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搬家,40万人奔通州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2019-01-14 20:03
去天安门看升旗是去首都,去通州才是去北京。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ID:chinanewsweekly),作者:俞杨

去天安门看升旗是去首都

去通州才是去北京

 

位于城市副中心行政办公区的中共北京市委办公大楼。图片来源:中国新闻图片网

 

“以后去天安门看升旗那是去首都,去通州才是去北京。”

 

北京市级领导机关搬出北京城了!1月10日晚,中共北京市委和市政府牌匾从位于市中心的原址摘下,第二天上午,北京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四大班子在位于通州区的新址揭牌。

 

这次搬迁对于北京乃至整个京津冀地区的发展,都是一件影响深远的大事。

 

搬家,也由此刷屏上了头条。

 

 

搬家后的首个周末,周刊君从西向东,穿过大半个北京城,探访这片崭新的土地。

 

最初乘坐地铁6号线,还是人挤人的尴尬,渐渐地,是看不到人的寂寞。等到达了目的地回头一看,前往市区方向的车站站台,空无一人。

 

 

出郝家府站,距离市中心已经近30公里远的距离。地面上马路空阔,不见了闹市喧嚣,数栋政府办公大楼沿着马路两边分布。

 

北运河穿过通州区潞城镇,运河北岸,北京市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协办公区在北、东、西三面呈品字形排列,北京市政府办公区位于市委办公区北侧。

 

从水畔眺望市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协办公区

 

目前,北京市级机关第一批搬迁完成了35个部门、165家单位的主体搬迁。

 

市政府公职人员赵乐说,他们部门搬得比较早,12月23日就搬走了,为了不影响市区交通,他们晚上9点开始搬家。

 

虽然赵乐每天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来上班,不过这里设施完善,比市区宽阔,办公室、车位都少了点挤挤的感觉。

 

但对于没车的人来说,长距离的通勤确实是个问题。

 

因为老公在市政府上班,刘阳特地赶过来考察一下这边的环境,比如夜里回家的安全以及吃饭问题。

 

打开各种App,发现吃个饭要走1公里,看个电影要走3公里,最近的学校在约2公里远的地方,最近的医院也有3公里远的距离。

 

相比新闻报道的热闹,通州依旧静悄悄。

 

极目远眺,只有一些还未封顶的楼盘正加速建设中。

 

 

 

随着通州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房价也一路水涨船高,这种变化成为当地老百姓最直观的感受。

 

一位家住梨园的郑大爷,拿着手机各处拍照,这些建筑的落成,跟他的生活有着振奋人心的共鸣。

 

郑大爷透露,他是2008年买的房子,当时的房价才8000多。等到2016年,房价已经涨到了5万。如今,他那套房子每平米的单价,已经值6万多了。

 

也许是因为财富十年间翻了近8倍,大爷穿着时髦,带着一顶鸭舌帽,胡须剃得溜光水滑,并作为过来人,给年轻人指了一条致富路——买房。

 

燕郊售楼一条街上的店铺关得七七八八,中介也散了,周大叔在这里卖了近20年的房子,还坚持在北京通往燕郊的路口推销、拉客。

 

经过长达一年的低迷,眼下北京市搬进通州,让周大叔嗅到了商机,“要带来40万人呐!”

 

这次搬迁将带动行政性和事业性服务机构、教育、医疗、企业等行业的40万人从城区搬到通州。不仅通州迎来史无前例的发展机遇,与通州相邻的河北、天津地区,也都会跟着沾光。

 

未来几年,在北京上班,在河北、天津居住,将成为更多人的选择。

 

周大叔劝得甚至有些激动,“年轻人,通州你是买不起的了,赶紧来燕郊吧。”

 

 

40万人涌进通州,吃喝拉撒睡,绝对算个大问题。

 

围绕工作,通勤、教育、医疗等等,都是生活中绕不过去的话题。

 

在交通上,通州要建成轨道交通7号线二期、八通线二期,开工建设城市副中心站综合交通枢纽。

 

在教育上,通州要开工建设中国人民大学通州校区一期、北京卫职院新院区、北京二中通州校区和北海幼儿园。

 

在医疗上,通州要开工建设安贞医院通州院区、友谊医院通州院区二期、潞河医院四期和通州区中西医结合医院。

 

240余项重大工程,计划完成投资750亿元左右,北京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李素芳表示,2019年北京城市副中心将集中推动交通和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信息化和智慧城市等领域。

 

而作为疏解非首都功能的重要承载地,通州将如何防范“大城市病”呢?

 

基本实现在副中心工作、在副中心居住,北京市副市长隋振江表示,将人口密度控制在0.9万人/平方公里以内,将产业用地和居住用地比例从现状的1:1.3调整到1:2,到2035年达到平衡。

 

北京市搬出北京城,脚下这片新土地,未来会建设成什么样,无疑令人期待。

 

通州区区长赵磊接受媒体采访表示,要想承接得住、要想城里40万-50万人都能到这里来,就要增强这个地方的吸引力。要把副中心建设成一个年轻人向往的地方,这个地方就有活力和希望。

 

(文中受访人皆为化名)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俞杨

值班编辑:张茹

 

▼ 

推荐阅读

 

90后不生娃的100个理由

 

华为员工在“重点国家”波兰被捕

 

郭德纲的第二个“小岳岳”:我的天哪!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参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