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西方自顾不暇之际,非洲资源民族主义悄然崛起

作者: 曹泽熙
一直以来被西方国家,尤其是前宗主国控制的矿业命脉,是非洲很多国家脖子上难以去掉的绞索。如今,西方国家无暇他顾,这非洲国家夺回经济命脉的好时机吗?

和非洲相距千里的巴布亚新几内亚,4月下旬宣布,将拒绝延长全球矿业巨头巴里克黄金对波格拉矿的控制权。

该国总理称,为了国家的最大利益,他将不会续签《特别采矿租约》。并且,一旦过渡阶段完成,该矿产将收归国有。

实际上,向外资公司控制的矿山加税、罚款,甚至直接将矿业国有化,在非洲国家中更为普遍。

如今,当西方自身面临诸多挑战、自顾不暇之时,非洲国家能否夺回经济的自主控制权?

列强在非洲:为资源而战

1914年6月28日,随着两声枪响,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及夫人在萨拉热窝双双倒地,行刺的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普林西普旋即被捕。

这一被后世称作萨拉热窝事件的行刺,成为了欧洲列强积累已久矛盾的发泄口,第一次世界大战随即爆发。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一战爆发的更深层原因之一是西方列强对非洲的瓜分不均。

1880年代,随着西方列强在拉美、亚洲的势力范围几乎确定完毕,他们将目光投向了“最后的未知之地”——非洲。

在葡萄牙的倡导下,德国首相俾斯麦于1884年邀请了奥匈帝国、比利时、丹麦、俄罗斯、法国、荷兰、葡萄牙、瑞典与挪威(当时两国为共主邦联)、西班牙、意大利、英国、美国与奥斯曼帝国十五国代表参加柏林会议,加速瓜分非洲。

仅仅数年之内,名义上,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领土全被瓜分:在1902年,非洲已有九成以上的领土都被欧洲国家控制。

在当时欧洲人看来,埃及的黄金、南非的钻石、西非的可可、肯尼亚的象牙具有极高战略价值。但是,在瓜分非洲的过程中,列强的矛盾也越来越多。

这其中,尤其是英法两个老牌殖民帝国和新兴的德国之间充满矛盾。

1881年,法国进逼突尼斯这个意大利希望得到的殖民地。为了得到支援,意大利加入德意志帝国和奥匈帝国的同盟,结为三国同盟

曾为了争夺东非、埃及而矛盾颇深的英法两国,为了应对德国对两国在非洲既得利益的挑战,结成联盟,而随着俄国的加入,三国协约组建完成。

因此,虽然一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在欧洲,但是引发一战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欧洲列强在瓜分非洲的过程中“分赃不均”。

非洲独立潮:经济命脉仍在别人手上

一战前,非洲几乎被西方列强瓜分殆尽,情况直到二战结束后才有了改观。

二战结束后,随着全球民族主义浪潮高涨,以及英法等殖民帝国在战争中损耗巨大,其原有的殖民体系难以为继,包括非洲大多数国家在内的前殖民地,逐渐摆脱殖民统治,建立起自己的民族国家。

但是,这并不代表西方影响力在非洲的缺席。

以法国为例。

绿色为法属西非,浅灰色为法属赤道非洲,右上为突尼斯,左上为摩洛哥;深灰为法国本土和阿尔及利亚

一战前,法国在西非、中非和北非建立起庞大的殖民帝国。但是,在20世纪60年代前后,这些殖民地相继独立。

尽管如此,法国的影响仍然无处不在,不论是这些国家的官方语言几乎都是法语,还是殖民时代法国留下的教堂、总督府等建筑,都提醒着人们这些国家同法国深刻的联系。

法国对这些前殖民地国家的渗透更体现在经济上。

二战结束后不久,法国就为法属非洲殖民地设计了名为非洲法属殖民地法郎的货币,后来虽然这些殖民地相继独立,但是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货币体系。时至今日,绝大多数前法属非洲国家依然在使用两种货币:西非法郎和中非法郎。

很多人认为,这两种货币的好处是,在政局动荡的非洲,能够拥有和欧元维持固定汇率的货币(欧元出现之前非洲法郎和法郎维持固定汇率)是维持这些欠发达国家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撑;但是,也有人认为,非洲法郎制度是前宗主国继续从非洲吸血的工具。

有经济学家直言,非洲法郎是使用这一货币的非洲国家经济缺乏独立的最典型表现方式,因为关于货币问题和汇率政策的重要决策都不是由这些国家做出,而是法国。事实上,西非国家中央银行和中非国家银行的行长均无权对币值做出调整,在决策程序中起决定性作用的是法国派驻这两个银行的代表。

更何况,前宗主国在非洲还控制了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采矿业。

至今,矿石或者是粗加工矿产出口依然是很多非洲国家的重要收入来源。

由于大多数非洲国家没有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其经济严重依赖出口,尤其是原材料的出口。

在北非和西非的一些国家,油气资源是这些国家最重要的出口产品,在南部非洲、中部非洲和西非的部分国家,矿产资源,尤其是是普通金属、贵金属、钻石等是最重要的出口产品;而在东非,茶叶、咖啡和可可则构成了这些国家赖以生存的经济支柱。

很多非洲国家的出口严重依赖单一矿产。

例如,矿物燃料(包括煤炭、石油和天然气)占到了阿尔及利亚,赤道几内亚,利比亚和尼日利亚出口收入的90%以上;博茨瓦纳的矿物出口(主要包括钻石,铜,镍,纯碱和黄金)对该国出口总值的贡献占到了80%;赞比亚、莫桑比克、纳米比亚、马里、几内亚、加蓬、苏丹、塞拉利昂等国的矿物出口占到了全国出口的一半以上。

西方人真的走了吗?

被誉为“非洲行政”的刚果民主共和国(刚果金)坐拥储量丰富的钴、铜、钻石、钶钽铁以及锡;此外,刚果盆地茂密的原始森林和纵横交错的河流,也为该国提供了宝贵的木材、水电资源,可谓得天独厚。

可是,这个国家仍然是全球人均收入最低的国家之一,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在2012年,该国仍有超过六成人口在贫困线以下,在1960年独立后更是内战频仍,给该国经济带来巨大破坏。

刚果(金)曾是比利时的殖民地,比利时发现了刚果蕴藏的大量自然资源,在占领该地后进行残暴统治,强迫当地民众为比利时种植橡胶、开采矿产;如有人不服从,动辄屠杀民众。

1958年,有“刚果民主共和国国父”之称的帕特里斯·卢蒙巴创建刚果民族运动党,1960年5月民族运动党在大选中获胜,卢蒙巴当选总理,刚果(金)(当时称刚果共和国)独立。

但比利时殖民者不甘心放弃其在刚果的利益,策动矿藏丰富的加丹加省叛乱。卢蒙巴向联合国求助,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抵达后反而软禁卢蒙巴,扶持刚果国民军参谋长蒙博托政变夺权。蒙博托将卢蒙巴绑架后送给加丹加叛军,最终卢蒙巴被叛军杀害。

随后数十年,这个国家内战不断,国家满目疮痍。究其原因,和当时西方殖民者留下的后遗症不无关系。

英国金融时报调查记者Tom Burgis直言:

在这些西方殖民者离开非洲后,他们培养了一小撮人来继续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

当外国势力离开时,这些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权力掌握在同一群当地精英手里,他们唯一的财富来源是矿山或者油田,这也造成了极度的腐败。

更重要的是:

跨国公司在独立后的非洲国家中拥有巨大的经济和政治权力。通过这种方式,殖民地时代的剥削延续到现在。

有数据显示,非洲主要的矿产生产商并非是非洲自己的企业,而是欧美的跨国企业。

前十大在非洲开采矿产的跨国公司分别是:

英美资源集团、力拓集团、巴西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加拿大巴里克黄金公司、美国自由港迈克墨伦铜金矿公司、美国纽蒙特矿业公司、加拿大泰克资源、加拿大黄金公司和美国铝业公司。

非洲民族主义的兴起:现在是夺回经济命脉的好时机吗?

严重依赖外部市场的外向型经济形态,加上经济命脉掌握在跨国公司手上,非洲民众自然对当地经济的脆弱性十分担忧,一些非洲国家的领导人也在近两年,尤其是疫情爆发前大宗商品价格大涨之际,提出了收回当地矿产的想法。

2015年,东非国家坦桑尼亚的总统马古富力当选后称,一定要把更多的本国自然资源掌控在自己手上。

2017年,他签署了该国议会通过的三项法案,主要内容是要求坦政府拥有矿业项目至少16%的股份,同时要求增加金矿和其他矿石的专利税。

被马古富力当做负面典型的是在伦敦上市的Acacia矿业集团,这家公司是加拿大巴里克黄金公司的控股子公司,也是坦桑尼亚最大的金矿生产商。

当相关法案通过后,马古富力政府向该公司开出了高达1900亿美元的史上最大罚单,其中包括400亿美元的未缴税款和高达1500亿美元的罚款。坦桑尼亚政府认为,该公司在坦国的两处金矿2000年至2017年期间的出口利润没有足额缴税。

坦桑尼亚邻国赞比亚,去年传出该国总统有意愿将由嘉能可、印度Vedanta控制的铜矿进行“分拆”,并将部分业务卖给国内承包商的消息,虽然后来该国政府否认了会将铜矿国有化的传闻,但也一度引来国际矿业巨头和该国政府的紧张关系。

在刚果(金),该国拥有全球约六成的钴产量,而钴又是近年来大热的新能源汽车电池不可或缺的元素。该国在2018年起开始对钴矿的税率从3.5%大幅上调至10%,这对包括嘉能可、自由港等在内的国际矿业巨头打击沉重。

近年来,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尤其是金属价格逐渐上涨,以及非洲各国国内民族主义声浪再起,很多国家希望借机加强对国内自然资源的控制,这也被外界视作“非洲矿业民族主义的兴起”。

英国兰卡斯特大学环境研究中心关注资源与民族主义关系的学者John Childs认为:

一个国家“重新控制”自然资源的提法是有很强政治号召力的。

美国自然资源治理研究所的高级经济分析师Thomas Lassourd却认为,这些国家在提高矿产税、提高矿业对当地忠诚度方面,并没有相关的产业支持:

尽管在政治上这些口号能够赢得支持,但未必经过了对投资、公共服务部门收入影响的深入评估。

在非洲矿业民族主义兴起的时候,想要把经济命脉掌握在自己手里,并非一件容易的事。

去年7月,新上任的塞拉利昂矿业部长Foday Rado Yokie称,塞拉利昂因为没有从本国的矿产资源中受益而忍受太久。

一个月后,该国下令审查所有采矿许可证,称要取消所有不符合该国利益的许可证。并且禁止了英国矿商Gerald从本国出口铁矿石。

但,此举一出,立即遭到强烈的国际反弹,国际商会称,塞拉利昂政府对Gerald下如此重手缺乏依据。Gerald在2017年刚刚获得25年的采矿许可证。

英国咨询公司Maplecroft高级分析师Nick Branson称:

塞拉利昂政府一次想要获得的太多了,如今完全成了给自己斩断后路。该国政府错误地以为,自己拿的是一手好牌。

尾声

西方殖民者在离开非洲六十年后,其影响力并没有减少,很多非洲国家的经济命脉仍被跨国矿业巨头掌控。

的确,“夺回矿山!”“拿回上天给我们的恩赐!”这些口号能够赢得民众的支持,但是如何在全球体系中稳步将属于自己的自然财富拿回来,造福于本国人民,这考验非洲各国的智慧。

另外,即便非洲国家能够拿回被西方控制的矿产,能否有足够先进的技术继续生产,以及在很多国家如何应对腐败丛生的环境,都是这些国家需要思考的议题。

在全球贸易体系中获得公平、公正的待遇,是很多非洲国家民族英雄在寻求独立时梦寐以求的理想,但是如何在当今的世界体系中站稳脚跟,能否拜托过分依赖自然资源的经济形态,非洲国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风险提示及免责条款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本文不构成个人投资建议,也未考虑到个别用户特殊的投资目标、财务状况或需要。用户应考虑本文中的任何意见、观点或结论是否符合其特定状况。据此投资,责任自负。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