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付鹏小课】紧盯新西兰元:一个经典的索罗斯框架上演了

作者: 付鹏
字数 10,396
阅读需 26分钟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 欢迎订阅《付鹏说》全年版

新西兰政治驱动未来对资本项目的绞杀

本期摘要

经常项目+资本项目的组合可以说在新西兰这个国家表现的将会是犹如教科书一般,强势的经常项目叠加一个资本和金融账户的流入这就是一个索罗斯先生在《金融炼金术》里面阐述的正反馈般的自我强化和循环。
那么新西兰组阁成功,对市场的影响有多大呢?请看上方结合音频收听本期内容。

音频梗概

 00:05 

组阁成功冲击市场

很多老朋友也都知道,过去的4年时间里边,我们一直在密切的关注着新西兰元的变化,并且也是我们自己在海外主要的投资方向之一。
昨天,新西兰政府的组阁应该说是正式的完成了,我们看到新西兰的少数党派也是第一次出现,少数党派成功的排挤了多数选票,这是新西兰历史上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新西兰的工党和优先党组阁成功,对市场的影响冲击应该是非常大的。但是具体影响到了什么,其实就是影响到我们一直在关注的对于新西兰经济、汇率等另一个主导的部分,也就是它资本项目下的影响。

 01:01 

教科书式的新西兰架构

那么关于这段内容我们要重复地去看,经常项目+资本项目的组合可以说在新西兰这个国家表现的将会是犹如教科书一般,强势的经常项目(尤其是贸易项)叠加一个资本和金融账户的流入(负债增加)这就是一个索罗斯先生在《金融炼金术》里面阐述的正反馈般的自我强化和循环。

 

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之间是一种动态的组合,经常项目下好还是坏,资本项目下好还是坏,这样的四个动态组合本身就形成了一个循环的关系,而由其本身对应的汇率波动的每个阶段的影响因素就会完全不一样。

 02:06 

纽元汇率市场的逻辑

而纽元呢实际上是及其具备这样一个特点的。当时我在2014年第一次去新西兰、第一次关注到新西兰的时候,它正好处在第二个阶段的一个转折上,也就是它的经常项目的转折上。那个时候回来以后,我们其实就发现了新西兰之间的这种矛盾关系。直至一个重要的事件出来以后,我们看到整个因素的逻辑性发酵,所以在2015年直至年底的过程中,我们在纽元上获得了不菲的收益。

那么在过去11年多的时间沉寂的过程中,纽元汇率基本上是在围绕着新西兰央行的公允价格0.7水平上下在进行波动。虽然说波动空间看起来不小,上下500点,但是整体来讲我们仍然认为还是处在中间过渡的一个过程,所以我们在等着下一个事件的发酵。

那么从最近新西兰大选的这件事情上来讲,如果你仔细地研究一下,比如说工党包括新西兰优先党的这些政策,我们认为触因实际上已经发生了。所以我们看到在汇率市场上,投资者作出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

 03:35 

三鹿奶粉助力新西兰出口增长

那么新西兰经常项目下和资本项目下的正反馈是来自于什么呢?由于我们要把经常项目下拆的非常细,经常项下有一部分是跟资本项目下有关的,尤其资本收益这一块。那我们把它扣掉,实际上经常项目下我们主要看的就是它的贸易项目下。所以新西兰在08年金融危机以后,它这个很快地、大规模地所谓复苏的优势呢,可以说跟它经常项目下的贸易项下是有密切的关系,也就是它的出口。

那它出口跟什么有关系呢?这就得益于当时最主要的几个事件:中国的三鹿奶粉,以及新西兰和中国签订的《中新自贸协议》。

三鹿奶粉给予了新西兰的出口大规模地增长,并且对中国形成了经常项目下的顺差,直接增加了新西兰的出口贸易收入。贸易结算的需求增加支撑了对纽元的需求,虽然新西兰长期经常项目都是维持逆差,但是其中很大一块都是和基本收入项下的投资收益有关系(事实上这部分仍然是和资本项目高度相关)。

 04:40 

正反馈的发生

那么贸易项下的顺差推动它的实体经济产出的增长,也就是包括就业薪资的增加。而由于到了2011年的时候,国际市场上油价也处在一个高位,所以我们看到它内外通胀的因素都比较高。

在这个过程中,经济的活跃性包括外部通胀的因素快速推动了新西兰央行利率的变化。而本身新西兰央行的利差和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外围的美联储的利差、日本央行的利差本身都在拉大。换句话也就是说,这样的一个正向反馈中是加大了它对外利差的扩大。所以本身的利差扩大,再加上对外利差的扩大,都驱动了大量投机性资本的涌入。这些投机性资本的涌入是大量地在追逐着新西兰非常有限的资产,而2011年发生在新西兰南岛的基督城的几个大地震呢,则成了这中间火上浇油的一个过程。

基督城大地震以后,新西兰本岛的人口迁移以及海外的外来移民因素,包括套利型资本大规模地涌入,都对新西兰的资产价格造成了非常大的冲击。其实最重要的一个资产价格就是房价了,而房价的快速的上涨使得民怨在大幅度增加,但是整个的正反馈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消退

 06:20 

第二阶段的转换

那整个反馈原则上来讲作用到了什么呢?就是作用到汇率上面,就形成了新西兰纽元的汇率实际上大幅度的走高。那原则上来讲汇率是有一个双向性地大规模走高的,汇率的本身会进一步的推动着资本的涌入,但同时它会对经常项目下尤其是贸易项下的出口造成非常大的影响。

这时候其实就发生了第二阶段的转换,在整个第二阶段的转换过程中,纽元汇率处在一个高位,但是事实上它的经常项目下已经开始出现非常明显的转折,这在我第一次到新西兰的时候其实就已经观测到了这样的一个节点。

直到真正触发这个事件的因素开始逐步的发酵,那第一个因素就是当时中国加大对欧洲乳制品的进口需求,当时习大大在荷兰讲了一番关于要扶持欧洲乳制品的讲话,这直接造成了大家对于新西兰未来经常项目下尤其是它的乳制品出口的预期发生了比较大的变化。再加上当时的汇率已经远远高于欧洲的汇率水平,所以新西兰的出口优势完全在淡化。

 07:44 

央行降息,资本流出

而新西兰的实体经济中间,扣除房地产这部分的情况,实际上是已经开始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弯。这过程中随着国际市场上油价的大幅度开跌,那结果就是整个通胀的预期开始啊下降。

虽然说新西兰整个经济的运转中间除了房地产以外,我们看到并不是特别好,也就房地产非常的亮丽。但是过程中对于央行的利率水平开始做出了一个预期性的反应,也就是那个阶段中我们非常关注的是新西兰央行的利率变化,以及它的OS的变化。

那随着新西兰央行的降息开始,利差的收缩驱动着投机资本的流出,原则上来讲在这阶段投机资本还不叫流出,这一阶段叫投机资本涌入的减少,或者叫更加的集中到了房地产市场上。那么利差的这种收缩变化开始逐步的作用到汇率上面,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就赚取到了非常好的一段收益。也就是14年年终到15年年终这一段时间,纽元的大幅度下跌。而这一段的下跌的过程中,更多的其实是经常项目的恶化加上外围因素的变化,催生了利率的下降。利率的下降进一步的催生了资本项目累计增速的放缓,对汇率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

 09:15 

尴尬的央行

应该说过去的一年半的时间里,整个纽元基本上围绕着0.7上下、500点的水平进行波动。这个0.7呢基本上是新西兰央行的一个公允的利率水平,它是希望这样的一个水平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那么经过汇率的大幅度下跌以后,实际上对于新西兰的整个经常项目是有所缓解,全球的乳业供应过剩的问题也开始逐步的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但是目前来讲我们还是没有完整的看到乳业的大规模需求性的复苏,所以只能说经常项目恶化的情况得到了一个缓解,但还没有到一个转机。

而新西兰汇率的上下在这一阶段中主要是由它的资本项下主导,而资本项下跟利差之间的关系其实就特别的不明显。这过程中资本项下主导主要跟新西兰最核心的资产是有密切关系的,也就跟它的地产是有密切的关系的。由于地产的这种强势支撑使我们看起来新西兰的经济不差,但是它薪资的内生性的增长没有起来,所以新西兰央行就夹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过程里。

这时实际上利率的上升是可以明显地抑制资产价格,但是利率上升的同时对它的经济的这部分是有非常明显地冲击。那由于薪资不增长意味着经济这边扣除房地产经纪这块后,看起来并不是强硬,所以你看把新西兰央行(RBN)就夹在了一个非常尴尬的一个地方:它只能更多地使用一种宏观审慎的手段去处理低利率水平及过热的房地产和杠杆之间的这种关系。

 11:11 

无效的市场调控

而说白了,新西兰的国家党在处理这方面的事情上,实际上处理得并不是特别的好。它更多的是希望能够通过这样一个市场化的手段或审慎管理的手段去缓和房地产矛盾,并不属于特别的强硬,但是你可以看到这些做法是完全无效的。

这一点跟中国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2010年4月份以后,国内开始对房地产进行调控,结果出现的情况就是越调控房价越涨、越调控房价越涨,整个市场非常得狂热,已经完全不相信政府可以调控下来。

那么在新西兰也出现类似的情况,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矛盾开始逐步的转化,还可以冷静地去讨论高房价的成因,到后面慢慢的新西兰将房价的上涨逐步地归结到海外的投机炒房,尤其是那一两年对中国人的声音呢实际上是非常大。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前几个月关于那个罗霍方先的那个炒房团的新闻,引发了新西兰非常大的争议。那过程中呢国家党在执政期间没有做出一个相应的选择,而新西兰联储(RBNZ)也夹在中间啊非常尴尬。

所以看起来新西兰的经济增速确实跑赢了很多的发达经济体,但是资产价格过热,围绕核心资产价格也就房地产的这种投资循环呢是新西兰的大部分选民觉得没有分享到经济增长的收益,或者说经济增长收益完全地被房价的上涨给抹平了,所以这使得新西兰政治性的因素开始越发变得不平稳。

 13:13

新的变量出现

在这种尴尬的焦急的过程中,汇率处在一个调整的中性的空间内,直到新的变量出来。而新的变量我们认为确实已经出来了,新的变量就是来自于顶层架构核心设计的这种变化。

新西兰的国家党和工党之间最大的不同,包括工党之所以可以和优先党最终达成联手进行组阁,把国家党踢出去,其实跟他们竞选期间的理念密切相关的。应该说他们提出来关于对新西兰移民政策的变化、对新西兰房地产政策的变化实际上也恰恰是很多新西兰的选民做出选择倾向的一个关键性因素。所以说这两个核心的变量,最终葬送了国家党的权利宝座,反而把工党和新西兰优先党在大选期间以最终选票权衡的这种形式送上了历史的舞台。

那工党和优先党的核心问题,应该说已经达成了基本的共识,就是反对移民的增加、限制海外投机性购房、对新西兰老百姓进行财政补贴、加大社会福利待遇等等方面,应该说事实上已经达成了共识。而这意味着新西兰在未来的整个政策变化中,资本项目下主导的投机性资本相关的这些核心资产的政策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5:07

新政策对资本的冲击

如果它能够实施的话,从2010年开始高速增长的新西兰净移民的数量会进行大幅度地削弱。而新西兰房价本身在预估的过程中,2016年到2017年平均增幅已经是大幅度放缓了。如果说再进一步的限制海外性住房挤压这个投机性因素,加上现在的银行信贷的紧缩,最终新西兰的房地产过热的问题将会得到一个温和地抑制。至于说会不会出问题,我们很难去讲。这些所有不利的因素最终会快速地驱动投机性资本的导出,这使得对资本项目下主导推动资本流入、对加大纽元需求的这个逻辑线会有一个重大的打击。

那反映在汇率上呢,实际上这几天在纽元上的资本的反应应该是非常明确的。它不仅仅是说处于一个对政策对政治不稳定造成的恐慌性的心理,其实从深层次上来讲,通过这些政策和政治格局的变化已经看到了新西兰下一个阶段的变化,就是资本项目下将呈现流出的情况,也使得新西兰可以脱虚入实。

那么新西兰央行的行长现在是代理的,而前任的行长更多的就像我们前面讲的是地夹在中间的,所以说现在重新组阁完成了以后,和国家党亲密的央行行长的职务也会发生变化。随着资本项目主导的这么一个因素逐步的放缓以后,在未来的几年内将逐步的给新西兰联储(RBNZ)腾出一定的空间来。

 17:03

三段式:新的循环

那么在这个转折阶段呢,仍然需要RBNZ去进一步的对经济做一个支撑效应,所以过程中相当于政策的调整和管理对资本项下达成冲击。利率保持一定的低位,来维持经常项目下的缓解,那么这个涡轮的循环就进入到第三阶段。随着汇率的下降,实际上对出口的作用、对实际的经济的作用开始逐步产生。

慢慢地我们会发现,新西兰会出现经常项目下包括贸易项下可能开始逐步好转的一个情况,那过程中也会逐步地阻止汇率进一步的下跌,使汇率能够找到一个均衡的水平。比如举个例子0.6左右,那么过程中将会重新再次地倒回来,回到一个新的循环过程。实际上这就是汇率的三段式,应该说类似于这样的一个国家,实际上都具备这么一个三段四项的过程,应该说这基本上是一个非常标准的教科书案例了。

那么在这里我们也通过语音和大家进行分享,期待可以让大家更好地了解,类似这样的一个经济结构的国家,它的汇率其实是非常典型的索罗斯先生负向正反馈的这种体系和架构,非常经典!

 

 *以上文字为音频梗概,详细内容请点击最上方的音频进行收听 

 -end-

 

高人气专栏《付鹏说》精彩试听 

付鹏联合华尔街见闻一起,送给大家福利版《12堂金融市场认知课》

足不出户,掌握全球2017年最有趣的交易逻辑,都在其中!
 

知识有价,福利无价,尽在《付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