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国鹭:所有护城河都可以被洞穿,不是买赢家就可以躺着睡觉

来源: 投资作业本
大家都说好的,已经不是好投资机会了。

做投资,简单来讲就是买便宜的好公司,从两个维度:一是质地,它是个好公司还是个烂公司;二是估值,它是便宜的公司还是贵的公司。”

“2020年强化得有一点过头了,不管是机构投资人创造的相对指数的超额收益,还是抱团的集中度,或者是一些优质行业的平均估值已经达到十年来的高点。

“现在越来越多人三岁看老,甚至刚“怀孕”就看老了,都不用等到“生”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未来一定有很强烈的、很大维度的纠偏,这个偏离度目前看来肯定是3个标准差以上的事件。纠偏是一定的,只是时间是不确定的。”

“我们想强调的是,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太早给终局思维太满的估值。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哪怕你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许那根钉子没钉上去,就有可能板都没了。”

“综合考虑来讲,现在港股的吸引力相对于A股和美国中概股更好,美国中概股最近调整比较剧烈,也值得看。

“未来变化的趋势,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狗年”。为什么叫狗年?狗的一生一般有12年,一年相当于人类的8岁,也就是变化特别快,没有什么事情能持续特别久。

所有的护城河都可以被洞穿,有的时候不是正面进攻,而是绕过你。……所有优势的持久力都是受到挑战的,这时不能轻易下一个结论说胜负已分,不是买赢家就可以躺着睡觉了。”

市场对于新进入者非常狂热,你只要在小组赛得了第一名,它马上就给你冠军的估值。其实离比赛结束还早着呢。”

任何东西如果太多关注,太多资本进入,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对未来的投资回报都不会是一件好事,二级市场体现在把估值炒上去,一级市场体现在把供给做上来。”

近日高毅资产六位基金经理齐聚一堂,交流投资上的思考和对市场的看法,高毅董事长、首席执行官邱国鹭分享了上述观点。

以下是投资作业本(微信ID:tuozizuoyeben)整理的邱国鹭发言中的精华内容,分享给大家:

纠偏是一定的,只是时间是不确定

做投资,简单来讲就是买便宜的好公司,从两个维度:一是质地,它是个好公司还是个烂公司;二是估值,它是便宜的公司还是贵的公司。

2013到2015年,虽然市场整体涨得很好,但领涨的大多是品质不怎么好的公司,选择反而很容易。当时也是分化的,但它的分化是好公司很便宜、烂公司很贵。这个选择很容易,你只要能忍得住,不用理它,三轮股灾之后全部都会打回原形。

2016年1月份熔断的时候,白酒股估值不到十倍,这是中国最好的商业模式之一,但那个时候很便宜,然后2016到2018年回报都很好。

经过这个强化,同时又伴随着QFII海外资金的进入,机构投资人,不管是公募还是私募,都得到了迅速成长。

这个过程中,A股的机构化和理念的长期化开始形成了一个趋势,这个趋势在2019年得到了强化,但在2020年强化得有一点过头了,不管是机构投资人创造的相对指数的超额收益,还是抱团的集中度,或者是一些优质行业的平均估值已经达到十年来的高点。

现在的问题是它会不会收敛?会不会像美股纳斯达克泡沫那样极端之后出现5、6年的回调?是否会有更极端的可能性?

我认为还是要回归到本质,搞清楚回报是来源于企业的利润增长,还是来源于市场之间不同主体的博弈。我们认为去年有很大一部分抱团的超额收益是来自于一次性拉估值。而拉估值这个事情能持续多久?春节后抱团是不是就此结束?

一般来说改变一个趋势需要非常强大的外力,现在政策的边际退出是否足够,短期我们不知道,太难的事情我们不去做判断,但中长期方向是很明白。

现在越来越多人三岁看老,甚至刚“怀孕”就看老了,都不用等到“生”出来。在这种情况下,未来一定有很强烈的、很大维度的纠偏,这个偏离度目前看来肯定是3个标准差以上的事件。纠偏是一定的,只是时间是不确定的。

不应该太早给终局思维太满的估值

所谓的龙头公司肯定代表了行业里最强的竞争力,过去五年大多数行业的头部化越来越明显,这背后是科技推动和产业演变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

我们想强调的是,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的,所以我们不应该太早给终局思维太满的估值。未来充满不确定性,哪怕你认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许那根钉子没钉上去,就有可能板都没了。

美国去年很火的两个说法,一个是YOLO(YouOnlyLiveOnce,你只活一次),另一个是FOMO(FearofMissingOut,害怕错过),害怕错过这班车,你如果不上车,就再也没有上车的机会。别人都上去了,你跟着上去就是了。这种情况下,更容易把局部板块的估值推到不合理的水平。看过去三十年、五十年的历史,最后的结果是必然要回归的。

经过剧烈调整,中概股港股都有好机会

综合考虑来讲,现在港股的吸引力相对于A股和美国中概股更好,美国中概股最近调整比较剧烈,也值得看。

海外这两个市场都还好,虽然中概股去年涨得比较多,但是这些公司的质地还是比较好的。大多数公司的商业模式都是边际效应递减的、越大越难的,但中概股有许多公司是具有网络效应的,是越大越强的。经过剧烈的调整,不管是中概股还是港股,都能看到比较好的投资机会。

港股有一些本来比较偏传统经济的公司,有各种各样瑕疵,但估值水平在如今低利率环境下是有吸引力的。不需要对未来有太多想象也能提供充足的回报的,在香港市场可以找到不少。

未来变化趋势,概括为狗年

未来变化的趋势,可以概括为两个字——“狗年”。为什么叫狗年?狗的一生一般有12年,一年相当于人类的8岁,也就是变化特别快,没有什么事情能持续特别久。

我们一直说要数月亮,不去数星星,等胜负之后买赢家,但是阶段性分出胜负之后,红利享受不了多久,马上新的战役又开始了。有的互联网公司在五年、十年前是“最大的月亮”之一,虽然在他的领域市占率没有下来,但是已经开始信息孤岛化,很多信息并不在他的APP里,可以直接去电商、新闻搜索。

中国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经济体,我们的PE、VC又特别活跃,有时候看一些二级市场的消费公司,觉得它遥遥领先,但是去PE、VC一打听,人家要投五家、十家它的竞争对手进来。

所有的护城河都可以被洞穿,有的时候不是正面进攻,而是绕过你。也许是载体的变化或者渠道的变迁,就像我们提到的新消费者的崛起、新渠道的崛起,或者移动互联网和技术的进步,数字化、全链路、DTC直接触达消费者的能力等等,让我们感觉所有优势的持久力都是受到挑战的,这时不能轻易下一个结论说胜负已分,不是买赢家就可以躺着睡觉了,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市场对新进入者给予很高的回报,有可能第一场战争打完了,第二场战争刚刚开始打。第二场也许要打五年,但才打了五个月,市场就已经给五个月的赢家很高的估值。

很典型的就是新能源车,一年卖5万辆车的新能源车市值可能超过一年卖两、三百万辆车的几个世界领先的豪华汽车品牌。

所以确实是狗年,一方面你感觉所有优势都可以被洞穿,另一方面市场对于新进入者非常狂热,你只要在小组赛得了第一名,它马上就给你冠军的估值。其实离比赛结束还早着呢。

有时候你可能垄断了某一个局部,但是并没有垄断用户触达,没有垄断整个行业。以什么东西定义数月亮,以什么东西定义这个天空是多大,我们觉得这个挑战蛮大的,在这个过程中,市场的错误定价也很多,有错误定价机会就来了。

大家都说好的,已经不是好投资机会了

机会总是相对关注而言,一个东西好,大家都说它好,它已经不会是好的投资机会了。很多领域,如果资本大量涌入,有大量新进入者,之后几年的回报是不会好的。

很典型的比如快递,我们五年前就在看快递,那几年快递的增速仅次于电商,哪怕今天快递的增速还是30%、40%一年。那个时候几大快递公司都上市了,每个人都融到钱了,价格拼命往下杀,谁也打不死谁。

当时我们觉得时机未到,没分出胜负,虽然分出了好坏。过去一两年觉得时机快到了,老四、老五快撑不住了,马上要五进三了,结果又有新的公司杀进来。

所以任何东西如果太多关注,太多资本进入,不管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对未来的投资回报都不会是一件好事,二级市场体现在把估值炒上去,一级市场体现在把供给做上来。

本文作者:位宇祥,来源:投资作业本

15条评论
收藏
qrcode
写评论

icon-emoji表情
图片
15 条评论
Ljxy888
举报

😀😀

0
回复
鑫 淼
举报

多来点这类文章分析到位

0
回复
MobileUser1892
举报

垃圾

0
回复
wscn836139994
举报

第一名获得最高估值是很正常的现象,估值变化跟随行业龙头的地位变化,这才是正常,圈子里是不是该戳破皇帝的新装了?

1
回复
wscn836139994
举报

不给第一最高估值 那给谁?

1
回复