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索罗斯:我对未来不悲观,但我不认为有人可以预测未来走向

来源: 桑加(译)
此次疫情是我此生的危机

华尔街的金融巨鳄乔治·索罗斯,日前在采访时爆出惊人之语,他认为新冠疫情可能会造成经年的影响,并将之描述为“我此生的危机”。

这位89岁的亿万富翁认为,新冠病毒大流行是史无前例的。而要研制出一种疫苗还需要“很长时间”。

同时,索罗斯还表示,可以确定的是,全球化和贸易情况不会回到疫情爆发开始时的水平,但没有人知道未来会如何发展。

以下是文章节选(有删减):

“我们不会回到从前,这是目前唯一肯定的事情。”

问:您经历过许多场危机,新冠疫情与以前的流行病是否具有可比性?

索罗斯:这次的疫情应该是我们一辈子一遇的危机。大流行来袭之前,我就意识到我们正处于一个颠覆性的时刻,在正常时期不可能甚至不可想象的事情会变成可能,甚至必然。

新冠病毒完全扰乱了人们的生活,人们现在需要与过去非常不同的应对。这是一个史无前例的事件,对人们社会和生活而言,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组合。

自从黑死病以来,我们经历过很多次传染病大流行。它们在19世纪非常频繁。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有西班牙流感。西班牙流感实际发生了三波,第二波是最致命的,导致数百万人死亡。我们也有其他严重的疫情爆发,比如十年前的猪流感。

令人惊讶的是,很多国家直到现在对这样的事情仍毫无准备。

:疫情是当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问题吗?关于如何应对未来几个月乃至几年的不确定性?

索罗斯:疫情肯定是很大的挑战。我们学的速度非常快,并且与病毒出现时相比,我们现在对它的了解要多得多。

但由于病毒本身变化迅速,因此我们需要朝着不断变化的目标“射击”。开发疫苗需要很长时间。即使我们已经开发出一种疫苗,我们也必须每年去学如何对其进行更改,因为病毒很可能会发生变化。这就是我们每年处理流感疫苗的方式。

:欧盟未来扮演什么角色?

索罗斯:我特别关注欧盟的生存,它的有些机制运作较为缓慢,而诸如新冠病毒之类的威胁则运转非常迅速。这给欧洲联盟带来了一个特殊的挑战。

问:上周,德国宪法法院认为欧央行的购债计划“部分违宪“,这引发了高度关注,您怎么看?

索罗斯:这非常值得重视。这项裁决可能对欧盟的运转构成威胁,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提出来了,德国宪法法院和欧洲法院之间意见不同,哪个法院更有优先权?

德国加入欧盟后,它承诺遵守欧洲法律。而如果德国法院可以质疑欧洲法院的裁决,其他国家是否可以效法?这个问题触及了欧盟的核心。

:欧洲央行在此裁定之后是否需要改变其政策?

索罗斯:不一定。这项裁决仅要求欧洲央行证明其当前的货币政策合理,并且给出了三个月的时间来证明所采取的行动是合理的。这将引起欧洲央行的极大关注。

:您对欧洲振兴有什么建议?

索罗斯:我提议欧盟发行永久债券。这种债券将回避一些争议,比如是否要求欧央行的债券购买额度,与成员国在欧洲央行中的持股成比例等

这个债券可以由欧盟发行,自动成比例,并且永远保持不变。成员国仅需支付年利率,该年利率极低(例如为0.5%),以使成员国可以轻很容易的地同意和认购债券。

欧盟委员会主席说,欧洲需要大约1万亿欧元(1.1万亿美元)来对抗这种大流行,她还提议应该为气候变化再增加1万亿欧元。如果欧盟成员国批准,永久债券可以提供这些金额。

不幸的是,德国和荷兰为首的一些国家坚决反对。可即便欧盟现在考虑将其预算增加一倍,这也将仅提供约1000亿欧元,而产生的收益仅为永久债券所能提供收益的十分之一。那些希望将其欧盟预算捐款保持在最低水平的人应该支持永久债券。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