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全球更要投资自己
我的订阅

复盘2020年负油价事件的教训与启示「油价的逻辑·加餐1.2讲」

作者: 佘建跃

复盘2020年负油价事件的教训与启示

佘建跃《油价的逻辑》加餐讲座1.2讲
从疫情冲击到俄乌冲突下的原油市场复盘与展望

本期内容

WTI原油期货是负油价事件的具体标的,它的交易所是CME,就是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也会向美国证监会公布它的头寸、结构,可是在它的分类里,我们找不到像原油宝、像散户这样的头寸。而且在2020年4月20日出现负油价事件之前,应该是在4月3日的时候,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就宣布要进行负价格交易测试。也就是说通过它展示的头寸结构,外人可能看不出风险,但是它内部应该已经感受到结构性失衡的风险,所以进行了所谓的负价格交易测试。

即便交易所做了一些善意的提醒,但是由于大家对流动性风险的理解可能有偏颇,所以并没有意识到。因为在负油价事件发生的时候,交易量和持仓总量是双增的,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出现风险,确实匪夷所思。

负油价事件始末

介绍完一些基本的触发因素之后,我们再来看一下负油价事件的始末。

负油价事件的发生跟油价的走势是紧密相关的。在供需严重失衡,也就是大量过剩的情况下,油价开始出现暴跌。

对于散户来说,特别是亚太地区的散户,他们天生就带有一种希望油价很低,然后囤油的情结,也就是抄底的情结,因为亚太地区对高度依赖进口石油。所以在2020年3月油价出现大幅下挫之后,很多散户觉得油价比较低,当时已经跌到三四十美元一桶了,所以认为可以抄底。

但是在抄底油价的过程中,散户会货比三家。其中上海原油期货的价格最高,也就是外盘跌了很多,内盘跌得很少,但是散户又没有兴趣去了解内在的机理,所以肯定不会选择上海原油期货。

而布伦特原油期货和WTI原油期货,散户很难直接交易,但是国内的银行等机构提供了一些所谓的理财产品,比如原油宝、纸原油。这些产品再去细分,实际上一个针对布伦特原油期货,一个针对WTI原油期货。刚好WTI原油期货更便宜,所以货比三家之后,更多的散户会优先选择去抄WTI原油期货的底,所以越跌越买。

对于像原油宝、纸原油这样的产品来说,产品的设计者,也就是银行,并不承担风险,它仅仅相当于一个做市商,如果散户想买它就卖。但是一旦把产品卖给散户,因为银行不允许持有单边的头寸,所以它就需要寻找一个对冲。散户买的头寸是机构的空头头寸,银行要对冲,就需要到外盘去做一个对应的多头,多空相抵,从而控制风险。

银行等机构非常乐意做这个事情,因为它发行这个产品,本质上是一个负利率的存款。客户是按照全额机制来买,就是你买布伦特原油期货,是要按照全价来买,但是银行在境外做对冲的时候,仅仅是按保证金的比例来支付。负油价事件之前,保证金的比例应该是在10%以内。所以相当于银行拿了客户的一笔钱,其中90%可以去做理财,只需要拿10%去进行对冲,就可以保证履行对客户的卖出承诺。

但是这种行为不断地向场内输入了大量的多头头寸,而多头头寸虽然是由像银行这样的大型机构代持,但本质上就是散户的头寸。这个头寸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它肯定不会去交割,它没有义务也没有能力,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完成对WTI原油期货的实物交割。所以交易所就觉得这个持仓非常异常。

到2020年4月20日那一天,持仓量的失衡达到了一个怎样的程度呢?据说在前一天,也就是4月19日,未平仓合约还有13万手。其中类似原油宝这样的头寸,有7万~9万手,仅中国银行就持有2.7万~2.8万手(这个数据没有得到官方证实)。

也就是说百分之七八十的多头头寸都是散户。而他们是一定会被提前平仓的,因为他们不可能交割。

华尔街投机机构意识到流动性风险的存在,所以它们顺势卖出。因为它们站在产业一边,和产业形成联盟。所有的产业拿到过剩的货以后要囤货,要囤货就要进行对冲,在期货盘面是要做空的,所以华尔街投机机构肯定是站在空头的一边。而散户越跌越买,其实提供了一个收割的机会。最后其实是华尔街投机机构利用散户必须被提前平仓这么一个特点,在4月20日进行了一次成功的收割。

在这一次收割的过程中,TAS交易指令,也就是结算价交易指令,成为负油价的直接导火索。

······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2 条评论
见闻用户
举报

这都已经是大师了,这么清晰的历史怎么能“据说”呢?cme关于daily futures holding是花钱就可以买到的数据。

0
回复
nekoba
举报

和大师看法基本一致,٩(๑>◡<๑)۶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