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末A股 “黑天鹅”图鉴

来源: 棱镜
董事长被抓,股神变韭菜,卖画苦求生……新年交替之际,竟成了A股孕育“黑天鹅”的时节。

本文来源:棱镜 (ID:lengjing_qqfinance),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作者 |李超 编辑 |杨颢

1月10日晚,董事长被逮捕的万家乐(000533.SZ)发布业绩预告,公司2018年度净利润预计亏损8亿元—8.8亿元,原因为商誉及债权等不良资产计提减值损失约8亿元,其中对控股子公司浙江翰晟携创实业有限公司的投资及债权计提全额减值准备约7.94亿元。

早在去年10月,万家乐的地雷便开始引爆。先是子公司浙江翰晟因牵涉P2P平台浙江草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非法集资要案,被杭州市公安局余杭分局查封,董事长陈环也同时失联;随后,上市公司又因金融理财产品逾期未能支付本息,遭到15名投资者起诉;而半个月前,万家乐公告表示确认失联董事长陈环被警方逮捕,则将这出闹剧推向了高潮。

万家乐失足年关令人唏嘘,然而在爆雷的道路上,它却并不“孤单”。

在上市公司中有“股神”之称的上海莱士(002252.SZ),曾在主业之外投资证券屡创佳绩,然而今年却因炒股巨亏,自家股价也从去年12月7日开始连续10个交易日跌停,大股东深陷质押爆仓;

长园集团(600525.SH)在上月底回复交易所问询函时,自曝之前高溢价收购的子公司涉嫌业绩造假;

“传媒第一股”电广传媒(000917.SZ)更是令人啼笑皆非:在前三季度亏损1个多亿的情况下,年底突击将10年前购得的徐悲鸿画作《愚公移山》以2亿元出售给了湖南电视台,但该计划最终因舆论压力被迫取消。

重要人员失联、投资理财亏损、董事股东涉案……这一幕幕似曾相识。2017年年底,国民技术(300077.SZ)理财不慎、私募伙伴携款消失;ST保千(600074.SH)实控人违规用上市公司名义进行巨额借贷担保、股价连续29个交易日跌停;以及獐子岛(002069.SZ)扇贝再次意外死亡,这些一年前的资本肥皂剧余温尚存,万家乐们今年又添了新的桥段。

新年交替之际,竟成了A股孕育“黑天鹅”的时节。

三位关键人士的资本游戏

谈到万家乐,大家势必会想到那句“万家乐、乐万家”的广告语,其热水器的品牌知名度一度家喻户晓。

然而此万家乐却非彼“万家乐”。早在去年10月份上市公司万家乐爆雷初期,广东万家乐燃气具有限公司便在舆论狂轰下表示,其在2016年11月便已从上市体系剥离独立,上市公司仅保留了“万家乐”的企业商号和上市简称,除此之外双方毫无关联。

半个月前,上市公司牵扯进P2P的案件随着董事长确认被逮捕再次发酵,万家乐燃气具也再度“躺枪”。2018年12月28日,上市公司万家乐公告表示,公司收到万家乐燃气具《关于停止使用“万家乐”商标并敦促更改企业商号的函》,为避免外界对双方关系继续产生误解,决定更名为“广东顺钠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这也意味着上市公司的万家乐在被变相借壳两年后终于彻底现身原形。

上市公司万家乐不再是热水器万家乐,始于2016年3月,其原控股股东西藏汇顺投资有限公司以15.5亿元,将所持上市公司1.2亿股股份,转让给了擅于资本运作的“汇垠系”旗下公司广州蕙富博衍投资合伙企业,后者成为新任大股东;同年11月,上市公司又将全部燃气具资产作价7.5亿元出售给了万家乐创始人张明园及其子张逸诚。

上市公司通过股权交易更换大股东、半年多后再剥离原始业务,实际上可以理解为,“汇垠系”通过变相借壳方式将万家乐改造成了自己在A股的资本平台。

一系列动作完成后,浙江翰晟于2017年1月登场。上市公司万家乐公告通过收购和增资方式获得陈环为大股东的浙江翰晟60%股权。收购方案显示,浙江翰晟成立于2015年,从事大宗商品贸易和供应链管理服务,截至2016年11月末净资产和净利润分别为9535万元和3212万元。

就是这样一家成立不满2年、业绩平平的公司,在当时估值却达到了6亿元,而根据财报,浙江翰晟在2017年净利润4303万元,未能完成当年4600万元的业绩承诺,但这并不妨碍陈环通过该笔收购从上市公司直接套现了2.4亿元。

故事还远没有结束。

2017年监管对杠杆资金借壳收紧,当年年底,“汇垠系”先后退出两家同万家乐拥有相同控股路径的A股公司——汇源通信(000586.SZ)和融钰集团(002622.SZ),而万家乐的董事长和多位高管则集体辞职,同时推举陈环担任新董事长。

2018年1月陈环上任,同年4月,陈环又准备接盘广州蕙富博衍所持万家乐全部17.37%股份,取而代之成为大股东,但直至爆雷该笔交易尚未完成。

那么,陈环究竟是何方神圣?

早在两年前入主万家乐时,陈环的身份就一直被外界猜测,至今仍然充满迷雾。但可以肯定的是,围绕在万家乐周围的“汇垠系”、陈环和P2P平台浙江草根,一起编制起了一张复杂的关系网。

首先,“汇垠系”收购万家乐的杠杆资金部分来源于自然人孙剑铖,而孙剑铖与陈环以及浙江草根大股东金忠栲三人,曾被媒体挖出同在浙江拓远律师事务所任过职;其次,孙剑铖曾在草根系旗下公司担任过法人和总经理,陈环则是法律顾问;此外,腾讯《棱镜》根据企查查发现,浙江草根第二大股东为“汇垠系”旗下的广州汇垠沃丰投资合伙企业。

孙剑铖、陈环以及浙江草根大股东金忠栲三人关系图

根据1月3日晚万家乐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最新公告,目前该事件仍在法律程序当中,尚无进一步信息更新,围绕万家乐的这场资本迷局,在2019年必定还有续集。

从股神到巨亏20亿的韭菜

就在万家乐成为“大佬”们的玩偶的同时,上海莱士则在二级市场做起了“弄潮儿”。

1月8日晚,血液制品龙头公司上海莱士最新公告表示,控股股东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一致行动人宁波科瑞金鼎投资合伙企业所持有的2897万股上市公司股票,因未能履行补仓义务可能爆仓,并将导致被动减持。

实际上,2018年12月初至今,上海莱士前几大股东一直在质押爆仓和被动减持中度过,截至2018年12月27日,仅大股东科瑞天诚及其一致行动人就已经因质押爆仓,实际完成了3084万股的被动减持,占总股本比例0.62%,占其所持有股份的1.71%。与此同时,上海莱士也遭遇了连续10个跌停,股价从19元/股左右跌至目前7元/股左右。

Wind数据显示,上海莱士大股东科瑞天诚和一致行动人宁波科瑞,以及二股东莱士中国和三股东深圳莱士,总共持有上市公司接近70%股权,质押率接近100%,考虑到他们的质押比例以及上市公司股价,去年12月的爆仓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大股东爆仓背后,是上市公司传奇的“炒股”生涯。2018年三季报显示,上海莱士去年前三季度证券投资损益为-20.07亿元。在其仓位中,重仓股包括了万丰奥威(002085.SZ)和兴源环境(300266.SZ),2018年初持仓市值总共达到31亿元之多,但这两只股票因为重组失败和股东爆仓等原因,均在去年出现了连续一字跌停的情况。

尽管巨亏,但上海莱士并非“韭菜”出身,相反,其在A股众多投资证券的公司中堪称“股神”。

2015年大牛市,上海莱士董事会以提升闲置资金使用效率为由,通过了动用10亿元资金对证券市场进行风险投资的议案,开启炒股之路;2015年和2016年,上海莱士确认证券投资损益8.75亿元和8.29亿元,仅通过万丰奥威一只股票,就分别确认了8.5亿元和3.75亿元的证券投资损益,同时将投资最高额度提升到了40亿元;2017年,股市行情起伏不定,但上海莱士仍然凭借对于万丰奥威的买卖确认了1.43亿元证券收益。

炒股收益的确让上海莱士尝到了甜头,尤其是在2015年,这家从事血液制品的企业在扣非净利润同比增长42%的情况下,依靠证券投资净利润同比增长了182%。但是,如同那句“不彻底收手就不能算赢家”的股圈“老人言”,2018年前三季度,面对股价自由落体,上海莱士在扣非净利润同比下降17%的情况下,净利润下滑了238%。

“一入股市深似海”的同时,上海莱士主营业务也在面临压力。原料血浆是血制品行业最重要的资源和门槛,近年来采浆水平提升带来的血浆供应量提升,导致了血制品行业供需关系的改变和竞争的加剧;此外,“两票制”的推进,也让血制品厂商需要摆脱对中间代理商的依赖,直接到终端市场搏杀。

抛开股市沉浮带来的业绩波动不谈,2017年和2018年前三季度,上海莱士主营业务营收同比分别下降了17.12%和3.99%,扣非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了31.55%和16.76%,尤其是静脉注射人体免疫球蛋白产品,2017年营收同比下降了22%;渠道方面,2017年上海莱士销售费用占营收比为2.88%,此前一直在1.5%左右,而2018年前三季度,这项数字更是达到了7.95%。财报中表示为渠道市场销售模式向医院终端市场模式的转型所致,而上海莱士2017年销售费用中还包括了业务推广费1832万元,之前财年并无该项费用。

曾经“躺”着赚钱的血制品行业正在面临洗牌,上海莱士不仅遭遇主营业务瓶颈,如今股市遇“熊”,更是让他们雪上加霜,业绩坐着过山车、股价经历着自由落体,连几位大股东也搭了进去。

卖画求生与业绩造假

有时候,“黑天鹅”不仅能指对上市公司突如其来的沉重打击,也可以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意外经历。

一个月前的2018年12月14日,电广传媒公告表示,公司子公司湖南省有线电视网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计划将所拥有的徐悲鸿《愚公移山》布面油画,以2.088亿元(含税)出售给湖南广播电视台,一时引起舆论哗然。

公告显示,《愚公移山》是电广传媒于2007年通过拍卖取得,最终取得价为2800万元,去年5月,将其转到子公司湖南有线集团名下,以抵偿关联债务。从去年6月开始,电广传媒就一直试图通过拍卖兜售该画作,但因无买家举牌1.9亿元的最低成交价,直到湖南电视台年底突然出现接盘。

徐悲鸿《愚公移山》

舆论普遍认为,电广传媒此举意在年底突击制造利润,以避免因连续两年亏损从而被ST的命运。2017年,电广传媒净利润亏损4.64亿元。巧合的是,2018年前三季度,电广传媒净利润亏损1.35亿元,如果将《愚公移山》成功卖出,将确认1.6亿元的投资收益,刚好扭亏为盈。

不幸的是,该笔交易在1周后便告流产,上市公司给出的理由是“为从根本上避免曲解与猜测”。

与电广传媒颇具喜剧色彩的卖画求生相比,长园集团的“贺岁”故事可谓惊心动魄。半个月前的圣诞平安夜,其公告表示公司自查后发现,两年前高价并购的子公司涉嫌业绩造假。

2016年,长园集团以18.8亿元、650%增值率的价格,收购了从事智能工厂工程项目的长园和鹰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然而,被寄予厚望的长园和鹰在成功踏入资本市场后却立即变脸,不仅没有新增项目订单,连之前的订单也没有回款。

在上交所连续问询函下,长园集团对长园和鹰展开自查。2018年12月24日晚的公告显示,长园和鹰在2016年重组时声称的3份总共5亿元左右的在手订单,在基本都全部完工后确认了4.77亿元收入,但实际回款仅为不到7500万元。上市公司走访发现,以上三个项目实际上大部分早已停工,而对应的三个客户也都存在签署虚假《验收确认书》和无履约能力等情况。据此,长园集团独立董事表示,已有理由初步判断长园和鹰原负责人存在业绩造假的嫌疑。

目前,为确认造假事实,上市公司已经开始对长园集团展开了更为全面的调查,但调查尚未结束。与万家乐相同,2019年的长园集团还会“贡献”续集,一旦造假成立,仅商誉一项,其就可能直接面对16亿元的减值损失。

以上这些年末的“黑天鹅”与“爆雷”,不禁让人联想起2017年底的国民技术。依靠投资理财支撑业绩的国民技术在一笔5亿元的投资中,遭遇合作的基金管理人携款失联,随后开始漫长的立案调查过程。

2018年12月28日,经过一年时间,国民技术公告表示,深圳市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已于2018年12月25日依法决定对涉嫌职务侵占罪的在逃犯罪嫌疑人代雪峰、徐馨漫妮、张俊琪批准逮捕。根据腾讯《棱镜》之前分析,这几位涉嫌坑惨国民技术的合作伙伴很可能身在美国。巧合的是,就在代雪峰等成为在逃嫌犯后,关于追捕和遣返海外在逃人员的专题片也在热播。

公义只会迟到,却从未缺席,资本也不例外。

实习运营编辑:张媛

原标题《岁末A股 “黑天鹅”图鉴 | 棱镜》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