以法国人民不高兴了。主要是看着美国人便宜的汽油而不高兴。

如果在裂解价差后面加上油价,我们看看汽油的裂解价差好像和油价没有关联性。或者是关联性很低。

再看柴油裂解价差和油价的波动。不用数据计算,用眼睛来判断,都看得出来,柴油好,才是正得好,柴油裂解价差和油价具有较强的关联性。思考一下背后的逻辑,因为柴油主要用于重卡、重型机械、船舶等地方,和经济的活动强度具有更为紧密的联系。因此,柴油在当前才是研究石油需求的关键所在。由于需求具有长板效应,因此,即便是汽油需求差而柴油需求好的情况下,我也会认为对石油的需求是增长的,而不是简单取平均。

不同地区的原油价格不同,不仅是品质差的问题,还有跨区价差自身的波动逻辑。虽然模型的逻辑上讲,跨区价差是地区的边际供给能力。但交易上很不好用。简而言之,跨区之间的套利,对油价的季节性长度周期的扰动是有的。目前,全球核心的四大地区,北美、欧洲、中东以及亚太。2018年3月26日上海原油期货上市后,全球的四大地区的基准原油关系是图所示意的结构。这个图,是说,上海原油期货最近的亲缘关系油钟是中东迪拜和阿曼原油,迪拜和阿曼原油是姐妹油钟。而Brent代表西区市场的时候,和迪拜阿曼之间的价差是东西跨区价差,代表欧洲的时候,和WTI原油之间的价差就是跨大西洋价差。

在两个地区供需基本上是自平衡的时候,跨区价差取决于两区的运费和品质差。对于Brent和WTI来说,因为WTI要从内陆运到海边,存在物流瓶颈的时候,波动幅度就会很大。

对于Brent和迪拜来说,因为海运,油轮又多,运费波动小,而品质差也相对窄幅波动,因此,价差波动就呈现更好的区间波动。在基准原油的价差波动之中,我们特别要注意,价差到了理论区间波动的上下限时,因为无风险的跨区套利机会开启,对供给的改变就很灵敏很快。

认识到基准原油之间的价差是跨区价差。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更好的理解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定位和表现,也可以增强我们对上海原油期货的交易参与和应用!

简单来看看上海原油期货的不俗表现。

第一,交易流动性。从主力合约的日交易量和持仓量来看,均快速增长。单边近30万手的交易量已经接近Brent原油期货的交易规模。存在就是合理,说明上海原油期货推出的很受欢迎。

第二,上海原油期货与国际油价的关联性初步建立。SC与Brent、迪拜、阿曼的比价从初期的1.0增加到1.05,保持较高的关联度。

由于上海原油期货是采取人民币计价结算,因此,比价的增加和汇率方向一致,也说明上海原油期货具有金融很强的金融属性。

第三,上海原油期货运行中,还有待进一步的完善。目前主力合约月份定位和换月上,还需要大家更多的努力。从主力合约和后续换月合约之间(相邻的两个主力合约)的价差波动可以看出,基差波动很大。整体上,上海原油期货在单边的价格表现上可以替代国际油价,在价格关系上也存在诸多套利机会。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和一德期货的能化团队的分析师进一步沟通。

最后,谈谈2019年油价的三个关注。

地缘政治包括供给侧势力博弈,页岩油成本底线支撑,以及国际海事组织的船舶燃料油新规范。

第一,重视地缘政治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石油就是政治工具。2019年,不仅要看特朗普的推特,还要注意特朗普的小手。按钮一按,导弹飞出去不是不可能。

在供给侧,随着美国、俄罗斯的产量突破1000万桶日。欧佩克对全球石油的供给虽然重要,但是三巨头时代已然来临。美国、沙特和俄罗斯的产量已经占据全球三分之一。表面看,沙特、俄罗斯是希望油价高的,可是美国绝对不是希望低油价的。之前的美国面临石油安全问题,之前是石油美元。现在美国石油独立,石油美元变成了美元石油。美元里自己就带着石油,就像澳洲的货币,和铁矿、煤炭的价格有关系。也是现在,我们发现美元指数不一定和石油价格负相关,一切都和美国的页岩油有着关联。

从欧佩克的角度来看,他的技术部门是越来越悲观。从10月的报告到12月份的估计,技术部门认为2019年的供需是越来越供大于求。但如前面指出的那样。这有理由相信,欧佩克+的最佳策略还是减产。而这里,大家对俄罗斯减产抱有怀疑,但是沙特12月份就开始率先行动减产了。最近,消息报道说,沙特的财政预算油价定在80美元/桶,这无疑是一种暗示。

从欧佩克的产量变化情况看。4季度基本面的恶化,显然是沙特增产导致的。沙特上半年产量还克制在1000万桶日的水平。11月份增加到1100万桶日水平。而同期的伊朗受到制裁后,产量也减了90万桶日。因此,沙特必须减产,这个没有什么好说的。其他欧佩克不减,沙特必须减。

前面的数据是第三方监测的,欧佩克自己内部的公布数据看,沙特的产量的确高。

2019年,我个人认为,断供的风险没有减少。委内瑞拉还是个大家要担心的问题。利比亚、伊拉克的增产也不要抱太乐观的看法。毕竟这里都是不安定的地方。

还有就是,产油国马力开足,全球石油的剩余产能并没有增加,目前仍然预计在150万桶日的水平。和越来越大的石油消费基数相比,剩余产能偏低的事实更需要我们警惕。

另外,市场上经常说,特朗普是真心在打压油价呀。你看他说的,似乎油价50都高!可是,我不这么看。2018年油价涨的很快,导致通胀压力上升,美联储加息的步伐很坚定,显然和特朗普要大搞经济建设不合拍。所以,特朗普是借油价说事,希望油价低了美联储能不加息。目前看,不需要特朗普说什么了,看着通胀变通缩,美联储自己应该需要调整加息节奏了。因此,我觉得不要被特朗普说迷惑,认为他真心希望油价低。

最近还有一件事,我的理解和其他人也有不同看法。就是中东地缘局势是趋向平静的。叙利亚战争似乎已经进入尾声。连美国都宣布从库尔德人地区撤军了。这点,让我想起,准备火并的黑帮双方,隔街而坐,但是警察再场,大家不敢打。一会,警察说,我回去了!后果可想而知!

第二,页岩油的成本支撑

2014年油价暴跌后,我开始收集和关注页岩油。简而言之,页岩油是一类和常规石油资源不同的非常规石油资源。常规石油是后期出现在储油地层的,并形成一种地质圈闭构造,量大,渗透性好,容易开发。而页岩油是生油层和储油层一体的面状资源。但是页岩油的地层更深,岩层致密,渗透性不好。所以,页岩油在开发上,一需要打水平井,增加井孔和页岩层的接触面积,二需要压裂,人为制造缝隙增加渗透通道,将地下深层的石油资源释放出来。

页岩油的特点,使得页岩油开发需要持续高强度的打井和压裂。这是美国的上游开发强度和产量增长的情况。钻机数量是开发强度的直接指标。从2011年开始,美国的钻机数量达到近2000台的规模,这个时候的页岩油产量平稳增长。2014年油价暴跌,上游开发活动迅速减少,钻机数量一度减少到400台之下。产量增长停止甚至出现衰减。2016年油价度过黑暗后,钻机数量恢复,2018年回到1000台规模。但是,要注意,目前钻机的效率比过去提供了一倍。因此,我们又看到了美国页岩油的重新繁荣。图里还有一条红线,是DUC井的数量增长。所谓DUC井就是钻好了井但是不压裂,这就构成了未来的储备产能。因此我们说,美国页岩油对国际市场具有很重要的影响力,是全球的边际产量!

从分地区的页岩油开发水平看,目前二叠纪盆地的产量和增量都是最大的,是美国最大的页岩油产地。在一个地区的快速增产,带来了新的物流瓶颈问题,就是二叠纪盆地近期的油能否运出去?

二叠纪盆地位于德州的西部,集输站在MIDLAND米德兰地区。美湾地区则是全美50%的炼油能力,库欣地区是重要的WTI原油期货的交割库和中转站。三点之间的距离相等。目前,米德兰直通美湾的管线能力已经满了,2019年是管线建设的高潮。但目前来看,二叠纪盆地的外输还需要绕道库欣然后再到美湾地区。这样就把物流成本提高了。因此,WTI相对Brent的贴水,主要就是体现在这个综合的物流成本上。如果两条线能力都不足,WTI对Brent的贴水还会增加,有可能打到从米德兰到美湾租用槽车运输的成本,报道看,大约在15美元/桶。但目前,还没有恶化到这个程度。

通过米德兰地区的原油现货贴水走势可以看,2018年3季度,二叠纪盆地的外输形势最糟糕,贴水一度达到-18美元/桶。目前反弹到5美元/桶。还是偏弱。

页岩油的增产,也促使美国加大了石油出口的强度。这对于国际原油市场的平衡来说,具有越来越大的影响力。对油价的短期影响力,要综合分析,不是出口多了,就利空。但对于制造油价的季节性波动,这可是很重要的核心要素。

美国原油的出口条件,远不如大家想的那么好。因为欧洲的需求饱和,结构性过剩的页岩油要出口,就要到远东地区去。从运输经济性的角度看,最好是用大型油轮,如VLCC/ULCC这种25万吨级以上的油轮。很遗憾的是,美国这种大码头很少。不过到2021年如果能按计划形成700万桶日的出口能力后,应该不会在码头上出现瓶颈。

另外一个要关注的新问题在于加拿大原油。加拿大油砂产量不断增加,可是管道建设滞后。后面当然有复杂的环保问题,也有政治的角力。特朗普上台伊始,就批准了KEYSTONE XL管线的建设,可是地方政府是民主党的话,就给否决了。向西边面向太平洋的TRANSMOUTAIN关系,也是一波三折,迟迟无法开工。油价暴跌跌价物流瓶颈,给加拿大油砂主产区带来了更大的灭顶之灾,产地油价一度仅仅只有10美元桶。从而导致加拿大阿尔伯特省政府要求油商减产8%。

再看看页岩油的成本几何?对页岩油的成本消息很多。我建议通过期货市场的远期价格曲线来参考。过去三年的油价波动,期货首行价格的波动从40-80之间上下翻飞,远端合约的价格收敛在50-60区间。这个价位区间可以作为页岩油成本的参考。

12月第一个周末的远期曲线显示,2025年的WTI期货合约价格在54美元/桶。而前端期货合约价格在43美元。显然,当前油价是不利于页岩油开发的持续进行。鉴于页岩油是全球的边际产量,我认为,页岩油成本支撑很重要。是价格的托底要素。

第三,IMO船舶燃料油新规范

一直以来,在陆地上,大家没有感受到船舶燃料油燃烧带来的严重污染。高盛报告指出,船舶燃料油占交通运输燃料的7%,却是产生了90%的二氧化硫排放污染。15条巨型轮船的硫化物和氮氧化物排放就相对于全球所有乘用车的排放总量。1条船一天的排放定上100万辆车。

有鉴于此,国际海事组织设定了新的减排措施和时间表。要求从2020年将使用船舶燃料油的硫含量从3.5%降低到0.5%以下,如果要使用高硫燃料油,船上必须装脱硫设备,净化尾气排放。

在船燃新规下,对高硫燃料油的使用替代有三条路。第一,船上加装脱硫设备。第二,炼厂提供低硫燃料油。注意船舶燃料油分两种基本类型,一种是馏分型,就是重柴油+蜡油;另一种是残渣型,就是炼油里的渣油,铺到地上的沥青就是从这里来的。第三,使用柴油。目前的高硫燃料油主要就是残渣型的组分。在炼油方面,把高硫燃料油脱硫去生产低硫燃料油面临问题。第一,渣油加氢脱硫装置不够,投资大,还有一个现实问题就是,目前的高硫燃料油性质很差,重金属和残碳很高,根本就不适合渣油加氢工艺。第二,走焦化装置。把渣油变成焦化的柴油和蜡油,然后再加氢出船舶燃料油或调和组分。因此,即便是第二条路径,也会需要很多柴油。所以,高盛报告里算了一下,说2020年柴油需求要增加150万桶日。

欧佩克的报告也多有船燃新规的报道。实现路径一样。大家目前的分析基本差不多。

因此,船燃新规,其实就是增加了额外的石油需求数量。2020年的事情,2019年下半年就更加清楚各方的应对情况了。因此,也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最后再次感谢一德期货的客户和朋友参会聆听。

- END -

更多大宗商品投研策略和逻辑论证,扫码下图了解详情

点击右下角“好看”,让更多好友看到你的专业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