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导读1:哲学到底有什么用?不会哲学你将会失去多少生命?

来源: 肖小跑
字数 1,871
阅读需 5分钟

00:00
00:00

1

大家好,我是小跑。首先给大家讲个故事。

话说,在一条大河上,有一条小船。小船上有两个人,一个是哲学家,一个是船夫。小船摇到大河中间,这时哲学家有点百无聊赖,突然问船夫:你懂数学吗?船夫说,不懂。哲学家说,啊,那你已经失去了50%的生命。

过了一会儿,哲学家又问船夫:你懂哲学吗?船夫说,不懂。哲学家说,啊,那你已经失去了八成生命。

忽然间,一阵大风吹来,掀起巨浪,船翻了。哲学家和船夫都被翻到了水里。船夫扒着船沿儿问哲学家:您会游泳吗?哲学家说,不会。渔夫说,啊,那您马上将失去100%的生命。

 

2

故事讲完了。拿这个大家可能都听过的小故事作为开头,是想和大家分享一个自己的感悟:

金融市场就是这条不可预测,阴晴不定,还不定期会用大风大浪去掀翻一两条船的大河。市场上的实操者,尤其是在一线做交易做投资的人,就像这个船夫——他们不一定非要懂哲学,就能够以相当大的概率维持自己的生命,因为他们会游泳。

但这里有个问题,只会划船和游泳的船夫们,大概率也只能在一条河上做船夫,只能把船撑到河对面那么远而已;并且永远需要看天的脸色吃饭。

如果我们把船夫和船上的哲学家结合起来,会发生什么?

金融市场上的实操者,一旦有了哲学思维,也许就可以冲出河流走向海洋,出河入海,胜天半子。从此不用再看天的脸色吃饭,而是可以精准排期自己出海或者是出河的时间,并且保证自己的船不翻,把损失降到最低限度。

而哲学家一旦学会了游泳,有了金融思维,会使用金融工具,熟悉了如何在市场这片暗礁无处不在的汪洋大海上行船,那他就可以把金融当做自己的游乐场,自己理论的实验室。

 

3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有很多会游泳的哲学家,和会思考的船夫。比如塔勒布和索罗斯,他们既会用哲学和数学来思考金融这件事,又会游泳。这些老师们的共同点是,在他们眼中,哲学就像一座宝库。

这样就引出了这个小课程想回答、或者想跟大家一起讨论的一个问题:哲学到底有什么用?哲学在金融领域,到底有什么用?为什么在金融市场上做出惊人成就的人,往往都有深刻的哲学思想,或者他们本身就是一位哲学家?

为什么把金融和哲学这两件事放在一起,总会让大家有一种灵魂触动之感?就像张爱玲老师在《烬余录》中的一句话:在“像七八个话匣子同时开唱,各唱各的打成一片混沌”的现实世界里,在“不可解的喧嚣中”突然找到了“清澈的、使人眼酸心亮的一刹那”,听出了一个音乐的调子。

哲学思维是如何帮助我们在金融市场这个世界上最难理解的地方,洞悉规律,安全地生存下来呢?

 

4

在讨论上面这么多深奥的问题之前,我们首先必须回答一个问题:哲学到底有什么用?

亚里士多德老师说,“哲学是闲暇的产物”,意思就是说“饱暖而思淫欲”,人只有在没事干的时候,才会去想哲学问题。美国心理学之父,实用主义哲学先驱,威廉詹姆斯(William James )老师说,哲学不能用来烤面包。海德格尔老师也说,如果你非要是死乞白赖的问我哲学到底有什么用,那我只能说哲学无用。

我也觉得哲学没有用,这就是为什么学生时代我也没有选择它作专业。但是我觉得,哲学是人类存在的一种证明,人类的求知欲和探索的冲动是本性,永远不会停止。只要人类还存在这个地球上,哲学永远会存在。

2000多年前古希腊哲学里面,其实包含了几乎所有的学科。但是后来,当一个学科有了自己确定的研究对象,研究方法,有了一套确定的研究体系和概念之后,它就会从哲学中独立出去。也就是说,只要一个问题是能解决的,它就不再是哲学问题,它就会成为一门学科。所以最后留给哲学的就是那些没办法解决的问题。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想,哲学其实是一切学科之母,它要研究的不是具体的问题,而是解决每个问题所用的方法和逻辑。

但是,哲学并不能让您变的更聪明,它非常容易带着您走向不可知论。您对哲学了解的越多,读的越多,这种感觉就会越强烈,因为哲学家之间的观点经常打架,有时甚至完全相反;每个哲学家都有自己解决问题的方式,每个哲学家都会把这种方式推到极致,甚至推演到没有办法验证的程度——没办法验证,就变成了没有道理。

哲学不能告诉您一切答案,但是哲学能教您的“推翻和质疑”,这远比答案更重要。哲学的假设和推论是非常大胆的,它什么都敢怀疑,什么都敢推翻,什么都可能是错的。这种精神,尤其在当下这个动荡的年代,非常重要。

 

所以,哲学在当下,有三个重要的用途:

1. 给您一套思考问题的方法,教您如何问问题。

2. 给您想象力,不仅会问问题,还要问一些过去从来没问过的问题。所以读哲学的人,发问有方法,有态度,还有想象力和创意。

这就是柏拉图的理性主义精神:一个人要借由理性去发现,不能求助于感官。真正爱知识的人,一辈子改不掉寻找事物本质的毛病:这才是他的天性,不会受限于纷乱的现象。

3. 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作用:找到平衡。

我们现在社会的浮躁,泡沫和郁金香式的炒作,其实就是因为科技过度发展,人文发生了缺失,工具理性和价值理性之间失去平衡。结果是工具反而被人们当成了价值,变成了追求的目标,就是金融科学的异化。

所以我的目标,不是要用哲学帮大家赚多少钱,而是希望帮大家能在无论世界如何变化时,都可以坦然面对,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在“有限游戏”里患得患失,而是训练自己加入到一个“无限游戏” 中。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