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雅加达!“纠结”半世纪 印尼为何迁都这里?

作者: 廖志鸿
印尼新首都只有大概范围,还没有名字,资源丰富,自然灾害较少,人口稀少,但政府只出不到20%的钱。

印度尼西亚酝酿超过60年的迁都战略构想,本周正式宣布落地。

新华社报道称,印尼总统佐科周一(26日)宣布,新首都将从雅加达迁往东加里曼丹省,将继续发展雅加达成为区域和全球商业中心。

印尼政府没有透露新首都的具体地名,只是表示选址将坐落在东加里曼丹省首府——沙马林达(Samarinda)和港口城市巴厘巴板(Balikpapan)之间。新首都兴建工程将于2020年底正式启动,2024年开始分阶段迁都,预计将陆续流入100多万人口。

印尼政府只是给了新首都的大致范围 即图中红圈位置(图源来自百度地图)

新首都为何最终选址在这里?

首先,新首都所在区域的土地大部分(约18万公顷)属于国有,开发过程中可以避免征地拆迁问题的干扰。

其次,这一地区遭遇洪涝、地震、海啸和火山爆发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风险,比印尼其它地区“更低”,而且地处沿海,地势平坦,降水丰沛,比较宜居。

印尼新首都所在地区

再者,新首都周边地区拥有丰富的木材、石油和煤炭资源,周边的两座城市三马林达和巴厘巴板开发程度较高,比较富裕,人均GDP超过超过1万美元,能够为新首都的建设提供较好的资源、物流和基建支持。

新首都毗邻的港口城市巴厘巴板人口约85万(2019年),因石油、煤炭和木材出口,城市发展迅速,一直以来也是印尼最宜居的城市之一,也是是加里曼丹岛的金融、经济中心和石油重镇。三马林达人口约84万,是东加里曼丹省首府和第二大城市,也是重要的港口和贸易中心,橡胶、木材和煤炭等在此储运。

巴厘巴板和三马林达之间的距离,约等于上海和杭州之间的距离。未来新首都建成后,如果三座城市能形成紧密的城市体系,建立起足够发达和多层次的交通体系和步调一致的城市管理,三座城市将从区域经济体逐渐建成城市群,实现协同发展,提高国土资源利用率。

第四,印尼是拥有1.7万个岛屿的群岛国家,和地理偏西的雅加达相比,新首都地处群岛的地理中心的战略位置,既能促进加里曼丹地区的开发,也可以兼顾东部和西部的发展。东加里曼丹省人口约350万,面积近13万平方公里,产业结构落后,全省经济产出近75%依赖自然资源,比例为全印尼最高。

同时,新首都地区还扼守着望加锡海峡的重要航道。望加锡海峡是太平洋西部和印度洋东北部之间重要的通道,为东南亚区际间近海航线的捷径,是世界上有重要军事和经济意义的八大海峡之一。

图中红点即为印尼新首都地区,红色箭头处为望加锡海峡(图源来自百度地图)

迁都好处多多

印尼迁都并非心血来潮。

早在1957年,印尼开国总统苏加诺考虑到未来人口膨胀的问题,曾提出迁都至加里曼丹的帕朗卡拉亚。另外两位前总统苏哈托和苏西诺都曾提出过迁都计划,但后来也都不了了之。2014年佐科当选印尼总统后,也深入研究迁都问题。今年成功连任后,佐科5月带领内阁成员实地考察新首都候选地区,8月正式宣布迁都。

迁都可以被视为一项积极的财政政策。建造一个数百万人居住的新城市,必然需要大规模的基建投资,也将带动许多产业的发展,创造大量就业。

在全球经济增速下滑的背景下,这将给印尼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新华社报道,印尼宣布将为新首都建设投资330亿美元(现约合人民币2339亿元),其中,印尼政府将负担19%的费用,其余资金来自“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和私人投资者。

印尼政府表示,将把新首都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智能环保型城市。新首都地区基本上是“一张白纸”,可以将世界上最先进的科技和城市设计理念运用到城市的规划和建设中,既能刺激新技术、新产业的开发应用,也将对印尼其它地区的发展产生示范效应。

同时,这也将促进印尼加里曼丹岛地区的开发,缩小地区发展差距。

雅加达所在的爪哇岛一直以来是印尼的政治、人口和经济中心,虽然面积只占6%,但是人口占了54%,经济产值占了58%。相比之下,加里曼丹的面积约占26%,人口和产值却只占5.8%和8.2%,像是被“遗忘了”。印尼迁都于此,必定引入大量的资源和人口,给当地发展装上加速器。

未来,这一地区得到长足发展之后,印尼的政治和经济中心将分离开来,将降低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风险,有利于国家的长远发展。佐科也曾经说过,“政治中心应与经济中心(雅加达)分离。我不希望所有的钱只集中于爪哇,也应散布在爪哇之外。”

雅加达也能“得救了”

迁都的另一个好处,也是给雅加达“减减负”。要治理雅加达的大城市病,也只有在给这座城市减负之后,才有可能。

雅加达地区人口约3000万(约占印尼人口的11.5%),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区域之一,平均每平方公里超过1.5万人口。人口的过度集中,使得雅加达交通拥堵,污染严重,饮用水短缺,城市发展基本上已无拓展空间。

地处沿海的雅加达,过度抽取地下水,还引发了严重的海水倒灌和地面倾塌现象,面临着被海水淹没的巨大威胁。目前,雅加达北部沿海地区每年以25厘米左右的速度下陷,过去十年间下降了25米,预计到2050年北雅加达地区的95%将被海水淹没。

另外,雅加达还面临火山喷发、地震以及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威胁,更显迁都的必要性。

不过,鉴于雅加达的经济地位和城市规模,印尼迁都之后,它仍将维持重要的政治地位,也仍将是印尼的商业、金融、贸易和服务业中心,央行和其他重要的商业机构不随政府迁址。印尼政府还将拨款571亿印尼盾用于雅加达的城市发展,还将在雅加达北部沿海地区兴建巨型海堤,避免低洼地区被海水入侵。

还有挑战

建设新首都,首先要面临的问题就是钱从哪来。迁都预计耗费466万亿印尼盾,但印尼政府计划的出资比例只有19%,其余部分将以企业招标的形式融资。巨大的资金缺口,也给迁都能否顺利进行,构成了明显的不确定性。

印尼政府现在的负债率占GDP的比重大约在31%,低于欧盟设定的60%的警戒线。据印尼财政部统计,截止2018年11月底,印尼政府负债总额达4595.97万亿印尼盾(现约合3100亿美元,约占印尼GDP的31%)。因此,印尼政府还可以将举债建设新首都作为备选。但浩大的工程,长达数十年的建设周期,还有许多隐藏的开支,330亿美元的开支可能会不停追加,把印尼财政拖下深渊。

其次,迁都毕竟工程浩大繁琐,耗时可能需要数十年,花费也很可能远远超出预算,还将面临印尼内部重重阻力,比如环境保护。而且,总统佐科任期到2024年结束,届时迁都才刚刚启动,这一政策能否持续下去也不得而知。

同时,印尼新首都建设的规划前瞻性和科学性,也关系到这座新城市能否长盛不衰。

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可以说是前车之鉴,由于对城市的过度规划,和对未来发展的估计不足,巴西利亚这座城市不到半个世纪再度“染上”了严重的大城市病。

1960年,巴西从里约热内卢迁都巴西利亚,当时也是为了解决里约热内卢的大城市病,缩小东部沿海和内陆地区的区域发展差距,在气候适宜的巴西高原地区兴建了一座崭新的城市,城市建筑风格大胆,被誉为“世界建筑艺术博物馆”。

但是,巴西利亚城市人口很快超过设计容量数倍之多,巴西利亚人口原本预计到2000年达到60万,但当时就已经超过200万。规划设计不足,加上人口的快速集中使得贫民窟、犯罪、交通拥堵等大城市病随之而来。

同时,巴西利亚城市规划强调功能划区,而忽视了市民居住的复杂的实际需求,使得巴西利亚生活极其不便利,很快就走上了里约热内卢和圣保罗的城市发展老路,成为世界迁都史上的规划“失败”案例。

构想超过半个世纪,建设仍需数十年,迁都能否给印尼带来新希望,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