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未来创新药的价值会体现在哪?「大师课入门串讲·行业赛道09讲」

article.author.display_name 徐佳熹
字数 2,104
阅读需 6分钟

观看完整专辑内容,请购买 徐佳熹《逐浪医药高成长赛道》

点击加入大师课会员

可观看50多位嘉宾700多篇的完整体系课程

其他您可能感兴趣的课程专辑

 

以下为本视频文字实录:

本期内容

大家好,欢迎来到华尔街见闻大师课,我是徐佳熹。

中国未来的发展路径可能会怎么走?

中国未来的发展路径可能会怎么走,我觉得有几个值得预测的点。第一,我觉得美国肯定不是一个最好的学习对象。美国的创新在全球确实是做得最好的,贡献度在50%以上,不断投入研发费用,但是第一,它很昂贵;第二,它的效果并不理想。疫情前,在上海国家会展中心,每年都会举办一个叫CMEF的中国国际医疗器械博览会。2019年展会结束当晚,一批药企的领导和一些从耶鲁毕业的投资人坐在一起交流,虽然我没那么荣幸,没上过耶鲁,但是混进去了。有一个耶鲁的教授在聊天的时候跟我讲了一个事,说30年前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OECD国家的平均值减1岁,OECD就是经合组织,我们可以理解为发达国家的平均值减1岁;而2019年美国的人均预期寿命是发达国家的平均值减4岁,我不知道今年的新冠疫情会不会导致数据继续降低。这说明什么?大家都在涨,但是美国涨得比欧洲国家还慢,比日本还慢。美国花了这么多钱,确实也诞生了非常好的创新药,但最后发现,这方面的效果,如果以人均预期寿命这个金标准来看的话,改善没有那么快。所以我们可能不会选择这样一条路径。

小型经济体,比如说新加坡、中国港澳台地区等,有没有可借鉴的呢?我们在台湾出差的时候正好有个同事生病了,去当地的医院看病,医疗体系的体验感还是不错的:第一,不是特别贵;第二,服务态度很好。但是回过头来说,这些小型经济体的问题在于什么?或者说中国大陆为什么不能够采取类似的做法?它们的药品基本完全依赖欧美日供应,本土没有诞生大型的药企。这对于我们来说,特别是在现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是很难想象的。我们还是要保证大部分药品的自主供应。所以我们是一个多目标任务,既要控费降价,又要鼓励创新,又要确保自主供应,这是非常难的。就像我们制定货币政策的时候一样,不是一个单一目标,我们要考虑各方各面的因素,医保政策也是这样。

所以最后有可能我们会更多的去学习英、日、德的做法,医保局和卫健委的官员之前也经常到这些国家参观学习,它们的医疗卫生在GDP中的占比大概在10%~15%,比我们高,但是比美国要低。第二,它们也诞生了一些大的药企。很多时候日本的医改之路尤其值得我们参考,因为文化有相近之处,而且老龄化现象都非常明显。我们现在的情况和30年前,也就是20世纪90年代的日本很像。日本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做了大量的事情,做了什么?按病种付费、医药分家、一致性评价、两年一次的循环降价、价格谈判等等,我们差不多都学了。当然具体的方法有差异,但是很值得参考。

日本最终也诞生了一批全球级别的大药企,可能没有欧美那么大,但是也不小,比如武田、第一三共、安斯泰来、大冢、卫材,这5家都是全球级别的药企。我觉得以中国这样的市场,未来全球前50强,假以时日,我们出8~10家是有可能的,可能最好的企业也有机会排到全球前10。在这个领域,由于我们的定价策略,以及考虑到公平性的问题,不一定会出现世界最顶尖的那三五家企业,但是我相信以中国的市场体量,培育出世界前10的大药企是有可能的,前20的大药企我觉得是必然会发生的。在2019年Pharmaceutical Executive(《制药经理人》)评选出的全球制药企业50强中,中国的几个大药企,像恒瑞医药、正大天晴都上榜了,排在40多位,也就是按规模计算已经进入全球前50了,按市值计算我估计也都进去了。所以中国的药企已经开始慢慢地往前面奔了。

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我之前说过,我们的价格会更低,但是价格便宜量又足。在医药领域,我们会重复很多次那条屡试不爽的产业升级路径——中国人会做的就便宜,中国人不会做的就贵,但最终我们是会有竞争力的,甚至不排除在一些品种上有全球竞争力。

第三就是中国特色,这个事短期很难解决。所以大家在吐槽看病难、看病贵的时候不要忘了,大家今天所能享受的一些实际的便捷和廉价,是因为大量的,特别是基层的和职称并不高的医务工作者的个人牺牲和奉献。我们团队中就有从医生转行过来的,也跟我们讲了一些行业的现状。确实年轻医生非常辛苦,还会看到一些扭曲的东西,比如医患之间的不信任。我相信今天去看病,相当多的患者可能是带着录音机去的,不开玩笑。可能有的是为了听得更清楚,回去慢慢听,的确就5分钟时间看病,医生脑子里还得想各种各样的指标。我指的还不只是看病的指标,还得想药占比超了没有,还得想跟哪个药代关系好一点,要想的东西太多了,同时还得把病给治了。所以大家觉得公立医院的医生态度不如和睦家的医生态度好,那是肯定的,你让我一天做50场路演,我的态度也不好,大家要相互理解。这里面还是有很多东西值得去长期讨论的。

所以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未来创新药的价值会是一个全产业链的价值。

首先在立项之初,靶点的选择就要够新、够好。之后临床推进要够快,现在大家认可度比较高的几个上市公司为什么做得比较好?它们的临床团队都有500人以上,有的时候甚至可以不依赖CRO(合同研究组织)。再有就是注册,这里涉及应变、政策沟通,有时候有经验的企业就是能少用两三个月的时间,申请IND(新药临床试验申请)少两三个月,申请NDA(新药申请)少两三个月,也就是申临床和报生产各少两三个月,加起来一共少半年,这在医药研发的过程中可以说领先了很多。上市之后,能否获得医保准入、定价如何,还有市场推广、学术、销售终端的能力,会有很多值得大家期待的事情。所以医药行业的研究,是一个综合性很强、专业性很强的领域。

这就是本节课程的全部内容,谢谢大家。

— — 大师课入门串讲·目录— —

风险提示:大师课为甄选第三方合规机构人士,讲授投研理论课程之平台,所授内容不构成对任何具体产品的买卖或投资建议。平台课程所表述的意见仅供学习与参考,不代表华尔街见闻意见或观点,也不解决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市场具有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平台不对任何与您依赖课程观点或信息而遭受的损失承担责任。投资有风险,请谨慎决策。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3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