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培勇:我们的减税降费无疑是历史上力度最大,是空前的。

来源: 经济学家圈
高质量发展是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的背景

本文来源:经济学家圈 (ID:dalianpapapa),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本文为高培勇于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发言实录

高培勇,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

以下为演讲实录:

  在巩固结构性改革这一主题下,我想提醒大家提出关注2019年中国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大家可能已经注意到,面对新的经济下行的压力,今年的财政政策提出要积极财政政策中要加以体现,围绕财政赤字、减税降费、政府投资都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现在讲到2019年财政政策配置格局的时候,我想有两条大家会发现,而且应当发现,一条就是今年的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和以往的配置格局,特别是和10年前我们经历的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有所不同。

  第二,今年财政政策的配置格局和此前经济学界所讨论的、所预期的,甚至强烈主张的财政政策的财政配置格局也有所不同。

  我们举几个例子来看一下,其一是赤字的安排,今年的财政赤字总额是2.76万亿,增量是3800亿,赤字率是2.8%,对于这样的一个财政赤字的配置格局,大家不妨和10年做比较。我们会发现财政赤字的扩张力有多大,不取决于总规模,而只取决于增量,就3800而言。应该说和我们所论及的新的经济下行压力本身是不那么相匹配的,也和大家曾经论及的要增加财政赤字的规模和力度也是不那么匹配的,那为什么?所以我们不能不深思,因此在看到财政赤字安排的时候,我的想法是既要看到我们为了应对经济新的下行压力而提高了0.2个百分点的赤字率,扩大了3800亿的财政赤字。但同时也要看到另外一条,就是为什么财政赤字率的提升仅限于0.2个百分点?为什么不超过3%?为什么离3%还有0.2个百分点的用空间保留在那里?这是我们不能不考虑的,考虑到这一条,就能理解、想到结构性改革的成果,想到结构性改革对当前财政赤字配置的深刻影响,这是一条。两方面都要谈。

  第二条,减税降费,我们的减税降费无疑是历史上力度最大,是空前的,但是当看到高达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的时候,至少有三个方面和以往不同,和大家预期的不同要特别关注到。

  比如第一,2万亿的减税降费落在谁的身上了?主要是落在企业身上的,整个2万亿减税降费的设计的着眼点是落实于给企业减税降费,为什么要主要落实于企业身上?我想这和减税降费的出发点,以及它的归宿是密切相关的。我们是把减税降费的目标或主要目标锁定于给企业降成本,或给实体经济降成本。当然对于个人,应当说从去年1月1日开始启动的个人所得税的综合制的改革,已经兼顾了给个人扩需求、给家庭扩需求的目标,但是当把扩需求的目标和降成本的目标放在一起做评判的时候,你会发现那个政策目标是向降成本一方倾斜的。因为综合制的个人所得税改革是减税,但减的主要是低收入阶层,或中低收入阶层的税,虽然几千万人不交个人所得税了,但是从个人所得税最终规模上减的不是这个意思。因为在一部分人减税的同时,还有一部分人是要加税的,所以这两个方面结合起来,你会看到它的着力点在哪儿。

  第二,当看到高达2万亿减税降费规模的时候,你注意到它的归宿点,或准确讲说得更清楚一点,减税之后那个留下的收入亏空不是靠增列赤字、增发国债去弥补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落在哪儿了?落在削减政府支出规模上了,推出了四条削减政府支出规模的措施。其一是政府要减少一般性支出5%,其二进一步减少三公经费3%,其三是对于长期闲置的资金一律收回,其四是让一部分国企和央企增加上缴利润的比重。

  大家注意到克强总理在两会之后的记者会上已经说,通过这几个方面的措施,一共筹集了1万亿元人民币。换言之,看到这次的减税降费主要是以削减政府支出规模作为支撑的,而不是像以往那样扩大赤字,即便扩大了3800亿,这3800亿和2万亿的减税降费的规模相比,它绝对不在一个水平线上,这是和以往有很大不同的,也和大家的预期有所不同的。

  第三,你注意到这2万亿的减税降费的规模,是落在哪儿呢?是落在增值税和社保缴费上的,抛开社保缴费有特殊意义,我们暂且不论及,为什么都落在增值税身上,而没有落在,或没有像以往那样落在企业所得税身上,即便给企业减,我们可以在企业所缴纳的税费上作文章,企业既有流转税费也有所得税税费,传统的经济理论告诉我们,企业所得税距离企业的需求最近,而且最少的实质效应,为什么落在那上面去呢?我们着力给企业降的是成本,而不是扩的企业的需求。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整个的中国税收制度改革,也是要落在结构性改革上的,这种结构性改革就是我们要减少、压缩流转税或者间接税占整个税收收入的比重,要增加直接税占整个税收收入的比重。这两条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你也能看到结构性改革在减税降费上的影响或影子。

  还有其实很多其他方面的例子,比如说基建投资,今年也是扩大的,扩大基建投资的同时,强调要和补短版结合在一起,要瞄准于那些有特定目标的短板项目。如此的积极财政政策的安排告诉我们什么呢?此积极财政政策非彼积极财政政策,把它扩展到周期调节上我们也必须说此逆周期调节,不同于以往我们所经历的逆周期调节。

  因此,我最后想说的一句话是,对于2019年包括积极财政政策,包括逆周期财政的安排,包括整个宏观经济政策在内的所有举措都应该换一个背景来定位,那就是高质量发展。换一种角度来理解,那就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

  我就说这些,谢谢大家!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