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问答】连续调整后,资本市场能否拨云见日?我是兴业银行首席策略师乔永远

当中国的投资者从春节假期归来,股票市场似乎也随着返工潮而苏醒。2月11日至今,沪指涨幅已超过15%,市场对2019年股市触底反弹的期盼也越来越强烈,但无论预期有多么乐观,这轮涨势之迅猛仍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欢迎大家将感兴趣的问题抛出,乔永远博士互动正式开始时间为3月15日8:30。出于合规考虑,本次互动将不涉及个股内容。

嘉宾介绍:乔永远,现任兴业银行首席策略师,金融学博士。原国泰君安首席策略分析师,莫尼塔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曾获新财富策略第一名,水晶球、新财富、金牛奖、保险资管最受欢迎分析师大奖前三名等荣誉。

展开全部
3,365 人正在围观
60 条评论
03-14 21:00 发布

【小问答】连续调整后,资本市场能否拨云见日?我是兴业银行首席策略师乔永远

3,365 人正在围观
60 条评论
03-14 21:00 发布
热门评论
乔永远

华尔街见闻的读者大家好,我是兴业银行首席策略师乔永远。

23
回复
乔永远

我们先从这个问题开始吧。“今年春天,我们看到资本市场似乎迎来了全面的回暖,您如何看待这轮回暖?您认为当前在资产配置方面有什么样的机会?”

17
回复
乔永远

去年市场关注的风险集中体现在股、债、汇三个方面,本质上反映了三个维度的风险,分别是城投平台融资风险、民企债务风险,以及人民币汇率风险的问题。我们在去年下半年慢慢感受到了外部环境的压力,这种压力在内部的反映就集中在这三个问题之上。所以今年如果出现一定程度的暖春格局的话,我想很大程度上和这三种风险的消失是密不可分的。 首先,城投平台风险去杠杆的过程中慢慢地暴露出来,核心的原因是因为之前债务的积累较大。去杠杆限制了影子银行进一步扩张,政策方向是对的,但在运行的过程之中,之前积累的债务融资在新的体系下并没有得到非常有效的缓解。去年地方政府债务融资在逐渐放大这种风险,直到年中才开始被社会所认识到。 其次就是民企债务风险。民企融资从去年年中开始得到大家的广泛理解。我们看到金融机构对于国有企业的融资较为宽裕,但对民企的融资相对不足,这也限制了经济活力的进一步释放。所以我们认为对民企融资的限制事实上是去年整个经济增速放缓的一个重要来源。 第三个问题就是汇率问题。去年从年初开始,直到年末,汇率一度出现了比较明显的贬值,甚至可能比2015年的贬值幅度还要大,虽然时间周期拉的比较长。 所以,去年在债市和股市上可以看到比较大的差异。如果把全球大类资产放在一起做一个排名,2018年中国债券资产的回报是全球第一名,达到7.7%以上;而股票资产的回报在2018年达到了倒数第一名,-30%以上。本质上反映了这三大风险在股债汇市场上的体现。 今年,这三大风险正在逐渐的消失,可能是资本市场从冬到春、从冷到暖的主要驱动力。这三大风险的消失在去年年末已经有所体现,比如说去杠杆的进程从单方面的去杠杆转向稳杠杆,直接的信号就是今年一月份社会融资总额和货币信贷量出现了大幅度扩张;第二个就是对于民企的特殊政策,无论是总理年初亲自调研视察金融机构,还是各个层面在政策上的宣示和讲话,都为民企融资打通了一个出路;第三个就是在汇率上,我们发现去年下半年大家对汇率贬值的预期目前开始明显地转向稳定,稳定的预期之上有没有可能出现升值的预期,都是目前值得讨论的问题。 政策层面上,中美利差的消失甚至进入负向区间,意味着短期利率的调整或者下降空间已经不大,但面向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下降空间很大。其次,特朗普的政策事实上也在对美元汇率构成压力,债务积累可能也是美国的决策和宏观调控所讨论的主要问题。所以汇率是一个相对的结果。在中国的资产回报仍然优于海外的情况下,汇率当前企稳,未来甚至可能进一步提升。三种风险的消失使得股市出现了非常明显的反应,从2400点回到了3000点左右。 回顾中国股票市场,大家会发现,每一次极速的抬升,可能驱动力只有两个,第一个是风险的消除,第二个是杠杆的提升。这一轮我们没有发现杠杆的明显提升,因此极有可能是由于风险的消除而驱动,我想这是我们观察很多大类资产配置问题的起点,有了这样一个起点后,我们可能需要讨论从暖到热的过程是由什么驱动的。从一个长周期来看,是需要重新审视的问题。

展开全部
17
回复
乔永远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大家已经广泛地关注到风险的消失使得市场估值提升,就是原来哪些领域风险最大,那么他的估值反弹就最猛烈。未来需要考虑另一个问题,从风险消失到下一个阶段新的驱动力形成,是怎么出现的,以及什么是新的驱动力。我认为市场仍然在比较纠结的一个过程里,也会出现大幅度的摇摆、调整、波动和回撤,这是任何一个健康的市场反应出来的特点。

5
回复
乔永远

再看这个问题,Q:去年人民币资产的价格受到了很多外部因素的影响,特别是美联储的行为。我们也看到了市场对美联储未来缩表和加息的判断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您是如何看待的?这对我们的市场有怎样的影响?

3
回复
60 条评论
手机用户6166

观摩学习

0
回复
乔永远

除了关注PMI数据之外,大家也要关注政府工作报告里面所提到的铁路货运量,发电量和工业生产指标。这几项指标综合来看和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是匹配的。PMI的数据虽然没有达到50的水平,但整体上没有出现巨幅的波动,春节期间出现一些扰动,在历史上也是正常的。从我们关注的很多指标来看,经济的增速正在企稳,而不是像PMI数据所显示的一样,是仍然不振的格局。往未来看,我想这些变化也会一步步地得到印证。很多人说现在因为工厂重新开工,所以天气都变得不好了,这也是一个微观的印证;过了春节之后,我们发现路上也变得更堵了,飞机票和火车票也越来越难买,这些情况都反映出经济的整体活动还没有朝着进一步弱化或者冷却的方向走,相反是在朝着相对乐观的方向走,这种变化可能也会形成我们对经济增长信心的支撑。

展开全部
1
回复
乔永远

然后看下最近大家讨论的比较多的基本面问题,Q:基本面也是大家近期讨论比较多的问题。2月份的PMI数值只有49.2,和1月的信贷与金融数据相比并不能让市场满意,您对此如何看待?这会带来怎样的预期和影响? @牧夕

1
回复
牧夕

基本面,乔博怎么看?

0
回复
乔永远

大家没有关注到的一点是信用的扩张和社会风险偏好的提升是一致的,所以我们不可能同时要求科创板的出现、扩张和信用的紧缩同时出现,因为两者在商业逻辑上,或者说金融市场的逻辑上是冲突的。所以在科创板的推动过程之中,更加多的资金支持高质量发展,同时也意味着信用利差的收窄,也就是说金融机构会更多的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 去年全年,偏高风险的资产在债券市场上已经无法有效发行,不管给多高的价格。有些企业也采取了另外一些办法,比如说在海外债券市场进行募资,给了很高的回报。今年这个过程应该不会再出现,更多的企业可以在直接融资市场上进行募资。这两者从这个角度来讲是关联的。社会风险偏好的提升,会推动居民资金、金融机构资金转向实体经济,本质都是推动资金风险偏好的提升,不仅小船要稳,大船也要稳。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在第一个问题的时候讲到的三大风险的消失,可能给这个过程提供了一个前提。但进一步的推动力,我个人认为可能是人民币币值的稳定和重估,它可能会为整个中国经济提供新的长周期的推动力,而这个长周期可能是2到3年。

展开全部
3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