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傅峙峰投资笔记——重提“三去一补一降”的逻辑

作者: 傅峙峰

从长期的逻辑来看,中国面临着人口红利拐点的压力,继而带来的是储蓄率趋势性下降的可能。这本来可以用资本红利来对冲,但去杠杆已经说明了,中国宏观杠杆率上升的空间十分有限,在不同部门之间进行杠杆转移,居民户的杠杆快速上升也意味着这里存在着风险和难度。人口红利和资本红利很难为中国经济提供新的长期的发展动力。

这便是现在的矛盾,也是现在的短期转折。但好在,中国还有科技红利可以挖掘。科技红利的本质是提高生产率。提高生产率的主体,是企业。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