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德国熄火 欧洲经济会怎么样?

作者: 胡琛
分析人士指出,德国人较低的生育率与过于严苛的职业准入标准,使德国经济内部增长更加乏力。即便是从2015年开始的移民潮,也没有缝合熟练工日益减少的缺口。德国经济的兴衰,将对欧洲大陆的走向有所指引。

德国勉强摆脱经济衰退、德国出现制造业6年来最大萎缩、德国商业信心创4年多新低、德国经济距技术性衰退仅差一步……这些标题在今年已经充斥于媒体。

德国是否陷入经济崩溃的边缘?不少分析师把这一问题与全球经济放缓、国际贸易摩擦持续、英国脱欧等相联系。

日前,瑞士贵金属咨询公司、独立贵金属顾问Claudio Grass在米塞斯研究所(Mises Institute)官方网站上发表文章称,关于德国经济滑铁卢与可能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仍未完待续。他从德国经济目前低于预期,讲到德国内部熟练工短缺加剧经济下行压力,再到欧元区主要国家内部也面临严峻的经济挑战。Grass全文洋洋洒洒近1300词,展现了他对于德国乃至欧元区经济未来的担忧。

德国经济到底怎么了?

先从今年陆续发布的数据中看。

今年2月,德国制造业PMI初值自1月的49.7降至47.6,创74个月新低,逊于市场预期的49.7。德国制造业产出指数自1月的50.3降至48.0,创74个月新低。

作为世界第三大出口国,德国2018年的订单数创下六年多来最大降幅,贸易顺擦出现萎缩。

研究机构Ifo最新数据显示,2月份德国商业景气指数(business climate index)从1月份的99.3下跌至98.5,降幅大于预期,市场普遍预计为99。创2015年1月以来最低水平。

德国去年四季度季调后GDP季环比初值0%,勉强摆脱了经济衰退。去年三季度,德国季调后GDP季环比-0.2%,是该国经济2015年以来的首次萎缩。

德国从去年下半年到今年2月的经济数据都预示着,离衰退不远了。这样难怪经济分析师与企业家对德国的担忧。

从德国的民调与预测数据中也能看出相似的端倪。Grass在文章中强调,业内领袖与投资者对德国未来的前景正从谨慎转变为彻底的悲观。 

根据德国中小企业联合会(BVMW)最近一项调查显示,53%的德国中小企业认为,德国将在明年陷入衰退

国际经济调查组织Consensus Economics最近对经济学家的调查显示,德国2019年GDP预计增长略低于1.6%,可能出现连续第二年的下滑。2018年德国GDP增速预计为1.9%,远低于2017年的2.4%。

德国经济下滑的问题出在哪里?

Grass在文章中指出,贸易紧张、英国硬退欧的威胁、欧洲央行对货币政策的收紧以及全球新兴市场的增长放缓,都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德国长达9年的经济增长。他特别指出,德国雇主越来越难招到熟练工是德国经济下行的加重因素。

Grass在文章中表示,招熟练工难这一矛盾,对德国的科技、建筑、医疗保健行业的冲击最为明显。平均而言,一家公司填补一个空缺需要长达100天。

瑞士Prognos经济研究所最近发布报告预测,到2030年,德国的熟练工将短缺约300万;2040年,预计这一数字将增加到330万。

德国人较低的生育率与过于严苛的职业准入标准,使德国经济内部增长更加乏力。即便是从2015年开始的移民潮(缺乏专业知识与语言技能),也没有缝合熟练工日益减少的缺口。

除此之外,Grass在文章中指出,德国政府对于企业过高的社保要求以及其他税收成本,都给它们带来了沉重的负担,尤其是那些试图在国际上竞争中想抢占先机的企业。

Grass在文章中直接表达了对于德国政府没有未雨绸缪与前瞻性的不满。他表示,在过去德国经济繁荣发展的时期,政策制定者没有引导工业与服务业转型升级,没有改善税收政策,致使在经济下滑时变得束手无策。

德国经济下行是否开启欧洲“多米诺骨牌效应”?

德国经济下滑,欧元区的其他国家也帮不上什么忙。

作为欧元区经济的火车头,德国一直拉动着整体经济的增长。然而,当火车头马力不再足够时,欧元区其他盟友的麻烦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凸显出来。

意大利经济去年最后两个季度连续负增长,陷入技术性衰退,成为自2013年以来欧盟第一个进入经济衰退的经济体。

高盛称,考虑到企业信心下降,银行信贷标准收紧以及政治不确定性持续,对意大利政府赤字和公共债务的前景比官方预测更为悲观,预计意大利经济和资产价格将再次出现动荡。

法国经济受到“黄马甲”运动的冲击,预期被不断下调。2018年法国全年GDP同比实际增速下降至1.5%,低于IMF预测的1.6%。法国私营部门的实力被严重削弱,自2016年以来首次陷入萎缩。

据美联社报道,“黄马甲”运动的支持者走上街头,与法国警方发生暴力冲突的同时,也有一些人士开始呼吁运动的支持者清空自己的银行账户,以引发银行挤兑。

更值得关注的是,德国近年来在欧盟的领导力,可能会伴随着此次经济下滑出现动摇。

Grass在文章中举例称,奥地利曾是德国在欧盟中重要盟友之一;然而随着德国持续在移民问题上的软弱立场,奥地利转向支持匈牙利、波兰等其他志同道合的盟国。

今年5月,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将拉开大幕。Grass担心这将使欧盟各国把分歧公开化,导致欧元区经济体的凝聚力下降,加剧民粹主义在欧洲抬头,类似法国“黄马甲”运动的火焰会蔓延整个欧洲大陆。

Grass最后总结道,欧洲大陆即将发生一切的一切,都指向德国——这一欧盟各国的纽带——在未来的兴衰。

*本文来自华尔街见闻(微信ID:wallstreetcn)。开通华尔街见闻金卡会员,马上领取2019全球市场机会。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