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规担保“成瘾”,22亿市值灰飞烟灭 *ST高升大股东被指“掏空公司”

来源: 华夏时报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 闫军 杨仕省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5分钟前
摘要:一位接近*ST高升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业绩并不差,因实际控制人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违规担保,继而被*ST,这让中小投资者保护成为空谈。这笔钱去了哪里?
见习记者 闫军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杨仕省 深圳报道
康美药业300亿“糊涂账”,康得新120亿不翼而飞,欧菲光地雷……上市公司“核爆”不断,有投资者感慨“感觉几十个亿都排不上号”,近日又一家上市公司被*ST引发市场的关注。
5月13日,*ST高升再次跌停,收盘价为2.83元/股。3月28日被实施其他风险预警、4月30日被实施退市风险预警后,*ST高升股价一路下跌。自3月28日至5月13日,*ST高升股价跌幅超过40%,市值蒸发22.3亿元。
因*ST高升实控人韦振宇利用上市公司共同借款和违规担保借款未还,5月14日,*ST高升再次发布关于收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传票及相关法律文书暨诉讼进展公告,这已经是本月第二次发布类似公告。《华夏时报》记者梳理显示,目前,韦振宇利用上市公司共同借款和违规担保借来的款项尚有17.67亿元未还。
资料显示,*ST高升的第一大股东宇驰瑞德和第二大股东蓝鼎实业,持有股权分别占总股本的 15.52%和14.25%,合计占总股本的 29.76%,这两名股东的实际控制人也均为韦振宇。目前宇驰瑞德的股权质押比例达 99.21%,质押融资金额 11.79 亿元;蓝鼎实业股权质押比例达99.88%,质押融资金额 13.24 亿元,合计质押融资金额 25.06 亿元。
一位接近*ST高升的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公司业绩并不差,因实际控制人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违规担保,继而被*ST,这让中小投资者保护成为空谈。这笔钱去了哪里?
中小股东质疑“实控人褥走17亿”
5月14日,*ST高升公告称,公司收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2019)京 03 民初 223 号《传票》及相关法律文书。因公司第一大股东宇驰瑞德与出借人上海汐麟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汐麟”)签订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为人民币2亿元整,公司违规向上述借款提供了连带责任保证,上海汐麟请求北京三中院判令公司承担连带保证责任立即给付上海汐麟借款本金2亿元,利息119.22万元,罚息40.72万元,罚金3800万元。
这是*ST高升本月内第二次发布诉讼公告,5月9日,*ST高升公告称,2018年1月,中泰创展与高升控股股东蓝鼎实业(与大股东为同一实际控制人)签署贷款金额为2250万元借款合同。同月,公司违规向中泰创展签订了《第三方无限连带责任保证书》。截止2018年12月31日,蓝鼎实业尚欠中泰创展本金2250万元,尚欠利息498.96万元(根据借款合同测算),合计尚欠本息2748.96万元。
两笔诉讼的金额并不高,但是从*ST高升公告来看,近一年来,公司深陷法律纠纷、违规担保的诉讼中。违规担保的责任人指向公司实际控制人韦振宇。
《华夏时报》记者梳理发现,*ST高升最早出现违规担保出现在2016年,彼时北京华嬉云游文化产业有限公司(下称“华嬉云游”)与*ST高升合作建设数据中心综合管理服务,2017年华嬉云游遇到资金困难寻求对外融资,资方的出借条件是由高升控股作为共同借款人。高升控股同意这一条件,大股东北京宇驰瑞德投资有限公司及实控人韦振宇也成为借款协议的共同借款人及保证人。
2018年3月开始,由于华嬉云游未及时还款,引起诉讼和法院执行程序,高升控股、韦振宇均涉入纠纷,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债务规模2.5亿元。到了当年4月,借款纠纷基本解决,但高升控股并未对这些涉诉案件进行任何公告。这也引发了深交所的问询函。
上述知情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在借款程序中,时任董事长的韦振宇并未履行上市公司印章使用流程,私自使用公司公章并签署借款协议,导致借款事项未按照规定履行审批程序并披露。
此外,记者了解到,除了以共同借款名义借款,实控人韦振宇更让上市公司违规为实控人、控股股东及其关联公司借款提供担保,担保的本金超过19.79亿元。截至2018年年底,这笔借款尚有17.03亿元未归还,上市公司仍需担责。
也就是说,目前上市公司因共同借款和违规担保需为共计17.67亿元的债务担责,而这个数额,占*ST高升2018年底净资产的比例高达91.45%。根据相关规定,公司违规担保可能被裁决承担的责任比例应该为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以下,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为前述违规担保和共同借款计提预计负债6.21亿元,并列入2018年度营业外支出。
股价下跌40%
违规担保导致*ST高升诉讼缠身。目前,公司因共同借款事件涉诉3起,因提供担保事件涉诉共5起,更因此被冻结银行资金超过1000万元。同时,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目前正在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让投资者不满意的是,资金侵占问题已拖垮*ST高升的股价。
因上市公司存在违规对外担保和大股东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事项,且大股东及其关联方承诺一个月内解决问题却未兑现,公司股票于 2019年3月28日起被实行“其他风险警示”,股票简称由“高升控股”变为“ST 高升”,致使公司连续跌停。此后,中审众环对上市公2018年度财务报表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上市公司股票于2019年4月30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的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ST 高升”变更为“*ST 高升”,公司股价再收三个跌停板。自3月28日至5月13日收盘,*ST高升股价下跌超过40%,市值蒸发22.3亿元。
资金占用再回吐
因违规担保、账户被冻结,*ST高升大股东又动起来占用资金的“脑筋”。在此前回复深交所的问询中,*ST高升称,2018年4月,经公司董事、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代)张一文申请,由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李耀批准,将公司银行账户中的存款1.82亿元分别转入实际控制人关联公司顺日兴和合作公司龙明源。但上述所有流程均未告知并通过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未按照公司治理流程和披露流程执行,属于违规操作。
据悉,至2018年10月24日,在多方催促下,韦振宇才通过委托付款将占用的1.82亿元资金回吐,转入上市公司指定收款账户。
对于违规担保的钱去了哪儿?后续有哪些应对举措等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向*ST高升发去采访提纲,并拨打公司董秘电话进行核实,但截至记者发稿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责任编辑:秦岭 主编:公培佳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