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银行3个月领5张罚单共被罚855万 采矿业不良率1年翻7倍

来源: 财经
近年来发生的多起数亿元“大案”

本文来源:财经 (ID:mycaijing),作者:徐徜徉 蒋诗舟

5月14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布了对天津银行上海分行的行政处罚:该分行超过某借款人实际需求发放流动资金贷款,且该笔贷款分类不准确,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责令其改正,并罚款100万元。

据《财经》新媒体不完全统计,这已是天津银行近三个月来被公开的第五张罚单。今年3月1日,天津银保监局公布天津银行12项违规行为,并开出660万元的巨额罚单。同一天,天津银保监局还公布了对天津银行施远的行政处罚决定。3月29日,北京市银保监局公布,天津银行北京三元桥支行因“流动资金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40万元。4月9日,山东银保监局公布,天津银行济南分行被罚款55万元,事由是:未对集团客户授信实行统一管理、未按规定审查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贸易背景真实性。

五张罚单,天津银行共计被罚855万元。

净利润止跌回升 净利息收入连年下降

成立于1996年11月的天津银行,2016年3月正式登陆港股。

但上市后的天津银行业绩表现并不尽如人意,净利润连续两年下滑,直到2018年才止跌回升。此前业绩报告显示,2016年天津银行实现净利润45.18亿元,同比下降8.4%。2017年,该行获得净利39.43亿元,在2016年的基础上继续下降12.72%。2018年,该行实现净利润42.30亿元,较2017年增长7.3%,但仍未达到2016年的水平。

此外,该行净利息收入增速从2016年起由正转负。数据显示,天津银行净利息收入2016年为103.59亿元,同比下降2.97%;2017年为84.01亿元,同比下降18.9%;2018年为67.06亿元,同比降幅高达20.18%。

就净利息收入同比下降的原因,天津银行给出的解释是:“本行按照新金融工具准则要求,将净利息收入中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持有期间的利息收入由原准则下的‘利息收入’科目改计入‘投资收益’科目核算,调整后净利息收入减少,如果还按原金融工具准则口径计算,本行2018年净利息收入则实际增长25.0%。”

业绩虽有起起伏伏,但天津银行(1578.HK)的股价在上市没多久便进入长期破发状态并维持至今。截至2019年5月15日收盘,天津银行报4.740港元/股,较7.39港元的发行价已跌去35.8%。

天津银行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称:“在香港上市的中资银行平均市净率小于1,处于破发状态是近几年上市商业银行较为普遍现象。”

负债率居高 采矿业不良率1年翻7倍

近日,A股上市银行集中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季报显示,32家上市银行整体盈利能力持续增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5.9%,高于2018年度增速7.5个百分点。

然而高盈利能力的背后,“负债荒”问题却依然难解。从数字上看,一季度有10余家上市银行的贷存比率超过了80%。

在所有银行中,城商行更是“负债户”中的“困难户”。数据显示,天津银行2018年总资产发生萎缩,同比下降6.1%。2018年度,该行负债率达到92.76%,尽管已较去年同期下降了0.92%,但其负债率仍然在四大直辖市辖区的6家商业银行中“拔得头筹”。

天津银行称,总资产减少,是因为主动调整了资产负债规模和结构。在总资产中,大幅压缩了同业投资,加大了贷款比重。负债率并未对业务经营产生负面影响。

然而,一位银行从业者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称:“总得来说,高负债率不利于银行贷款业务发展。”

经济学家宋清辉也对《财经》新媒体表示,长期保持过高的负债率对银行的业务发展“有百害而无一益”:不但会严重影响后续的经营发展,而且还容易引发债务危机。“反映到银行日常运营上,可能会导致其融资能力下降,资金链趋紧。”

既然已经负债累累,那么已有的资产质量又如何?

现有资料显示,天津银行不良贷款率连年攀升。2018年末,天津银行的不良贷款为47亿元,较前一年增加人民币9.94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64%,上升0.14个百分点。天津银行对此回应称:不良率上升主要由于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资产。

《财经》新媒体进一步查询数据发现,天津银行的不良公司贷款主要来自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2017至2018的一年内,天津银行在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从2.56%上升到了5.41%;批发和零售业不良率从3.61%上升到了4.74%;采矿业不良率则从6.74%上升到了49.92%,一年时间翻了7倍多。这意味着天津银行在采矿业的贷款,一半都形成了不良,信贷资产质量明显承压。

据《金融时报》,截至2018年12月底,全国城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660亿元,不良率为1.79%,规模比上年底增加837亿元,不良率则上升了0.28个百分点,增幅分别超过24%、18%。

宋清辉认为,造成城商行不良率持续走高的原因有很多,其中“风控能力差”应是主要因素。“不良率上升会对银行的业务发展带来许多不利影响,进而直接影响到银行的利润。”

近年来,全国银行业进入高质量发展关键期,受严监管和金融去杠杆影响,银行业整体承压,特别是随着国家对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的监管口径不断趋严,银行经营出现整体变化。

《财经》新媒体梳理天津银行财报发现,2018年天津银行的个人贷款业务迎来了“井喷”。截至去年末,天津银行个人贷款余额为1060.10亿元,同比增长208.4%。其中,个人消费贷款余额达778.96亿元,同比增长785.9%。而在2017年末,天津银行的个人消费贷余额不过87.93亿元。天津银行称,个人消费贷款业务发展较快,符合已有战略。

对此,宋清辉向《财经》新媒体分析称:“城商行大力发展个人消费贷,与对公业务带来较大坏账和合规压力有很大关系。”宋清辉同时提醒,个人消费贷业务占据极大比重,将会削弱银行的抗风险能力。

“大案”与“罚单”齐飞

提起天津银行,最令人感到印象深刻的,还要数近年来发生的多起数亿元“大案”。

2013年末,天津银行天保支行的现金存款账户内的存款在未进行款项转出操作和存折(卡)未委托他人取款的情况下,出现了账户内存款莫名减少或消失的情形,涉及金额超4亿元人民币。

2014年11月,天津银行济南分行向济南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报警,称该行在存入一笔20亿款项时发现存款异常。而后查明系济南分行中介人员张某假冒“副行长”之名蒙骗存款机构,架设资金通道,伪造银行全套公章和印鉴,涉及金额达23个亿。

2016年4月,登陆港交所仅10天的天津银行发布公告称,上海分行票据买入返售业务发生一起风险事件,涉及风险金额为7.86亿元人民币。据《经济导报》报道,该案实情为:天津银行与中介汇涛金融控制的银行同业户达成票据回购交易,交易金额为9亿。但9亿回购到期后,中介控制的中小金融机构取走票据,只付了2亿元,有7亿元及利息未支付。

不仅如此,天津银行还在近三个月屡登银保监局“黑榜”。

今年3月1日,天津银保监局公布天津银行的12项违规行为,共计罚款660万元。根据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12项违法违规事实主要涉及同业业务违规、融资授信违规、理财业务违规等行为,具体分别为:

(一)未按业务实质准确计量风险、计提资本与拨备;(二)未严格落实同业业务专营改革要求;(三)为未取得相关批准文件的项目提供授信;(四)违规开展土地储备融资业务;(五)授信资金违规向企业增资扩股;(六)同业业务违规接受政府确认函;(七)同业授信资金回流购买本行理财;(八)自营业务与代客业务未严格分离;(九)面向一般个人客户销售的理财产品违规投资权益类资产;(十)同业理财产品误导销售;(十一)同业理财产品投向未持续披露;(十二)与未在同业业务交易对手名单内的客户开展业务。

同时,银保监局对天津银行的施远予以“警告”处罚,指出其对天津银行“同业业务违规接受政府确认函”问题负有直接责任。

3月29日,北京市银保监局公布,天津银行北京三元桥支行因“流动资金贷款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款40万元。

4月9日,山东银保监局公布,天津银行济南分行被罚款55万元,事由是:未对集团客户授信实行统一管理、未按规定审查银行承兑汇票业务贸易背景真实性。

5月14日,上海银保监局公布的行政处罚信息显示,天津银行上海分行因超过某借款人实际资金需求发放流动资金贷款;该笔贷款分类不准确,被上海银保监局责令改正,罚款共计100万元。

点击图片立即购买学习

----------推荐阅读----------

监制 | 蒋诗舟 责编 | 曾会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