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营改增
营改增 (China's VAT reform)

“营改增”是自1994年分税制以来中国来最重要的税制改革。

简介 潜在影响 发展阶段 推荐阅读 参考资料
简介

“营改增”,顾名思义,营业税改成增值税。营业税是对提供应税劳务、转让无形资产、销售不动产的单位和个人,以营业收入征税。增值税则是对销售货物、提供加工、修理修配劳务及进口货物的单位和个人,以增值额为计税依据。

除了征收对象不同,营业税和增值税最大的区别是增值税的发票可以抵扣,增值税同时对销项和进项环节计税,再以销项税额抵扣进项税额后计算应纳税额;而营业税则不管进项,只对销售收入增税。因此,营业额存在重复征税。

背景

增值税和营业税是我国最重要的两个流转税税种,二者分立并行,增值税的征税范围覆盖了除建筑业之外的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大部分行业则征收营业税,但不同行业适用不同税制的做法,对经济运行造成扭曲。

首先,增值税和营业税并行,破坏了增值税的抵扣链条,影响了增值税作用的发挥。现行税制中增值税征税范围较窄,导致经济运行中增值税的抵扣链条被打断,中性效应便大打折扣。 “中性效应”,是指在筹集政府收入的同时不对经济主体施加“区别对待”的影响。

其次,中国大部分第三产业被排除在增值税的征税范围之外,对服务业的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例如,出口适用零税率是国际通行的做法,但由于中国服务业此前适用营业税,在出口时无法退税,导致服务含税出口。与其他对服务业课征增值税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服务出口易在国际竞争中处于劣势。

第三,从税收征管的角度看,两套税制并行造成了税收征管实践中的一些困境。比如,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某些传统商品已经服务化了,商品和服务的区别愈益模糊,二者难以清晰界定,是适用增值税还是营业税的难题也就随之产生。

潜在影响

短期影响

短期来看,营改增影响企业税负的四个关键要素是:毛利率、可抵扣成本占比、销项税率、进项税率。此次营改增后,小规模纳税人受益于税率下降,原增值税纳税人受益于进项扩大,税负都是下降的。新增的四个行业税负增减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可能需要额外的税制设计辅助才能确保只减不增。需要注意的一点是,此次营改增将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可能带动商业地产的投资。

长期影响

营改增的减税效应长期来看有助刺激经济增长,扩大税基,增加税收收入。对整体经济而言,增值税作为价外税有助于市场配置资源决定性作用充分发挥,且能够促进企业转型升级。具体到产业层面,增值税抵扣机制有利于将大大增强服务业的自我发展能力和市场竞争力;通过进项抵扣项目的激励,营改增确实有助于产业升级创新。

对各行各业的影响

“营改增”受益行业包括建筑、房地产、金融和生活服务业。

金融业

“营改增”完成后,中国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对金融业征收增值税的国家。

(1)银行:“营改增”后16家上市银行税负都有明显下降,合计减税933亿元;

(2)保险:“营改增”后5家上市保险公司共计减税40.5亿元,平均给中国人寿、新华保险、中国平安等5家保险公司利润增厚6.8%。每家上市险企税负压力都有不同程度的降低,但分化巨大;

(3)证券:“营改增”总体上将减少上市券商的税负压力,但税收减少额占行业总利润比例只有4.7%,且对不同公司的具体影响有增有减。

不过,国泰君安任泽平认为,对于金融保险业,“营改增”的影响持平或降低。金融保险业的税率从5%提高到6%,实际可比税率为5.66%,行业税负变化取决于进项税额能否达到销售额的0.66%。9

建筑业和房地产业

房地产业的适用税率从5%提高到11%,但税基不一致,税率提高但可抵扣项目增加,在税票管理良好的情况下实际税负将下降。房地产和建筑业“营改增”的有四个要点:享受过渡政策;土地成本不计入销售额;不动产抵扣;融资成本不纳入抵扣。具体来看:

房地产开发企业土地成本不计入销售额,购进其他机器设备、办公用品、不动产等都可以进行抵扣;

企业从银行贷款等融资成本不能被纳入抵扣;

不动产纳入抵扣;

明确了二手房交易的增值税规定;

建筑业享受优惠政策。

据官方测算,“营改增”将年均减税5000亿,其中由不动产、在建工程抵扣带来的减税将占60%,即3000亿。按照11%的税率估算,能撬动预计3万亿的房地产规模。

生活服务业

“营改增”对生活服务业减税明显,空前利好,但对不同的行业产生差异化冲击。营业税体制下,税率为5%、5~20%(娱乐业),增值税条件下改为6%,可抵扣的项目大量增加;小规模纳税人适用3%的简易征收,此前为5%。

(1)餐饮服务、酒店旅馆以及其他住宿服务业:小规模纳税人多,行业税负有所下降。

(2)医疗行业:中大型私立医疗机构受冲击。

(3)教育行业:部分私立教育机构可能因“营改增”而税收增加。

(4)娱乐行业:大部分将受益于税率大降。

发展阶段

2012年至今,中国重大“营改增”主要经历了三个阶段:从部分行业、部分地区试点,到部分行业全国试点,再到2016年在全国所有行业推行。

2016年5月1日,“营改增”税制改革正式在全国推开,将试点范围扩大到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并将所有企业新增不动产所含增值税纳入抵扣范围,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自此,中国开征了66年的“地方第一大税”营业税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一年后,根据财政部门和税务总局的减税口径,全年减税总规模超过5000亿元。但也有测算显示,“营改增”带来的实际减税额度,在2016年只有2000亿-3000亿,2017年大约是3000亿-4000亿。

据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分析,两个数据之所以不同,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在消费环节价格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增值税减税红利转变为企业税前利润,按照25%的所得税率计算,企业实际得到的减税规模仅剩余四分之三。二是财税部门计算的减税幅度是对比改革前后法律法规文件所得的结果,并非不同税制下实际交税数额的对比。由于增值税的实际征管力度强于营业税,会扩大税基,“营改增”试点行业的实际税负可能不降反升,比如金融业中实施一般税法的银行业机构,实际税负一般增加15%-20%,最高增加31.62%。如果进一步完善营改增试点税负,增加行业的税负政策,可能减税额还能增加500亿-1000亿元。

2018年5月,据中金梁红团队,2012年开始的营改增对宏观税负起到抑制作用,税收收入占GDP比重从2012年的18.6%回落至2017年的17.5%; 财政收入占GDP比例从2015 年22.1%的高点下降至2017年的20.9%。2016 年全面“营改增”取得了减税效果。但2017年下半年以来,增值税占GDP比例再度回升。增值税全面取代营业税增加了企业偷逃税的难度;金税三期工程也提高了税收征管效率。

推荐阅读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