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中国人给酒庄改名,波尔多其实是矫情了

来源: 叁里河
“波尔多跟着金主走,如今金主是中国人” ——NYT

本文来源:叁里河 (ID:Sanlihe1),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作者 | 伽利略

法国知名葡萄酒产区波尔多的右岸,多尔多涅河波光闪耀,与之毗邻的是一大片绿色的葡萄园和一排纯白色城堡。“兔子”出现在酒庄啦,眼尖的法国人发现他们引以为傲的一个酒庄竟然改名了。而进入这个酒庄前的一个指示牌,上面出现了一只镶金边的兔子,代替了之前ChateauLarteau(艺术之源)酒庄的白色宅邸图案。

ChateauLapinImperial,被媒体翻译为“皇家兔子”,“御兔”。而它引发了包括波尔多地区阿尔韦尔市副市长在内的人们的热议。反对者担忧法国几百年的悠久历史,被一个看起来和当地历史文化毫不相关的异域名字破坏了“威严”。法国作家索莱尔质疑这些名字得到市政府的认可,直言“这些动物无法与波尔多红酒建立关联”,另外他担忧“拥有几个世纪历史的葡萄酒酒庄变成了一种中国民俗的杂烩”。反对者显然忽视了法国八大酒庄之一的ChateauMoutonRothschild(木桐·罗斯柴尔德酒庄)原名“Chateau Brane-Mouton”,酒标就是绵羊的图案。

无独有偶,法国的邻居西班牙,也曾质疑过中国投资者,并且反对的声势更加浩大。2014年,万达集团买下了首都马德里的地标性建造西班牙大厦,正打算大刀阔斧搞建设之时,市政领导交接班了,他们不承认上一届政府同意的部分改建方案,而民间的组织和网民也跳出来“反对中国人改造我们的地标性建筑”。

原本可以为2013年失业率达26.94%的西班牙带来诸多就业机会,却因为市政府和市民的态度,有潜力的建设项目最终变成烫手山芋。在谈判拉锯战之后,最终以万达放弃改建,卖出西班牙大厦告终。而王健林在媒体采访时直言谈判中马德里市政府“像对待狗一样对待我”。在此项目上耗费三年精力,近两亿元的损失,这个教训让王健林放弃了原本看好的在西班牙数额更大的旅游投资项目。

相比对华人投资者的“苛刻”,西班牙人对阿拉伯投资者可以说是相当殷勤了。曾有一个阿拉伯的投资者团队到西班牙买酒庄,酒庄主二话不说就把自己酒庄上的Logo给改了:去掉了上面的十字架。此时的他们完全是从新业主的角度出发,细致而周到地为新主人排除顾虑,十分尊重他们的文化。

同样一个投资的行为,为什么当地的民众态度却是大相径庭呢?除了用阿拉伯人对宗教更加虔诚和保守的原因来解释,还应该考虑的是,之前中国投资者的一些偏差行为使对自己文化有着极大自信的法国人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从2008年中国人第一次收购波尔多地区的酒庄开始,投资者对法国酒庄的热情与日俱增。中国富豪们发现当时欧洲正处于金融危机的影响之下,一些酒庄以较低的标价出现在市面上,当时国内有些资金雄厚的企业家就看到了这里面的商机。但是在中国人踊跃进入市场之后,各种问题就开始暴露了。

LaSalle酒庄转让给一个中爱集团,这只是一个临时成立的中国投资机构,因此购买流程被怀疑存在投机行为。经手律师伊克说“中国人习惯了中国法律思维,他们很难理解法国的机制。他们肯定没有弄懂在法国购买酒庄的来龙去脉”。

2013年福布斯富豪排行榜上有名的曲乃杰,他的海昌集团曾大举收购波尔多酒庄,却被爆出购买酒庄的资金来源于政府的2.68亿元海外科技型企业补贴。酒庄,因涉嫌欺诈、洗钱、逃税等遭警方查封。

2014年辽宁能源投资(集团),收购了ClosdesQuatreVents和ChateauBonneau酒庄,然而新的管理者并没有给酒庄带来起色。不但酒庄老员工的工资遭到拖欠,劳资纠纷诉讼在进行,葡萄园的设备也没有更新维护,更让员工惊讶的是,掌管酒庄的行政领导是第一次陪中国老板来酒庄的司机和导游,对葡萄酒业一窍不通。

投资者如此“漫不经心”的经营方式,让当地人开始质疑中国投资者买酒庄的动机。另外欧洲人对加班有着细致的规定,超时工作的报酬是累进计算的,而中国企业加班不付报酬也很常见。这种文化和理念差异更加深了当地人与投资者间的误会和矛盾。

这些新闻的无疑挑动了法国民众敏感的神经。

要知道法国葡萄酒在法国历史和工业上都占据着重要地位。著名葡萄酒鉴赏家林裕森曾说过“如果法国没有了葡萄酒,古巴有了雪茄,中国没有了丝绸和瓷器,这些国度的人还能有几分骄傲”。一旦外来投资者的态度和行为,有悖于他们的切身利益,自然就会引来他们的反对和排斥。

其实收购酒庄只能说是中国投资者涉足葡萄酒的第一步,葡萄酒产业涉及了农业、工业等多个领域。从葡萄的种植到采摘、酿酒制作到销售,每个环节都需要精心对待。个别眼红葡萄酒的市场盈利而仓促收购酒庄的中国投资者,会面临一系列的挑战。管理模式的“水土不服”与欧洲文化的差异引起的冲突,都可能是引起争议的导火索。

而另一方面,酒庄改名的支持者则看好中国投资者,认为改名无伤大雅。

“如果这些资产被中国买家购买,那么很可能以前的业主经营现状不是很好。新业主完全有权利以带来成功为目标,重新塑造企业的品牌。”事实上,投资者接任,他们会带领酒庄往更高的列级努力,而原先部分经营遇到瓶颈而“力不从心”的老庄主就可以安心的卸下重任,他们的子女也不必承担高额的继承税,要知道这个从1789年大革命就开始征收的税,最高可以占到总资产的40%。

据统计,波尔多出口到中国的葡萄酒,已经由2000年的少于四十万瓶,增加到2018年的超过九千万瓶。用波尔多BEE公关公司负责人德布阿尔的话说,被改名的酒庄主要针对亚洲市场进行出口,改名是一种市场营销策略。波尔多地区有6000多家酒庄,其中只有140家被中国商人收购。波尔多葡萄酒行业协会副主席法尔日认为,虽然酒庄名字变了,但葡萄酒的产地、工艺和质量等都没有变。改名之举并不会损害波尔多葡萄酒的声誉,无须小题大做。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波尔多也不是第一次拱手让人。

12~13世纪的英国人,17世纪的荷兰人,后来的德国人,“几百年来,波尔多曾几度归顺于外国资本与口味,这种多变性有违传统不可侵犯的纯粹主义主张”,纽约时报中文在一篇文章中评论说。

外资能给他们带来利益,但是否还能原汁原味地保留他们的文化,这本身就是在出售他们的资产时要考虑到的风险,残酷的市场竞争未必会停下脚步关注他们的情怀。

那个极具争议的“御兔酒庄”被收购的第二年就获得了“2018年度巴黎农业大赛–金奖”,著名葡萄酒评论家詹姆斯·萨克林评分更是高达90分。这些殊荣也算是给法国质疑者一个漂亮的反击吧。

- THE END -

-------------------------------------

如果您有优质的、符合见闻调性的原创文章,欢迎以个人的名义投稿入驻华尔街见闻名家专栏。

投稿方式 :请将个人简介以及代表作品发送至 zhuanlan@wallstreetcn.com ,并附上电话和微信以便做进一步沟通,在主题中标明: 申请入驻见闻专栏 + 投稿人名字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