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眼上市,动了谁的奶酪?

来源: 首席娱乐官
中国娱乐产业开始新故事。

本文来源:首席娱乐官 (ID:yuleguan001),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编者按:作为在线票务市场的先行者,面对与阿里系淘票票的几轮烧钱大战后,背靠光线、腾讯、美团等几大巨头的猫眼依然挺立,在互联网行业正在艰难过冬之时,猫眼却选择流血上市,最终又会动了谁的奶酪?

文 |小小主编 | 虾皮

2月4日,农历戊戌年除夕,猫眼敲响了港交所最后一声锣鼓声,开启了自己的上市之旅。猫眼娱乐股票代码01896,每股发行价14.8港元,但在万众期待下上市当天就惨遭破发,截至收盘股价跌至14.64港元,盘中跌幅一度超过5%。

作为国内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之一的猫眼娱乐,6年的厚积薄发在资本市场的公开招股就惨遭遇冷。

 

不得不为的IPO

6年,从单纯的电影票团购平台到泛娱乐服务平台,猫眼在抢占了中国娱乐市场爆发与移动互联网红利期下疯长。美团做梦都没有想到当时原本只为拆分的团购电影票业务的猫眼,如今竟成为中国泛娱乐产业的独角兽。

王兴曾在美团年会上说,全国每卖三张电影票,就有一张是从猫眼出的。

而票补无疑是将猫眼与在线购票推向顶峰所玩弄的手腕。

根据数据调查显示,2009年国内在线购票比例只占2%。2014年,猫眼在拿到《心花路放》的联合发行权之后,通过千万级别的补贴垄断了片源,线上购票疯长,此时整个市场在线购票率已然达到了90%。

而在这场票补的烧钱大战中,烧退了百度糯米,逼得猫眼与微影合并。四家竞争的格局变为背靠光线、腾讯、美团的猫眼与阿里系淘票票的两分天下。

《心花路放》

票补这场烧钱大战,猫眼虽然收获了用户但同时也将它推向崩溃边缘。

2015年、2016年、2017年净亏损额分别为12.98 亿元、5.08亿元及761万元。2018 年上半年,猫眼的营业收入为18.95亿元,净亏损2.31亿元。不仅如此,猫眼的资金依旧入不敷出。截至2018年9月30日的9个月中,猫眼经营活动现金流流出14.335亿元人民币。只能靠投资和融资活动所得产生现金流。

猫眼在风险条款中更是指出,如果不进行外部融资,业务、财务及经营业绩“将受到重大不利影响”。

此时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速变缓更加加剧了猫眼的寒冬。

猫眼娱乐所处的在线电影票务市场的发展根基是中国电影票房的高速增长。2014年电影进入蓬勃时代,加之9.9的低价电影票让年轻人没事做就开始去电影院看电影,周末影院场场爆满。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增幅高达49%,全年440亿元票房。

而2018年中国电影票虽然创历史地突破600亿,但票房增长情况却令人担忧,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电影保持多年来的增长态势,全年共生产故事影片902部,全国票房首破600亿元,达到60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06%。这是中国电影票房三年来首次增速低于10%。这亦宣告了中国电影票房的高速增长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

2016—2018中国电影票房

业内甚至担忧中国电影票房会如同北美一样进入滞涨期,北美电影票房已经连续多年在100亿美元徘徊。根据中信证券研究报告认为,预计未来3年票房复合增速为7%。

截止到目前,在线娱乐票务服务一直是猫眼主要的收入来源。虽然从2015年占比99.6%到2018年上半年的61%,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但是仍旧是其支柱性收入来源,占到其总收入的一半以上。

随着中国电影市场增速变缓,在线电影票务市场饱和,而同时与阿里系的淘票票持续对抗。内外交困下,猫眼迫切需要找到一个实现盈利的路径。

不仅如此,整个电影产业上下游都正在面临困境。自去年崔永元曝光明星偷税漏税,“整个影视行业都被要求自纠自查、限期补税,如今行业内不少影视公司面临利润亏损的问题。加之院线或影院方的压力仍在继续。猫眼数据显示,电影银幕数突破6万块,单银幕票房产出继续下降,影院经济效益面临瓶颈,影投市场集中度下降。

票补带来的大规模亏损,中国电影市场吃紧,政策倒逼,猫眼亟待补血上市不得不为。

 

“互联网+文娱”抢夺奶酪

猫眼的崛起抢到了中国娱乐产业发展的风口,此次IPO猫眼逆势加血,加快布局互联网+文娱,摆脱对在线票务盈利的依赖。

猫眼娱乐CEO郑志昊将如今的猫眼定位于一家“互联网+文娱”的平台型公司,在线票务将不再是投入精力最多的业务,猫眼正试图参与制片、发行、影院服务、衍生品等多个环节,以猫眼App和猫眼专业版的数据为支撑,输出基础服务,探索新的连接形式,为行业提供更多的增量价值。

猫眼CEO郑志昊致辞

在猫眼娱乐有四项主营业务中分别是: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娱乐电商服务、广告服务及其他。

而此次根据猫眼招股书显示,将30%用于提升综合平台实力,30%用于研究开发及技术基建,以提升技术及数据分析实力及能力。约30%拟购欢喜传媒的少数股东投资,10%补充运营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

猫眼又将抢夺谁的奶酪?

《首席娱乐官》(ID:yuleguan001)通过对猫眼的四项主营业务的整理中作出以下预判

在线娱乐票务服务:猫眼vs万达们

2013年,猫眼电影的出现,票补助推了国人的购票习惯,互联网电影宣发业务颠覆传统院线发行,摧毁了不少影院的会员体系,当年“万达屏蔽猫眼”虽然辟谣,但是电商与院线积怨已显而易见。

猫眼在线娱乐票务服务所得收益由2016年的人民币9.6亿元,增长至2017年14.9亿,涨幅高达55.2%;同时,在线娱乐票务交易总额(GMV)由2016年的144.3亿,增长至2017年216.8亿元。猫眼现场娱乐票务总交易额于2017年达人民币3.31亿元,2018年9月30日止九个月更进一步增至人民币7.74亿元。

每年的总票房旱涝保收增长。在线票务依然还有空间。

娱乐内容服务:猫眼vs爱优腾

猫眼将要抢爱优腾的奶酪?

猫眼在招股书中提到,“我们现正与一家从事在线视频业务的目标公司磋商若干业务及资产的潜在收购事项”,视频平台的流量与接口将给猫眼的合作推进及潜在业务挖掘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同猫眼一样,视频网站一样都是靠烧钱亏损提升用户留存率,但视频网站做的是流量生意,用户并无忠诚度,哪里有好剧就去哪里,最终话语权始终在片方手里。

而猫眼们靠的是实实在在的地面部队的能力,切入影视领域的供应链,拼杀出一条血路,来换取的话语权。

先天有美团的“地推基因“,传统电影发行公司发行团队主要关注一二线城市的头部影城,而猫眼的发行团队已经下沉到三四线城市甚至一些偏远郊区在内的超过600座城市的8500多家影院和超过150座城市的2000多家场馆。

在推广《羞羞的铁拳》期间,猫眼作为主发行方在首映前一个多月即开始了”天南地北笑在一起“的50城40天的全国路演地推,兵分两路从漠河和三亚开始路演,草裙舞、篮球赛、演唱会等花样百出。最终《羞羞的铁拳》以22.13亿人民币的票房成为2017年度票房第三的影片。

但与爱优腾相比,猫眼毕竟不是视频网站起家,在上一波的三大视频网站撒钱拼版权时,假设猫眼打开视频接口,也许能凭借其独特的地面发行能力去向片方争取话语权。

精准营销业务:猫眼x 今日头条娱乐版

布局宣发,今日头条娱乐版与猫眼看似有着相同的运营逻辑,通过大数据精准迎合用户喜好,引导用户决策,推荐购买。

抖音与头条的巨大成功让字节跳动紧紧拥抱流量思维,在内容上的布局停滞不前。去年8月西瓜视频就宣布将在未来一年中,投入40亿元人民币,打造移动原生综艺IP,布局长视频,但半年时间都未掀起波澜。

而猫眼在线票务起家,在内容上深耕,斥资9.53亿港元认购15%的欢喜传媒股份,拿下欢喜传媒旗下张艺谋、徐峥、宁浩等多位导演主导运作的影视项目投资权与独家宣发权......形成贯穿行业上下游的产业链布局。

此外对于宣发,猫眼除了大数据,其地推——布局三四线城市甚至一些偏远郊区在内的超过600座城市的8500多家影院和超过150座城市的2000多家场馆让人望尘莫及。

这确实是个脏活累活,也体现了美团的基因,王兴向来是个“狠角色”。

娱乐电商:猫眼x淘票票

为什么这两个最像,我们却放到最后说,因为我们觉得这两家未来很有可能合并,如同滴滴和快滴的合并一样,同是背靠阿里与腾讯,从烧钱补贴大战开始,当市场培育初见成效,一味烧钱打下去并无多少意义,甚至损害刚刚培育好的用户习惯。抱团或许能共同分割这块大蛋糕。

资本寒冬,影视行业抱团取暖,一个有电商基因,一个有社交入口,但淘票票靠阿里爸爸有电商的基因,要玩起娱乐电商来,恐怕基因上比猫眼更占优势。不过最终两家谁会胜出,或者平分天下,还要看他们的爸爸怎么看在线票务这块业务。

未来,猫眼业务边界的不断突破将可能引发新的竞争,也会带来行业格局的变化。

无论如何,猫眼上市将会是娱乐产业的一个重要节点,中国娱乐产业开始新故事。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