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凯:港股是科技股未来主战场,投资就是投国运,大择时8-10年一次维度

来源: 位宇祥、张婕
“A股过去10年的复盘,长期年化20%以上回报的公司可能不到3%。高质量的公司应处于一个偏弱周期的行业,另外在行业内具有一个非常强的竞争优势,第三有一定定价权的公司,最后还需要有一个优秀的管理层。”

“我觉得投资方法论简单一句话,寻找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公司。A股过去10年的复盘,长期年化20%以上回报的公司可能不到3%。我们投资核心理念还是聚焦这个前3%,聚焦最优最卓越的公司。”

“高质量的公司首先应该处于一个偏弱周期的行业,另外在行业内具有一个非常强的竞争优势,第三有一定定价权的公司,最后还需要有一个优秀的管理层,并且能够长期聚焦主业。”

“投资也是某种程度上是投的国运,投的是经济体长期的巨大的上升空间。做大的择时,我个人认为是8~10年一次维度。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还是对中国的前景非常有信心的,未来中国会产生一大批世界级的企业。”

“贪婪和恐惧是人的一种本能,我们要想真正在市场上赚到超越绝大多数人的收益,除了那些细致的分析之外,还是要坚持,有时候比拼的就是一种忍耐力。”

“香港市场也是一些科技股的未来主要战场,大量的中概股都是在回归港股。从资金面,我觉得整个市场对港股市场是非常有利的。”

“香港很多上市公司基本都是在大陆有业务,挣的是人民币。所以人民币升值其实也是对这些股票比较有利的。”

“港股跟A股还不太一样,所以我们建议投资标准更要提高,要高度关注股票的流动性。”

1月19日,嘉实成长投资策略组投资总监、明星基金经理归凯在线上路演中分享最近的投资心得,作出上述判断。
 
 

归凯目前管理的基金资产总规模达561.15亿元,其中嘉实泰和混合(2016-03-10 ~ 至今)任职回报225.45%,嘉实新兴产业股票(2018-12-04 ~ 至今)任职回报212.53%。

以下是投资作业本(微信ID:tuozizuoyeben)整理的精华内容,分享给大家:

聚焦最卓越的前3%公司

主持人:能否介绍一下您的投资方法论,以及您的方法论是如何去捕捉好的投资机会的?

归凯:我觉得投资方法论简单一句话,寻找这个时代最优秀的公司。以A股为例,其实长期创造卓越价值的公司是非常稀缺的。

我们也看过 A股过去10年的复盘,长期年化20%以上回报的公司可能不到3%;有60%以上的公司,过去10年的年化的回报不到5%,大概有40%的公司是负收益——那些可能属于这种价值毁灭型公司。

我们投资核心理念还是聚焦这个前3%,聚焦最优最卓越的公司。做到这一点的话,投资就变简单。

所以就是说还是要聚焦好公司,坚持下来往往会更纯粹,业绩还长期,还有可能更卓越。

如何定义卓越公司?

主持人:这种高质量的公司有持续吸引力,指的是哪些方面呢?

归凯:具备这种特征的公司,我觉得应该具备三点,公司业绩增长要具备内生性、持续性和确定性

首先应该处于一个偏弱周期的行业,因为周期性太强,它的波动会非常大。

另外,优质的公司应该在行业内具有一个非常强的竞争优势, 竞争优势可能体现在比如说品牌上、技术上、成本上或者网络效应。 

有这样竞争优势的公司,它不但可以享受行业的成长,还能获取更高的份额,这就是双重驱动。

第三,我觉得应该有一定定价权的公司,这样可能对自己的经营一个好的保护。

最后,还需要有一个优秀的管理层,并且能够长期的战略聚焦主业。

长期看好制造、医疗、科技、消费

归凯:这个基金目前的仓位是一个中高仓位,还处于一个建仓期,本着一个审慎的策略。如果隐含的预期回报不符合我们要求,我们也会审慎等待。

我们也在市场上还是发现了很多有吸引力的一些公司,也有一些新的标的的进入投资范围。

大概的结构基本上几大块,现在相对占比稍微高一些的大的制造业,另外一个科技,这两个可能占比高一些。另外像医药健康可能排在第三,第四就是消费。

因为我们长期看好这4大赛道,但在不同的阶段我们会有侧重点。

投资是投国运,大择时8-10年一次维度

主持人:咱们的基金获得收益的原理究竟是什么样的?我们这个问题先让凯总给大家谈谈怎么样?

归凯:其实投资赚的钱就是企业的价值创造。所以说作为基金管理人,也是完全是从公司的这种基本价值创造的能力的角度出发。

另外,投资也是某种程度上是投的国运,投的是经济体长期的巨大的上升空间

我们看美国是非常典型的例子,美国从二战以来,随着它的国力的上升,产生了大量创造卓越价值的公司,也出了很多非常有名的投资大师。

中国经济发展到这个阶段,我们还是对中国的前景非常有信心的,未来中国会产生一大批世界级的企业

从这点上来讲,我觉得是市场会给广大投资者创造非常好的回报。 

我也给大家提点小小的建议,我们每一次做风险控制,其实都有成本的。基金的交易费用又高,你在里边经常买卖,会把你的盈利大量的吃掉。

做大的择时,我个人认为是8~10年一次维度。我们看最近10年来的两轮熊市,一个是2011年,一个是2018年,当时本身它都是市场估值并不高,你那会儿当时去卖出,可能是少亏几个点,但你转过年来,你会发现你错过了太多巨大的涨幅。

对8~10年的系统性的风险,我们觉得肯定是要坚决一些,但其他情况下我觉得其实意义不是特别大。

投资有时候比拼的就是忍耐力

主持人:今年开年以来新的基金的发行非常的火热,对您的老基金会不会有一种赎旧买新的这样的一个压力,对持有人都有一个什么样的建议?

归凯:基金赎旧买新已经成为一种非常常见的一种现象,但是因为基金的交易成本很高,其实不建议频繁操作。

关键还是说你选到好的基金管理人或者说基金经理,包括你对他的投资理念、方法论有没有一个认可?要了解他历史的业绩是不是知行合一?我觉得选定了之后,的确还是需要一个坚持。

贪婪和恐惧是人的一种本能,我们要想真正在市场上赚到超越绝大多数人的收益,除了我前面说的那些细致的分析之外,还是要坚持,有时候比拼的就是一种忍耐力。

包括我们做投资,也会面临这种不顺的时候或者压力的时候,这个对于投资是常态。

港股是科技股未来主战场

主持人:对港股市场目前是怎么样判断的?

归凯:港股过去看一直都是一个投资洼地,因为它是个离岸市场。往未来看,我们看到北水南下的这种趋势是非常明确的,现在所有的新基金它都是同时都可以投H股的。

同时,我们觉得香港市场也是一些科技股的未来主要战场,大量的中概股都是在回归港股 

从资金面,我觉得整个市场对港股市场是非常有利的。

第二就是说从人民币升值的角度。因为香港很多上市公司基本都是在大陆有业务,挣的是人民币。所以人民币升值其实也是对这些股票比较有利的。我们总体上还是看好港股的一些表现。

但是港股跟A股还不太一样,所以我们建议投资标准更要提高,要高度关注股票的流动性。未来,A股也是跟港股接轨,大概这样。

科技是国家发展的战略支点

主持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我们2021年画了很多的重点,您觉得未来整体的政策对于A股会有哪些影响?

归凯:从两个层面,一方面,宏观政策要延续稳定性,包括可持续性,也表态不急转弯,总体是对股票市场还是相对好的。

我看大概8条关于行业产业的一些目标,里面有三条就涉及到科技行业,所以我觉得科技会在国家未来的发展中起到一个战略支点的作用

另外也提到了碳中和,给新能源行业一个相对量化的目标,也是对这行业比较有利的一些因素。

还提到反垄断,对这个我们要多观察,看一些有这种风险的公司。

万众瞩目黑金会员新春携長鸿牛限时上线 

拜年礼盒、财运冲天,2021开门红一盒尽享


 

1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 条评论
1560000972762
举报

必须是内在价值高过“价格”

0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