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策医疗扩张之困 业绩严重依赖“一家医院”10余年资本故事如何续写

来源: 华夏时报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 姚露 金晓岩
来源:华夏时报
发布时间:2分钟前
摘要:在4月26日抛出一季报后,口腔“老医生”通策医疗(600763.SH)的股价开始一路飙升超15%、于5月16日迫近80元大关。借壳上市10余载间,股价从个位数一路高歌猛进,飙涨30多倍,通策医疗的“白马精神”一直是资本市场的热门谈资。
见习记者 姚露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在4月26日抛出一季报后,口腔“老医生”通策医疗(600763.SH)的股价开始一路飙升超15%、于5月16日迫近80元大关。借壳上市10余载间,股价从个位数一路高歌猛进,飙涨30多倍,通策医疗的“白马精神”一直是资本市场的热门谈资。
从“德隆系”弃子到医疗白马股,通策医疗的故事不长,但剧情也足够丰富。买壳隐瞒关联关系、财务造假、伪白马……自2007年入市“从医”10余年来,关于通策医疗的猜疑从未停止。
意识到公司业绩过度依赖口腔医疗业务之后,通策医疗举债前行,将资金大力投入到眼科、生殖中心、妇幼医院等领域发展。不过,到目前为止,公司业绩增长仍然仰仗于杭州口腔医院集团有限公司。
被“一家医院”束缚
上市“从医”以来,通策医疗业绩一直保持着增长态势,到了2018年,公司营收15.5亿元,净利润3.59亿元,相比于2006年,涨幅分别为70%、314%。公司股价也由2006年底的2.24元/股涨至80元/股左右,顺势跻身白马股行列。
目前,通策医疗的定位是国内第一家以口腔、辅助生殖医疗等服务为主营业务的主板上市公司,自公司于2006年转型至医疗服务领域以来,截至2018年拥有不同规模的口腔专科医院 30 家。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通策医疗作为一家口腔医疗集团,主要业务仍然集中于杭州口腔医院集团,2018年净利润仍然占据公司60%的比例。也因为如此,此前通策医疗也陷入了“靠一家医院撑起的上市公司”的争论当中。
追溯通策医疗的历史可以了解到,杭州口腔一直以来都是公司的业绩主力军。
2004年,吕建明收购“德隆系”上市公司ST中燕一鸣惊人。此举也为通策医疗步入资本市场搭建好了舞台。2006年,吕建明控制的杭州宝群实业有限公司拍得杭州口腔医院100%的股权随后ST中燕实施资产重组,杭州口腔医院100%股权被注入上市公司,并于次年4月,“ST中燕”更名“ST通策”。国内第一家以医疗服务为主业的上市公司走上资本舞台。改头换面后,ST通策迅速摘掉帽子。2007年6月4日,公司股票简称由“ST通策”变更为“通策医疗”。
一位关注通策医疗的分析人士表示,杭州口腔的成功模式在外地的复制进度并不快,浙江省外的医院收入仍然未进入盈利周期,即便是在省内,部分医院的收入与净利还略略下降了,其净利率水平也未完全释放出来。
该分析人士认为,杭口的成功很大的偶然性,也具有特殊性,通策医疗的品牌效应业绩中在“杭州口腔医院”,向外拓展脱离了品牌辐射区,而“通策”本身在消费者心目中的认知并不如“杭州口腔医院”。
目前来看,杭州口腔医院还不算通策医疗的“萧何”,但10多年来长期仰仗单一营收点实现业绩增长,不免引发资本市场对公司风险承受能力的担忧。
管理层信任疑云未散
从账面数据上来看,通策医疗的财务数据喜人。不过,“账面华丽”却也引人担忧,毕竟其曾经在财务数据上有过信任危机。
2015年11月,通策医疗抛出了总额高达55亿的巨额定增计划,把公司推上了风口浪尖。公司拟通过发行股票的方式,收购海骏科技,赢湖创造,赢湖共享的股权,并投资5亿建设云服务平台。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收购的主要资产海骏科技是上市公司实控人吕建明旗下的资产。根据公告,已持续亏损多年的海骏科技95.67%股权的预估值约为48.42亿元。
然而,海骏科技2015年的资产总额才不过1.8亿,其中还包括了高达7千万的开发支出,此次溢价之高可见一斑,外界也顺势将此解读为吕建明左手倒右手。
2015年12月8日,通策医疗收到上交所对该项重大资产重组预案的审核意见,要求公司对标的资产行业及经营情况、业绩承诺、标的资产预估等进行补充说明,并询问“上市公司高溢价收购而非自行发展同类业务的考虑和必要性”。
该项重组计划最终搁浅,而复牌之后的通策医疗股价也几乎腰斩。这不是通策医疗的第一次信任危机,当然也不是最后一次。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2016年初,公司发表的一份过于“华丽”的财报再次将通策医疗曝光在聚光灯下。该年报显示,公司2015营收增长30.59%,净利润增速大幅提升至74.79%。
而后在上交所年报问询以及监管部门的监管压力之下,通策医疗于2016年年报中承认,吕建明从法律实质上能主导公司的经营决策和财务决策,对2015年合并报表按同一控制下企业合并进行追溯调整。前期差错更正对2015年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6776.82万元,影响金额占2015年度归母净利润的35%。
对此,吕建明曾公开回应成2015年6776.82万元利润并非虚增,而是会计师事务所根据会计准则合并报表自然产生。
“走不出去”还“不务正业”
走出去困难,坚守阵地也不容易。其中口腔医疗领域人才储备就是一大难题。
第三方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口腔科执业医师及助理医师数量合计为18.8万人,相对于700余家口腔专科医院及8万余家民营口腔医疗机构的庞大市场需求还远远不足。
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国内口腔医疗领域的人才主要集中在各级公立医院,对于通策这样一类民营医院而言,扩充人才和留住人才都具有一定的挑战性。
记者查询公司2018年年报了解到,通策医疗2018年的人力成本为4.7亿元,占总成本54%,花销超过了净利润3.6亿元。且呈逐年上涨趋势。
通策医疗方面解释,由于医院规模逐年扩大,新建医院增多,员工人数增加,人力成本总额处于上升趋势,但整体仍处于合理比例水平。
即便如此,不断扩张却不见收效的通策医疗引发外界担忧,如果扩张成本不能实现边际下降,那门店增加就没有规模效应,再加上新建门店都有一定的爬坡期,因此会导致门店增加越多、亏损风险越大。
分析人士认为,通策医疗到目前为止仍然高度依赖浙江区总院和分院的成长,说明公司没有突围成功。“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是业务分割还是人才争夺,个体诊所和其余口腔医疗机构都是强有力的竞争对手。”该人士称。
除此之外,在口腔医疗业务还没有走出浙江的同时,通策医疗把眼光投向了辅助生殖服务、眼科服务。
2015年,通策医疗发布的公告中称,与昆明市妇幼保健院合作建设生殖中心获得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准入试运行的批复。这也是上市公司层面唯一一家获得辅助生殖试运行牌照的企业。
虽然试管婴儿正在已是风口,并且长线来看是门不错的生意。不过目前公司该业务处于培育阶段,2018年财报披露显示,通策医疗参股的昆明市妇幼保健生殖医学医院有限公司2018年度仍处于亏损状态。
除辅助生殖医疗外,近两年,通策医疗又开始布局眼科。2017年,通策医疗和浙江大学、浙医二院合作,共建浙江大学眼科医院。目前该项目也正在筹建中。一旦项目落地,必然遇到爱尔眼科这一强劲对手。
记者就目前相关项目的进展情况致函通策医疗,截至发稿时并未受到对方回复。“走不出去”还“不务正业”,通策医疗的资本故事此后将如何书写引人关注。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