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中国版投资时钟:政治干预与适用边界的交融 | 投资时钟手册03

作者: 见闻阅读
00:00
00:00
请购买文章,解锁音频

本期分享的是任泽平及其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新周期:中国宏观经济理论与实战》。上一期节目,我们探讨了美林投资时钟如何运行。下面,我们再来检验一下美林投资时钟在中国市场的适用性,以及美林投资时钟的应用价值与应用边界等。

  • GDP产出缺口考虑了经济中各类生产要素的充分利用程度,能有效反映经济的冷热状况,作为衡量经济增长的指标来划分经济周期,比其他指标更有优势,美林证券在2004年的报告中使用的也是GDP产出缺口。由于国家统计局没有公布现成的GDP产出缺口数据,国内对美林投资时钟的研究,通常使用工业增加值或者GDP同比增长率来衡量经济增长趋势以划分经济周期。
  • 中国的经济周期受政府的影响比较大,是一种政府主导型经济周期。在2002—2016年,除了2004—2008年实施稳健的财政政策外,其余10年均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当政府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对经济进行频繁调控时,容易导致经济波动较大。当经济过热时,政府采用抑制性的政策进行调控,会使经济迅速走向衰退。当经济衰退时,在政府的积极刺激下,经济可迅速复苏过热。“过热”与“衰退”成为主流是政府主导型经济周期的一大特色。
  • 美林投资时钟存在应用边界,不能直接套用于任意地区、任何时间。如在2008年后,央行在非常时期的非常态货币政策,使美林投资时钟存在失灵现象;美林投资时钟应用于日本存在的失效问题,并不能说明美林投资时钟的经济周期波动、最优资产选择的理论有问题,只是说明在运用美林投资时钟时,需要进行更细致的实证检验。
相关文章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