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影响挪威的变量——附庸之殇【230】

作者: 付鹏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影响挪威的变量——附庸之殇
视频时长17分56秒,请在wifi环境下收看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2009年10月开始,随着国际市场油价在金融危机后的快速走高,油价同期从最低的40美金反弹到了100美金一桶子,经济体量小单一的优势就发挥出来,挪威经济复苏的步伐以及通胀压力体现的要比欧洲和美国更早,2009年10月,挪央行率先将基准利率提高25个基点,至1.5%,而由于欧洲央行和美联储体量大不好调头,却并不愿意尽快的结束08年以后的政策,这一阶段挪威和欧洲与美国的利差迅速阔开,挪威克朗保持着强劲的升值步伐(对美元以及对欧元),这时候利差推着挪威克朗汇率的持续走强带来了双刃剑的影响,由于相较于挪威的经济规模,它进出口的份额占比较大,进口消费品很多,正如挪威央行行长Oeystein Olsen说的那样:“如果挪威克朗长期保持过度强势,会令通胀水平过低”。

强势的挪威克朗(对美元对欧元)也开始快速的作用在通胀上,2010年开始挪威的通胀去持续承压从2%水平一度或落到了1%以下接近0%;即便如此挪威央行仍然保持着继续的加息步伐,虽然欧洲通胀快速的上升到2%以上,欧洲央行也开始释放加息的预期,这更令挪威央行暂时保持着观望状态,虽然汇率上随着欧元在波动,但整体对欧元仍是进一步升值(市场预期挪威央行也会随着ECB一起进一步加息)。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