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中珠江“起火”A股连锁反应: 并购被迫中止 23家企业IPO“悬了”

来源: 华夏时报

本文来源:华夏时报

执业多年的正中珠江不止康美药业和汤臣倍健两家上市公司客户。
Wind数据显示,2018年正中珠江共为92家上市公司提供年报审计。
在正中珠江被立案调查以来,已有多家上市公司作出“切割”举措。
5月13日,中顺洁柔股东大会否决了续聘正中珠江为2019年审计机构的议案。有意思的是,大部分股东投的并非是否决票,也非同意票。
根据公告,中顺洁柔股东大会对续聘议案的投票中,同意的股东所持的股份,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12.7232%;反对的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0.2258% ; 弃权的占出席会议所有股东所持股份的87.0510%,其中,因未投票默认弃权的为0股。
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中山公用身上。根据该公司5月14日公告,其股东大会同样以大部分股东投了弃权票的方式否决了续聘正中珠江为2019年度财务审计机构及内控审计机构的议案。
但另外一家上市公司决定继续留用正中珠江为年报审计机构。根据梅雁吉祥5月14日公告,股东大会上对续聘投了赞成票的股东持股在参与投票的股东中所占比例为84.2%。
据《华夏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在过往的年报审计中,除了康美药业,至少还有5家上市公司被正中珠江出具过“非标”意见。
其中,赫美集团2018年报被正中珠江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一位会计行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根据会计法相关规定,当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以作为形成审计意见的基础,但认为未发现的错报(如存在)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重大且具有广泛性,注册会计师应当发表无法表示意见。
与赫美集团不同,猛狮科技、南风股份的2018年年报均被出具了“保留意见”。与“无法表示意见”不同的是,审计机构认为,未发现的错报(如存在)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重大影响,但不具有广泛性。
此外,红墙股份、*ST山水的年报则被出具“带强调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
23个IPO项目或受影响
除了已上市公司,正中珠江服务的冲刺IPO企业也受到市场关注。
《华夏时报》记者5月15日查询其官网发现,IPO客户区展示着9家企业的名单,分别是广东燕塘乳业股份有限公司、金发拉比妇婴童用品股份有限公司、南昌天高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厦门新泰阳股份有限公司、 广州瀚信通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四方精创资讯(香港)有限公司、广州华工百川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江苏新恒基特种装备股份有限公司、 广东恒兴饲料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但这9家并非正中珠江参与的全部IPO项目。
比如,在冲刺科创板的企业中,根据上交所资料,截至2019年5月15日,就有3家聘请了正中珠江作为审计机构。它们分别是武汉科前生物股份有限公司、江苏联瑞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和广东利元亨智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
在正中珠江被调查曝光之后,市场十分关注这3家科创板企业的命运:IPO是否会被上交所中止审核?
根据科创板相关规则第六十四条,出现下列情形之一的,发行人、保荐人和证券服务机构应当及时告知本所,本所将中止发行上市审核,通知发行人及其保荐人:
发行人的保荐人或者签字保荐代表人、证券服务机构或者相关签字人员因首次公开发行并上市、上市公司发行证券、并购重组业务涉嫌违法违规,或者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正中珠江在审计业务的涉嫌违法违规行为,存在落入“或者其他业务涉嫌违法违规且对市场有重大影响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描述的可能,不过,截至5月15日,上交所官网显示目前上述3家科创板申报企业的“审核状态”仍显示为“已问询”,而非“中止”。
事实上,除了科创板,A股主板、中小板、创业板相应的上市规则也存在类似规定。
比如,根据《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行政许可实施程序规定》第15条,为申请人制作、出具有关申请材料的证券公司、证券服务机构,因涉嫌违法违规被中国证监会及其派出机构立案调查,或者被司法机关侦查,尚未结案,且涉案行为与其为申请人提供服务的行为属于同类业务或者对市场有重大影响的,证监会将作出不予受理相关申请的决定。
根据Wind数据,截至2019年5月15日,共有58家获受理IPO项目的会计师事务所为正中珠江,剔除审核状态为“终止审查”和“辅导备案登记受理”以及“首次公告日”在2016年以前的公司外,还剩20家公司。
编辑:严晖    主编:陈锋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相关资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