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聚焦2017最新投资趋势 看大咖们畅聊投资经

作者: 华尔街见闻
字数 7,114
阅读需 18分钟

在6月29日举行的2017华尔街见闻全球投资峰会(夏季峰会)上,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央行研究局研究员王宇、民生证券副总裁管清友等业内资深人士对经济和市场作出了犀利而深刻的解读。 

订阅链接:

https://wallstreetcn.com/premium/topics/1000154

业内大咖们对于中国经济前景、国内强监管政策、货币政策思路以及资产配置策略发表了各自的看法,其中既有共识,也有不同观点。华尔街见闻总结他们的主要观点如下: 

对于中国经济的判断

国研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触底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认为,2017年将是中国经济触底的一个验证期。

他还解释,所谓触底不会出现大的所谓V型或者U型的反弹,不可能出现过去高增长的轨道上。触底的确切含义,就是从过去10%左右高速增长的平台,转向一个中速增长的平台。确切的含义是稳住了,不再继续下降了。

刘世锦预计,中国的经济保持十年左右的增长期,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在2020年之前,中国经济有可能保持6.5%左右或者以上的增长速度。 

民生证券管清友:中国已进入经济收缩阶段

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管清友认为,从2016年下半年至今,以房地产、财政金融、需求收缩这三个方面为标志,表明中国已经进入经济的收缩。

他还称,除了严峻的金融监管之外,中国在财政领域的收缩也已经开始了,表现在对房地产市场的约束,也表现对城投发债的约束。财政赤字已经没有扩张的空间。

另外,管清友还称,今天维持6.5%的增长率难度非常高,无论从债务弹性来上还是杠杆率来说,维持6.5%的增速没有必要了。所以建议:从决策层面放弃6.5这样一个增速。 

中金公司周光:中国经济韧性十足

中金公司财富服务中心联席执行负责人周光表示,过去几年看空中国经济似乎比较时髦,或者似乎显得非常有深度,就像开玩笑说悲剧总是比喜剧更有震撼力一样,悲观的人似乎比乐观的人更有深度,更有思想,更有见地。但是事情并不一定是对的,事情并不一定是这样的。中国经济的表现是不错的,表现出了十足的韧性。所以中金公司的中国经济下半年展望也非常强调中国经济韧性这一点。 

兴业银行鲁政委:需要时间来考验经济韧性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表示,站在信用扩张的角度,中国经济有韧性是因为仍然受益于上一轮信用扩张的尾声。但监管政策抑制了信用的扩张,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产生越来越大的影响。到第四季度和明年上半年,恐怕我们要重新担心经济,至少从KPI来讲,会进入一个通缩的区间。那个时候中国经济能不能守得住6.5的问题,当然如果明年不定6.5就再说了,如果还定6.5,就会觉得这是一个问题。所以需要一个时间差才能有线路出来。 

关于中国强监管和去杠杆政策

管清友:监管仍将持续

管清友认为,今年的强监管政策虽然5、6月份以来手段有所缓和,但管理过度繁荣的金融体系好像是一个长期的任务。 

刘世锦:杠杆率高低很难单独判断

刘世锦表示,去杠杆最重要的还是怎么能够提升企业效率,因为杠杆率高和低单独来看很难作出一个判断,关键问题是和企业的盈利能力,和企业的质量相关的。 

鲁政委:已经进行过一些微调

鲁政委表示,金融监管的节奏并不是事先被预设好了,或者预设了就不会被调整。我预测从去年第四季度中央高层部署金融监管,走到现在中间已经进行过一些微调。

至于发生了什么变化,鲁政委表示,第一,并不是目标放弃了,而是为了避免这个过程中有过大冲击。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一轮金融监管很有可能持续几年时间。如果非要划一个阶段,大致会经历这么几个阶段:

第一阶段,中央高层的部署发动,这就是到第一季度发生的事情。

第二个阶段,摸底,做到总书记说的耳聪目明,把情况搞清楚。

第三个阶段,开始制定处置方案,同时可能有新的监管新规,这些补漏洞的、补短板的新规开始出来,此后就按照常规的做法去做就行了。

目前,更多的还是处在第二阶段,在摸底,在耳聪目明阶段。这个情况上去之后,关于整改的一个计划,目前还没有出来。所以,新规恐怕也要过一段时间。 

吴元青:无需太多恐惧强监管

中国光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吴元青称,中国政府调控从来是比较太极的,比较艺术的,强调的是松紧结合的。在这种情况下,不需要对于银监管的环境、去杠杆的环境有太多的恐惧。其实还是在这样一种环境当中可以持续发现好的投资机会。 

中国货币政策的思路改变了吗?

管清友:货币政策管理思路发生了变化

管清友认为,现在货币政策管理思路发生了变化。原来是“水多了加面,面多了加水。现在是水多了捞面,面多了捞水。”货币政策和流动性管理已经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这种变化虽然是相结合的,但是至少在未来一年这种思路不会变化。 

鲁政委:很有可能调整

鲁政委表示,M2增速已跌破10%,这个问题不是太高了,而是显得太低了。单纯从这个目标来看,似乎人民银行应该放松货币政策。但社会融资增速接近13%,看这一条又不应该放松。怎么办?最后的结果,按照央行的表述,下一阶段将执行一个不松不紧的政策,没法松也没法紧。 

鲁政委在展示了2000年以来的货币市场利率图表之后表示,货币市场利率已经到了历史高位区间,“我们一天到晚在担心就业的问题,担心经济下行压力的问题,所以显然很难说经济如此之强,从而可以让我们持续承受这么高的利率。如果没法持续承受这么高的利率,政策一定会出现调整。” 

关于美元

央行王宇:美元会继续升值

央行研究局副局长王宇认为,金融危机过后,美元进入新一轮的升值周期。主要是危机过后美国的复苏程度恢复较好,率先实行了货币政策化,资金回流美国金融市场推升了美元汇率。鉴于今年美国相对较好的基本面和相对较快的加息进程,所以美元指数会继续维持升值态势。 

关于漂亮50和要命3000

交银国际洪灏:左右市场行情分化的是经济周期

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洪灏表示,海内外所有人都在讨论漂亮50和要命3000,市场分化非常严重。仅仅用中国的监管或者消费升级等原因并不能解释一个全球的现象,一个更高级别的因子在左右市场价格的运行,这个因子就是整体经济周期现在处于的阶段。在经济放缓的时候,一般来说大盘股跑赢小盘股,就这么简单,中国和美国经济都在放缓。

他称,要命的不漂亮,漂亮的不要命。现在市场的格局中位数达到历史最高,但是始终没有有效突破,市场风险溢价和VIX达到历史低点,体现市场亢奋的水平。下半年市场有可能出现大的调整。 

周光:要说蓝筹,A股市场最大的蓝筹是银行,茅台酒已经超过贵州省的GDP的比重了。虽然这些大半年涨了似乎不少,包括汽车、大消费也好,但跟前几年的中小创动不动80个亿、100个亿来讲还差得非常多。但到这个时间点上,一部分白马长得非常好,大部分中小创定跌了不少,我们认为价值被扭曲的情况肯定已经被得到了一定的修整,但是是不是这个过程就结束了,未来变得一片坦途。中小创也不是一下子打死,中小创也是真正有核心竞争力,真正有发展前途,解决核心痛点的公司,现在的投资价值比半年、一年前要更好。 

关于资产配置策略

管清友:在利率、汇率、房地产、股票领域看不到趋势性机会

管清友表示,在利率、汇率、房地产、股票市场几类资产领域,都看不到趋势性的机会。

他称,三季度到四季度,经济增长会有明显的波动,但随着宏观管理思路的变化和财政、金融、房地产等去产能的政策出台,资格的价格被冻结,弹性变得非常之小。在2016年下半年以前看到的价格是剧烈波动的,经济走平的趋势是逐渐放缓的。未来一年至少会出现一个经济波动,资产价格弹性变小,区间波动的一个状态。

至于什么时候会出现趋势性的机会,管清友称,市场有触发因素,这可能来自于一些政策的逆转,也有可能事件冲击,当然还有流动性转向。 

马青:全球资本对中国的配置较少

马青表示,在欧元区大家都在抛欧元。在全球债券投资者里面,配到欧元区的配置正在下降,而对欧元区的股票配置正在上升。这倒是一个合情合理的一个做法,一旦市场认为是合情合理的事儿,就没有什么赚钱的机会了。而当有分歧的时候,对于证明你是对的时候,才能赚到钱。

马青还称,目前为止全球的资本在中国的配置是非常非常少的,配置到中国的股票,可能包括港股和在纽约的股票,这一块的配置非常少。因为中国的经济体量和市场体量完全不匹配。全球债券投资者配置在中国债券的占比只有0.5%。 

吴元青:现在恰恰是做价值投资最好的环境

吴元青:现在去杠杆、严监管的环境恰恰是做价值投资最好的环境。当企业家能够获得很低廉融资的时候,其实他们是非理性的。所以在之前的信贷扩张周期,无论是企业家还是投资人都表现出一定的非理性的扩张和投资的特征。接下来我们进入了这么一个M2高增速无以为继,信贷有所收缩,VC和PE也不再乱投钱了,这种时候社会资源会得到更好的合理配置,这种配置的情况下,他大部分会往这些价值、有价值的企业集中。 

周光:推荐在中国市场加大权益类资产配置

周光称,现在是中国市场加大权益类资产配置的比较好的时机。金融去杠杆导致市场波动其实是好事情,是良性的健康的调整,利用这个机会可以把A股一些顽疾、泡沫能够进行打压和挤压有利于长远投资。比如一些估值非常高的创业板、中小板的股票,比如一些惯用增发或者圈钱割韭菜的一些手法,或者各种违法违规内部消息的一些打击,对于市场长远来讲是好事情。同时,价值投资,蓝筹股、大白马在过去三个月、六个月的表现是比较好的,这既是一个正常的回归,也是一个市场价值观的一个体现。我们都很羡慕美国股市连涨了六七年,这跟人家的监管非常严格也是有很大关系的。 

股票估值高不高?到底还能不能买?

马青表示,美国股票从下往上看,标普500现在空仓不多,原因就是非常昂贵,在加息缩表的环境中对股票是不例的。但股票真的不能买吗?跟做股票的朋友交流,他们的看法是:指数涨这么多,估值这么高,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稳定而推动的,另外是一些像谷歌、IBM这样的巨无霸公司足以把所有的估值拉起来。其实在某些行业能找到很多公司估值非常合理。估值不高的行业,消费是一个、零售是一个。 

洪灏:大宗商品或有交易性机会,容易赚到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洪灏表示,下半年中国经济衰退的机会不大,如是,则市场剧烈回调后创新高。由于美国的投资回报率趋势性的下行,大宗商品有交易性的机会,但监管等导致这个盘面非常难做。美国长期投资回报下行,中国房地产见底等等都不利于大宗商品。同时,我们觉得港股和美股在调整之后再创新高,但很有可能容易赚到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马青:买黄金是不对的

关于投资黄金,马青的看法跟市场看法不同,“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买黄金。”他表示,在通胀时期黄金是很好的保值的东西,但现在全球都没有通胀。尽管现在有一些黑天鹅事件,特朗普、法国的阿郎等这样的事情,但又不用背井离乡,用得找买黄金吗。此外,如果真的加息的力度超出了市场的预期,干吗要买黄金呢。“我觉得买黄金是不对的。” 

本次2017华尔街见闻全球投资峰会(夏季峰会)由雷克萨斯和宁波银行提供特约支持。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