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星星之火正在燎原——逆全球化的思考(1)【267】

作者: 付鹏
00:00
00:00
请购买文章,解锁音频

 交易桌前看天下,付鹏说来评财经 
这是一份从2017年3月开始伴随全年的投资指引,欢迎订阅(戳)
▲ 全年订阅  加入付鹏说专属交流圈儿 

付鹏说:星星之火正在燎原——逆全球化的思考(1)【267】
音频时长10分24秒,请合理安排学习时间

本期内容

>>本文仅限作者观点,点击上方视频收看!

今天来聊聊几个话题,内容看似很散,但实际上都涉及到一个核心的问题。

2008年的金融危机之前,我跟很多人分享过,这个危机从表面上看是金融机构流动性风险产生的,但是实际上它蕴含了深层次的全球问题。整体来讲,全球经济一体化的红利在经历第三轮以中国为首(的发展)走到2008年之后,其实它的问题已经逐步浮现出来。全球分工带来的分配和结构性的失衡,其实正在促生更深层次的影响。

原则上来讲,有两个方法去应对:第一个方法是全球协作协同共同来应对这个目标,这是比较乐观积极的一点,有点类似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概念,由此来提高生产效率,完成将全球化蛋糕做大的一个过程,才能够使得这样的分配失衡继续下去;另外一种是我认为比较具有现实主义的问题,现实主义的问题其实就是在于分配上面。当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分配失衡的情况,无论是一国的经济体内的分配失衡,还是国与国之间的分配失衡出现,往往都会催生政治上的变化,就是各国的右翼主义会急速地上台,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对立关系会生成,各国为了各自利益的思想将占主导,甚至会影响着政治的方向。

最典型的情况体现在各国的政治方向上。在好的时候、蛋糕够分的时候,大家分工协同合作,全球经济一体化。在这个过程中,应该说更多的是走左翼的路线,政治正确,然后享受全球经济化的红利。中右翼或者极右翼的主张在这样的一个氛围下是没有市场的。

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时隔十年了,这十年间应该说问题不但没有解决,反而在加剧。而且这样的一个问题的矛盾点已经是非常的集中了,除了各国经济体内自身的结构问题以外,也跟这个国家在这场全球分工中间所处的位置有关系。最大的红利的获得者当然是在全球化进程中享受最多(红利)的中国。原则上来讲,中国很不希望去走逆全球化的道路,一方面对我们自己是非常的不利的,另外一方面如果从全球的角度上来看,这也是一场灾难。所以说从中国的角度来讲,我们一直秉承的是一个互惠互利共赢的阶段,出现问题大家要坐下来谈,共同去寻找(解决方法)的一个道路。

但是在西方文明状态下,对于这样的路径的思考非常的狭隘。换一个维度上我认为它是比较贴近于现实的人性,所以说在现实中人性的选择上,会更像西方社会的这种表现。我们提出的思维从哲学或者道德的维度上来讲,应该说是非常顶尖的,但是在具体实施的过程中,无论是对我们来讲,对各国的民众也好,对国家的政治家也好,实际上都是超越普通人性的一个难度。

所以我们现在来看,西方世界正在一步步地走向这样的一个进程,这对整个世界格局的变化会造成非常大的一个影响。当然了这个根源并不是仅仅到了这两年我们才看到,准确地说这两年这座冰山大幅度地浮出了水面,浮出水面以后影响其实是蛮大的。

其实在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冰山的概念已经一点点的在体现出来。 当时大家对于欧洲的问题理解的其实还不够深刻,从欧债危机开始,大家还只是简单地认为这只是一个债务问题,那么这样可能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看得并不透彻。

可以说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整个欧洲聚集了当下全球所有思潮问题的一个集中点,并且极具典型性。可以说从欧洲开始,从它作为一个比较明显清晰的综合体开始,全球的路径正在一点点地向着这个方向滑,直到最后冰山浮出来。在2016年,比较明显的现象就是冰山从下面开始彻底地浮出水面的时候,大家才开始意识到全球化就像铁达尼号一样,可能马上就要面临一个巨大的对手。

6月份脱欧的主张开始明确地反对区域经济的一体化。实际上本质上来讲,欧洲体制内有着所有矛盾的综合体,区域经济一体化带来的失衡,变相的也是全球经济一体化带来的全球失衡。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