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再说澳洲和新西兰的负(正)反馈【217】

作者: 付鹏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再说澳洲和新西兰的负(正)反馈
视频时长14分20秒,
付费订阅后即可收看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订阅《付鹏说》即可观看精彩视频!

今天我们还是聊聊关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因为关于他的内容虽然聊的不多,但是聊得非常仔细。而且我们大家也都通过华尔街见闻上关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新闻,在过去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内,基本上都在持续不断地按照我们的逻辑线在发酵。

关于这个逻辑线的传导在去年和前年的日记里边我应该写得非常的详细了(文章链接1文章链接2),关于新西兰和澳大利亚这样的经济体的两个账户(资本账户和经常账户)下的双循环,那么从外部需求和经济好的时候来由经常项下带动他的资本项下的反馈,到由经常项目也就是外围总需求开始转向,一直传导到后面的对资本项下的的影响。 

订阅后即可查看图表和视频

当然我在过去的两从1213年开始就一直在关注着这样的一个反馈的转折点,从正反馈项负反馈的负向的正反馈的一个运转,并且我们已经很明确的指出了过去两年的这个问题,就是澳大利亚也好还是新西兰也好,它面临的最大的问题就是在过去的两年中间究竟能不能受益于全球总需求的这样一个真的复苏带动起来,来把整个的负向的正反馈重新的扭转起来。

也就可以简单理解成到底有没有外力带来的收入增长,如果没有收入增长的话,在正反馈下积攒下来的巨大的债务,无论是居民部门(债务肯定过多的会集中在房地产领域),还是其他部门,这个债务都会对它形成一个较大的影响。

那么在经历了过去差不多一年半的时间内,虽然看到了中国供给侧改革带来了这样一个全球大宗的复苏,但是你并没有发现这样的一个由全球大宗商品真的是由经济的正反馈带来的总需求的这样的一个扩张推动起来。

所以,我们并没有看到澳大利亚或者新西兰的经济,跟全球的经济出现一个同步和共振。相反的是我们来看它除了房地产较为繁荣,从过去的两年以前它成为了一个单一的房地产,对于经济增长的支柱比重占比较大,已经开始慢慢地大于它的经济的情况。

除此之外,其实你并没有看到,在经济结构中间,原材料和出口等外部需求带动起来的这条线其实反馈的并不明显。所以这可以回答一个问题,比如很多人关注原材料价格,想去做多澳币,必然发现汇率却异常的疲弱,整体的在过去的一年多维持了一个比较宽幅的一个震荡格局,但是基本上在9月份以后,全球经济稍微有一点点不太好的苗头,就迅速地从这个区间内向下滑落,并且在逼近这样的一个负反馈过程中的一个低点。 

事实上你也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并没有看到经济那条腿尤其是外围需求,这两个经济其实还是对外围需求的依赖,还是高度的依赖的。一旦国际需求的情况仍然是处在一个不利状态下的话,对于他来讲影响面还是非常的大。主要是集中在了对于债务的问题上,如果看不到这样的一个收入增长的话,我不得不去关注的就是债务的问题,债务的流动性、债务的成本等等。

当然这个债务背后关注的杠杆,在过去的正反馈的过程中其实已经是加得很高了,尤其是房地产。所以之前我的日记里,在讲澳大利亚的整个逻辑线的时候,其实我也放了关于澳大利亚对外债务的这些数据,它的对外净债务占GDP的比重,尤其是家庭部门的债务实际上是非常的高的。

如果我们单纯的看数据的话,那么家庭的比例的负债已经基本上是全球最高的水平了。在2015年的时候大概达到了120%,目前没有完全的统计,但应该在150、160以上,这个数据样本参数不一样,但整体的趋势是一致的。澳、新基本上都是处在一个同样的一个状态。

其实最主要的就是……

 

>> 详细图文及精彩视频,欢迎订阅《付鹏说》!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