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塞斯研究院:美联储才是本轮危机的始作俑者

作者: 潘凌飞
危机的种子几十年前就已埋下。

本文作者为米塞斯研究院院长Jeff Deist,华尔街见闻全文翻译,略有删减。

2020年的史诗级崩盘不能怪病毒。

最初可能由病毒引发,然后全球政府的一系列应对举措让事态变得更严重。但脆弱的经济才是本轮危机的罪魁祸首。

美国经济看似强健,但其实早已是一个蹒跚而行的病人,不断用止痛药麻痹自己,掩盖实际上已经虚弱不堪的身体。新冠疫情只是将美国经济的潜在病症暴露出来。崩盘本就是意料之中。

美国有太多的债务,太多的投资错误,却鲜有诚实的资产定价与合理的利率,使得经济在冲击面前显得不堪一击。

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是美联储的错,未来几年我们将为此付出沉重代价。真相总是令人不安,当媒体和公众将目光聚焦在病毒的时候,央行家们正拼命地掩盖自己的错误。

但我们不应该轻易放过他们,美联储严重的“渎职”行为可能是我们此生遇到的最大丑闻。

早在去年9月,商业银行面临回购危机的时候,症状就已经很明显了。

在经历了十多年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银行们趴在美联储账上的超额准备金高达1.5万亿美元,居然会缺少隔夜流动性?

那请问美联储过去十年资产负债表从不到1万亿暴增到4万多亿,这些钱都去哪了?

宽松持续了十年啊,银行们依然缺钱?

和此前所有的危机一样,问题的种子在几十年前就早已埋下。1971尼克松冲击(Nixon Shock,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并与外币自由兑换)后,现代货币政策(MMP)开始发端。

1987年10月美股遭遇黑色星期一,暴跌20%。格林斯潘上台后,他向华尔街承诺在他的任期内永远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他是认真的:“格林斯潘看跌期权”(Greenspan Put)就此诞生,每当市场下跌时,美联储总会采取货币宽松支持股市。

2000年科网泡沫(美联储大幅降息)坚定了美联储这么做的信心,2008年伯南克更是开启了全面宽松。这位联储主席不仅在博士论文中从根本上误解了大萧条,而且还自鸣得意的写了本书《行动的勇气》,讲述自己是怎样用别人的钱来“拯救”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最糟糕的金融泡沫。

Grant利率观察的James Grant将美联储最近的举动称为“对美利坚合众国的杠杆收购”。理论上,美联储资产负债表是无限的,能够以任何数量、任何时限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宾州参议员Pat Toorney呼呼美联储采取更多行动,要求国会增加开支,全部是以“流动性”为名义。

所谓流动性,说白了就是可以用于投资和花销的钱。在当前环境下,“流动性”不过是放水的委婉说法。这些“凭空”印的钱,不是赚来的,背后没有任何服务和产出做支撑。经济体并没有因此增加任何新的商品和服务,相反供给由于封锁还减少了。

所以在我们看来,货币政策已经彻底死了。央行和央行家们制定的不再是经济政策,美联储也不再按照中央银行规则来行事。

它不再是最初意义上“银行的银行”,不再履行国会赋予的稳定经济和充分就业双重使命,不再遵守《联邦储备法》(比如这次买公司债),不再将经济理论和经验数据作为行动依据,不再奉行大家熟识的公共政策,而是大搞政治上的权宜之计。它毫不理睬立法机构和行政部门,只在一种情况下例外:在需要将危机转嫁给后代时,三者会通力合作。

实际上,美联储已经变成一个无法无天(lawless)的经济主管机构。它是一个专门为美国金融行业提供贷款的怪物,完全开放,无需信用审核,没有抵押要求,不用支付利息,没有额度限制,有些情形下甚至连钱都不用还。它成了首席贷款人(而不是最后贷款人),成了金融业的当铺,但行为模式却很反常——为飞速贬值的资产提供顶级估值。

美联储终于成了“无限银行”(Infinite Bank),运作者不是央行家,而是福音传教士,行动全凭信仰。

参与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