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们的守护天使,智飞生物2018年年报点评

来源: 诗与星空
仙女们的守护天使,智飞生物

本文来源:诗与星空 (ID:SingingUnderStars),华尔街见闻专栏作者

也记得梅艳芳和张国荣那句半开玩笑的约定:如果我到了四十岁还没嫁出去,你就娶我好吗?

然而,他们都在最灿烂的季节凋零,让人泪目。

梅艳芳2003年因为宫颈癌不幸去世,世间从此少了一朵娇艳的女人花。

早在上世纪80年代,科学家们就发现了HPV病毒和宫颈癌的关系,并判断只要研制出来HPV疫苗,就能预防宫颈癌。

可惜的是,直到2006年,世界上第一支宫颈癌疫苗才问世。这支疫苗,有一个中国科学家的功劳,他的名字叫周健,虽然他在1999年(年仅42岁)就去世了,但是在2016年,仍和伊恩·弗雷泽博士凭借宫颈癌疫苗共同获得“欧洲发明奖”。

虽然国际医药巨头默沙东和葛兰素史克早就开始了HPV疫苗的销售,但由于中国的药物审批机制,该疫苗迟迟未能进入中国市场。

资料显示,中国每年约有13万新增宫颈癌病例,占全球新发病例的三分之一,其中约有8万女性去世。

到了2016年,中国终于放开了葛兰素史克的二价HPV疫苗。

2018年,默沙东的九价HPV疫苗获准进入中国。

在此之前,无数中国大陆女性去香港注射该疫苗。

如今,九价HPV疫苗一针难求。

默沙东九价HPV疫苗的独家代理商,正是A股的上市公司—智飞生物。

一、业绩炸裂的2018年年报

4月3日晚间,公司发布了2018年年报。

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2.28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89.43%;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4.5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35.75%;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4.5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37.12%。

自公司代理HPV疫苗以来,公司的业绩直线上涨,这样的业绩,让无数上市公司垂涎三尺。

同时,也让年报发布头一天卖在跌停板的股民后悔不已。

二、诡异的公告

4月1日,在年报发布前两天,公司发布了一则公告《关于子公司智飞绿竹疫苗产品再注册进展的提示性公告》。

这则公告称,2018年11月8日,智飞绿竹向北京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AC-Hib疫苗再注册的申请,截止目前,行政程序尚未完成,公司尚未收到再注册批件。鉴于原药品批准文号有效期至2019年4月1日,因此,子公司在未获得再注册批件之前,将暂停AC-Hib疫苗的生产。

对此,公司还在公告里很严肃的称: 若该产品不再获批注册,将对公司2019年及今后的经营业绩产生较大的影响。

第二天,智飞生物跌停,这次利空消息的影响也许是智飞生物的假摔。

为什么这么说?

表哥表演一下马后炮:

一是这款疫苗是已经淘汰的技术,这种技术是国家层面停止使用了,所以没通过注册非常正常,而智飞绿竹已经将新技术生产的提交注册了,通常不会有什么意外。

二是公司虽然号称是两条腿走路,一边代理进口疫苗,一边自己生产疫苗,但实际上两条腿的高度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年报出来之前,表哥看了看半年报,自己生产疫苗的总量都不足30%。

按照半年报的数据比例初步估算,这一款疫苗的影响顶多能到15%。

综合这两点,这款产品的停产根本不会造成什么严重后果。

年报出来的时候,表哥还是低估了公司代理疫苗的销售额了。

公司差不多74%的营收来自代理进口疫苗(主要是全国范围内缺货的HPV疫苗),自产疫苗不足总营收的24%,并且种类繁多,停产的那款疫苗,影响微乎其微。

为了避免给读者造成公司专心做资本主义买办的假象,表哥把近年来的分项营收做了一个图。

在自产疫苗中,公司的增幅也是很努力的,怎奈何九价HPV疫苗实在太受欢迎了。公司依旧是两条腿走路,只不过一条腿踩上了巨大的高跷。

三、资产负债结构的变化

从资产负债率来看,公司的资产负债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资产负债率的飞涨,是公司规模扩张的结果。

智飞生物的资产负债结构的变化非常特殊,如果换做别的公司,表哥会画个叉号。但智飞生物不同,因为它的资产结构的变化,是营收的改善带来的必然结果。

1、应收账可和存货暴涨。

应收账款和存货的这种涨幅,换个其他公司,表哥都会嗤之以鼻说财报造假了。但是智飞生物不是,可以说,2017年签了默沙东之后的智飞生物,和原来的智飞生物,是完全不同的两家公司。

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存货周转天数都大幅改善,因此公司新增加的应收款和存货,实际上都是营收扩张的结果,都是靠谱的。

2、捉襟见肘的现金

和往年相比,公司资产负债表上最明显的特点,就是钱少了。

这么畅销的产品居然还会现金周转变差?难道是因为公司的业绩是假的吗?

主要原因是公司和默沙东签了保底协议。

据公司年报:2018年度,公司与默沙东公司就多款产品签署了基础采购协议:2018年7月9日,公司与默沙东公司就五价轮状疫苗约定了自签署日至2021年12月31日共计约31.46亿元的产品基础采购金额;2018年11月5日,公司与默沙东公司就四价、九价HPV疫苗约定了自2019年1月1日至2021年6月30日期间共计约180.02亿元的产品基础采购金额。

从公司账面来看,并没有很大的预付款,说明默沙东给了一定的账期。默沙东这种大佬,应该给的账期很短,所以公司短期内付款效率要高于收款效率,导致现金流紧张。

现金流紧张的结果就是公司开始借钱,账面有了6.2亿的短期借款。

随着九价HPV疫苗的进一步推广,公司的经营规模会更加扩大,借款将成为常态。

四、强壮的小短腿

表哥一再强调,公司是两条腿走路,虽然另一条是小短腿,但小短腿并不弱。

公司共有5种自主产品在售,包括AC-Hib疫苗、ACYW135流脑多糖疫苗、Hib疫苗、AC流脑多糖结合疫苗、微卡,6种代理或协议推广产品在售,包括默沙东的四价HPV疫苗、九价HPV疫苗、五价轮状疫苗和23价肺炎、灭活甲肝疫苗,以及浙江普康的甲肝减毒活疫苗。

AC-Hib疫苗没有通过再注册,不再生产,但是已经生产的可以继续销售使用。现在生产了多少呢?

600万只,差不多是2018年全年的销量。

AC-Hib三联苗在市场上非常受欢迎,并且是国内独家产品,一直是以“液体”形态上市销售,而近期国家要求液体疫苗需要去除佐剂,改为“固体”冻干粉形态,因此AC-Hib疫苗原配方需要进行修改和重新上报。

没有通过注册的,是原有的液体针剂。

智飞生物已经完成了冻干版本的AC-Hib三联苗的临床试验,接下来两个月左右就将重新上报。由于液体版本与冻干版本的生产体系和工艺都没有变化,因此获批没有太大问题和意外,在获得再注册批件后,AC-Hib三联疫苗将以“冻干”形式重新上市销售。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AC-Hib疫苗的停产对公司的影响都不大。

从这一点来说,公司的公告可谓暗藏玄机。

五、和默沙东的合同期限

根据年报披露,公司超过80%的采购都来自同一个大客户,可以断定该客户就是默沙东。和默沙东的合同大多是2021年到期,根据惯例,到期后默沙东会重新评估合作关系,有可能更换代理商。

因此,最坏的情况看,智飞生物还有两年半的好日子,不过随着智飞生物小短腿越来越强大,公司的未来还是充满希望。

京东:

当当: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